s3723

信扫描序列号:s3723
写信日期:1993-03-16
写信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张俊有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来信询问支持对日索赔签名活动具体情况。

 

陈健同志:
  你好?工作一定忙了?来信早已收到,内情尽知,有关组织签名一事我已开始,现已签名几十人,正在继续组织。今将几十人签名单随信寄去。
  我同时分别給你及北京童增,人大办公厅信访局二次去信至今未见北京童增等的回信,也许他工作太忙,北京是二月五日及二月十一日二次都未见回音,不知什么原因?
  关于签名一事我打听一下,此方法主张,村民,各单位,中小学等可否集体签名填写一下总的人数,还是必须一一签名?希回信详细告诉,当前我国只是民间性质,当然也引起中日两国政府的注意,近来国内要求受害赔偿的人越来越多,面越来越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间对日受害索赔法”正在起草,相信我们的事情一定能成功,不论什么事情只要得到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甚至世界人民的支持!特别是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任何事情都可成功,望你们一定要坚定信心!进行到底!惩罚日本军国主义,要求日本在二战期间对中国人民及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给予赔偿!决不能让日本军国主义占便宜!所有欠的血债坚决要求赔偿!不赔偿决不罢休!伟大的中国人民决不答应!
  在中国只要提起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每一个中国人都非常愤恨!这次组织签名活动可以顺利进行!当前主要是一些人不了解签名活动的意义和目的,受害者大有人在,特别是直接受害者多数早已离开人世!五十岁以上的只是叫上辈老人介绍,如抓劳工等,日本军国主义杀害中国人简直比杀一只鸡容易,陈健同志你们在上头,情况及时了解,而我们在尾层对一些情况不能及时了解,望你们在百忙工作中及时来信反映,我们只能在下边组织签名活动,黑龙江省拟以号令此事,原“检控厅”公路西侧还仍残留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铁证,“飞机包”,受害的中国人简直无法统计!我想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每一个中国人都能积极踊跃参加此项活动!我相信你们的行为是正义的,相信中国的受害者和伟大的中华民族会支持你们的正义行动!我们要紧密的团结起来,为坚持索赔,坚持正义共同为中华民族争气!相信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祝你们工作顺利!一定成功!
联系地址:黑龙江省桦川县新城镇供销社。
  陈健同志我们保持联系。

张俊有
93.3.16

s3723-e s3723-p1 s3723-p2 s3723-p3




s3725

信扫描序列号:s3725
写信日期:1993-02-02
写信地址:辽宁省鞍山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辽宁省鞍山市
写信人:姜云英
受害人:姜云英的父亲
类别:劳工(SL)
细节:我父亲在日军占领东北期间先后六次共计四年被征用劳工,并无报酬,受尽折磨几次死里逃生,如果逃跑一次就抽打让狗咬,逃跑第二次就绑起来扔进活人坑。

 

陈先生:
  您好!我名字叫姜云英,我是从杂志上看到您的名字,知道您和童增先生奔走呼号,为千千万万人争取日本赔款,您是这方面专家,所以有些事情向您求教,请您在百忙之中予以指明。
  我父亲现年七十四岁,在日本占领东北期间,曾先后六次共计四年被征用劳工,并且无任何报酬,受尽非人折磨,几次死里逃生。劳工是按当时伪政府编制区,村,及人口分派,不去就强绑,逃跑一次鞭抽狼狗咬,二次逃跑就用铁丝绑住手脚,扔到万人坑活埋。我父亲每次做劳工都有同去的同乡,有的仍然活着。
  根据以上所述的情况,请陈先生予以明示,能否向日本索要赔款?如果可以,向那个部门提出申请?申请的格式如何?
  我们这儿有相当仍然活着的做过劳工的人,如果以上情况可以索要赔款,那么这许多人都可以争取自身权利,如果成立个专门的民间组织,为数以十万计的受害劳工服务,那么东北及华北的许多地方都可以受益的。
  好了,就谈到这,谢谢您!
  此致
敬礼!

姜云英 敬呈
93.2.2

通信地址:鞍山市鞍山大厦办公室
电话(0412)23232姜云英

s3725-e s3725-p1 s3725-p2




s0042

信扫描序列号:s0042
写信日期:1993-07-15
写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
受害日期:1944、1949
受害地址:湖南省
写信人:荍鹏
受害人:荍光鼎(荍鹏的弟弟)
类别:其它、强奸、劳工、谋杀(OT、RA、SL、MU)
细节:1949年6月17日日军侵占湖南省长沙市后,又进攻开始广西省,在日军进攻途中烧杀奸淫,强迫苦役。1944年荍光鼎在湖南省做小工的时候,被日军抓做劳工,期间因为其抬不起物资被杀害,年仅17岁。

 

童增先生:
  您好!
  我们从报刊杂志上得知,你们正在为二战期间被日军惨遭蹂躏的中国受害人民伸张正义,不遗余力地为受害者向日本政府提出赔偿要求,我们为中华民族有你这样忧国忧民的杰出儿女而感到骄傲和欣慰。
  回顾历史,中华民族受外来侵略的压迫和侮辱而牺牲者甚多。过去中国政府只有向外人屈服,所以苦难的中国人民只有自认“命中注定”或倒霉。二战结束,虽然中国是战胜国,但受害的中国老百姓并没有得到好处。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总算站起来了,外国人面对中国的强盛也不敢轻举妄动了。然即中国人仍很穷。但是那些曾经侵略国中国的日本人现在却富得流油。按理他们应向我国战时的受害者给予人道的补偿。但他们不这样做,而我国政府也只强调与他们有好的一面,而把过去受战争蹂躏的苦难人民搁在一边,这确实让人难以想通。
  现在童增先生代表我国民间受害人民向日本提出索赔要求,应该说是“好得很”。这代表了我们战时受害人民的心声,然而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道如何向日本提出索赔要求,更不知道还有童增先生在潜心建造这一史无前例的索赔工程。因此我呼请由童增先生负责,在全国各地成立向日索赔民间组织,广泛宣传中国人民有权向日提出索赔的必要性和必须性,扩大影响,使全国战时受害者行动起来,以使这一合理要求得以实现。
  祝童增先生
事业成功,身体健康。
兹附上我的索赔要求,请代转。

成都铁路分局 蒋鹏
93.7.20

强烈要求
日本国对中国民间受害者给予战争受害赔偿

  席卷全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虽然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了,然而我们这些当年战争受害者家属的悲愤心境至今仍未平静。我们强烈要求日本国政府对日军在侵华期间被他们无故杀害了的中国人给予人道的战争罪恶赔偿:
  1949年6月17日,日军侵占湖南长沙后,八月八日又攻占衡阳,接着日本侵略军侵长驱直入广西桂林、柳州,直至贵州独山。日军在进军途中,对中国老百姓大肆烧杀奸淫,强迫苦役,然后悉数杀害。台湾著名女作家琼瑶自传中也有明确记载:“一九四四年中日战争席卷整个中国,日军所过之处,杀人放火,搜刮一空……事实上那时日军铁蹄践踏之处,生灵涂炭,满目疮痍。不论老弱妇孺,士农工商都惨遭杀害。”日军还大量强拉老百姓充当苦役(日本人称苦力),为其运送侵略军用物资,当牛当马。
  受害者蒋光鼎(小名丁山)男,生于1927年5月13日。系湖南省东安县氏龙圩乡上查林村人,当年在湖南冷水滩大街王炳永米店当小工。1944年日军侵入冷水滩,将蒋光鼎强行拉去当苦力。在日军行进广西全州途中,因蒋年少力薄,不堪重负,担抬不起日军沉重的物资,在全州县白宝乡白烛腊村附近,惨遭日军杀害,时年蒋光鼎才十七岁。
  我们是受害死者的家属,当光鼎被日军抓走后,我们曾日夜盼望他能早日归来,但无信息。1945年8月15日,日军宣布投降后,我们原以为他能回家的,但还是杳无音信,后来我们才得知他早已惨遭日军杀害了。
  中日战争已结束48年了,两国邦交正常化也已20多年。然而日本政府并未对战时日军在中国的血腥暴行而给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特别是对那些被日军杀害了的中国人没进行任何慰抚和赔偿。我们对此深为愤慨。
  现在日本已是世界上的经济大国,在中东战争中日本政府毫不吝啬地资助多国部队战争费用90亿美元,接着又决定派遣日军参加联合国驻柬甫寨维持和平部队。这种费用也是可观的。如不是北方四岛争端,还要大力援助俄国。既然日本国有那么多钱投放到世界上与己毫不相干的事务上去,那么为什么不能拿出一些钱来对曾经被日军铁蹄下直接践踏过的受害者给予应有的赔偿呢?谁能知道由于日军的暴行,使我们这些受害者家属几十年来一直在遭受着精神上的痛苦和折磨。每当年节佳日亲人们团聚的日子,我们都在痛思我们的亲人是如何被日本侵略军无辜杀害的。如果我们的亲人还活着,他将会和我们一样该是儿孙满堂,享受着人间的幸福生活的,然而这些都被万恶的日本侵略者给毁了。
  正因为如此:现在我们不得不慎重地向日本政府提出,要求给予我们受害者家属支付战争受害赔偿10万美元,以弥补我们的家庭严重损害和创伤的一部分。此事我们委请我国的童增先生代表我们受害者家属向日本政府提出这一合理要求。
受害者家属:
弟弟:蒋鹏:(原名蒋光甲)现是铁道部成都铁路局成都铁路分局劳资科退休职工。
  家住成都市人民北路铁路宿舍56幢13号。
小弟:蒋鸿:(原名蒋光鼎)现是湖南省地质局第408地质勘探队退休职工。
  家住:湖南省酃县水口镇医院宿舍。
姐姐:姜秋英:现是湖南省东安县凡龙圩乡小社村

蒋鹏 手书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五日

s0042-e1 s0042-e2 s0042-p1 s0042-p2 s0042-p3 s0042-p4 s0042-p5 s0042-p6 s0042-p7




s3711

信扫描序列号:s3711
写信日期:1995-12-05
写信地址:天津市
受害日期:1943-1945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王金龙
受害人:赵宝士
类别:劳工(SL)
细节:赵宝士于1943年被日军抓去北海道做劳工,1945年被送回国。备注:信封丢失

 

证明

  赵宝士 男 汉族 1912年5月生人,家庭出身中农,籍贯恒水县人,1949年10.22.入党 职务干部,1975年12月17日退休。
  据档案记载:
  赵宝士同志于一九四三年被日本帝国主义抓劳工去日本北海道煤矿当劳工。于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被送回祖国。
  抄录档案●●如有不符之处
  以原档案●●。
1995年12月5日

以上抄自本人档案
抄录人王金龙
95.12.5.
中国共产党天津碱厂委员会调查●●材料专用章(委员章)

以上●因原稿不清晰,无法判断

s3711-p1




s3702

信扫描序列号:s3702
写信日期:1993-07-13
写信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
受害日期:1943
受害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
写信人:刘玉山
受害人:刘玉山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3年刘玉山被日本军抓到日本做劳工,这期间吃尽了苦头,现要在有生之年要求日本政府赔偿。备注:信封丢失

 

  刘玉山,满城县石井乡石井村人,现年76岁,于1943年被日军抓去,在日本北海道三井炉别矿业所劳动,吃尽苦头,1945年回国。现在我年[事]已高,要在有生之年讨回公道,要求给予人道主义补偿。

满城县石井乡石井村
刘玉山
93.7.13号

s3702-p1




s3704

信扫描序列号:s3704
写信日期:1993-07-13
写信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
受害日期:1944-06-08
受害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
写信人:刘己子
受害人:刘己子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4年刘己子被日本军从石家庄市押送到日本做苦力吃尽苦头。我们要求日本政府给予人道主义赔偿。备注:信封丢失

 

  刘己子 满城县石井乡石井村人 现年 76岁。
  于1944年6月8日从石家庄,抓到日本,葡萄县金村做苦力,1945年8月转到长野县。于本年回国,在日本吃尽苦头,牛马不如。现在年[事]已高,要在有生之年讨回公道,要求给以人道主义补偿。

满城县石井乡石井村
刘己子

s3704-p1




s3743

信扫描序列号:s3743
写信日期:1992-06-24
写信地址:山西省阳泉市
受害日期:1939-1942
受害地址:华北平原
写信人:马烈
受害人:马聚云(马烈的父亲)
类别:劳工、谋杀(SL、MU)
细节:我从报纸上得知陈健与童增等同志于1991年8月写了一份要求日本国赔偿侵华战争受害赔偿的请愿书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支持。我的父亲也是受害者之一他是河南新乡市长垣县人参加了抗日战争不幸被俘后又在煤矿做苦力不久被日军杀害尸骨至今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这件事时间虽久远但我们会共同努力为受害者索回赔偿。

 

陈健同志:
  从报间得知,您与童增等同志于1991年8月,将一份要求日本国在1931年—1945年侵华战争期间受害赔偿请愿书,交于日本国首相海部俊树。这一正义的呼唤,完全表达了千百万被杀戮、被伤害、被蹂躏的中国平民的心声,受到了全国人民的支持。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是理所当然的。
  我的父亲,就是在此期间,被日军杀害的。
  我父马聚云,河南省长垣人,于1939—1942年在华北平原参加抗日,在一次与日军作战中,不幸被俘,押往东北(奉天省),在日本开的一煤矿作坑下挖煤,不久便被日军杀害。时年35岁左右,尸骨至今不知散落何处,与他一起押往东北的人,不是被杀害,也已相继离开了人世,现唯一见证人,就是我的母亲,她已是88岁高龄的老人了。
  陈健同志,由于时间久远,对于这些人的查证是相当困难的,但不管如何艰难,我仍与千百万受害者一起共同努力,为被害、被奴役的人们索回他们应得到的赔偿。
  关于这个工作,我能做些什么?关于这项工作的进展情况,望能与你们保持联系。
  正义的事业一定能成功。人们不会忘记你们。
  祝 成功!

山西省阳泉市教育学院
马烈
1992.6.24.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教育学院
邮编:045000

s3743-p1 s3743-p2 s3743-p3




s3710

信扫描序列号:s3710
写信日期:1993-03-30
写信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
受害日期:1940
受害地址:海南省、新加坡
写信人:冯维荣
受害人:冯位山、冯位南(冯维荣的哥哥)
类别:谋杀(MU)
细节:大约在1940年我哥哥冯位山在去湛江途中在海南岛被日军杀害,冯位南在新加坡被日杀害。我们家乡很多家庭都有同样的遭遇。备注:信封丢失

 

日本侵略者的血债

  我的家在海南省琼山县咸来镇吉井湖村,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者侵占了我的家乡。在那里,日军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为所欲为,使我家破人亡:
  1、我的胞兄冯位山,于1940年前后,拟乘船去湛江,在海南岛,铺前港惨被日军杀害。被害时我兄约22岁。
  2、我的胞兄冯位南,在新加坡当劳工,也是1940年前后,在新加坡惨被日军杀害、被害时我兄约27岁。
  3、日军烧毁了我们家两栋房屋,至今仍无能力修复。
  4、我们家乡还有很多很多的家庭遭受日寇同样的毁坏。
  我们坚决要求日本国深刻反省并全部赔偿。

铁道部第四勘测设计院三处
桥梁室 冯维荣
1993.3.30

s3710-p1




s3751

信扫描序列号:s3751
写信日期:1992-07-28
写信地址:山东省潍坊市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东北地区
写信人:陈伯海
受害人:陈伯海的爷爷、伯母和大哥
类别:劳工(SL)
细节:当我知道陈健和童增同志为千百名受害者向日本讨要赔偿我热泪盈眶,1941年我家5口人在东北做劳工期间死了3人因此我要想日本要会赔偿,希望能与你们取得联系。

 

陈健先生:
  我怀着非常激动的心情为了您与童增先生关于以民间方式要求日本国偿还抗日期间给中国千百万名劳工的债务。由于太激动,我几次热泪盈眶。您二位的壮举,说出了千千万万中国欲说未说或者无法诉说的话。
  一九四一年,我家五口人去东北当劳工我爷爷、我伯母、我大哥都死在[那]里,只有我伯父和我二哥带着三个人的骨灰和他们二人的病体回到老家。今日我二哥还在人世,早在几年前,我二哥曾想给解放军作家高玉宝去信联络搞一搞您们今天做的事,但未成。今天我长话短说以下几事。
  ①我可以长期请假,义务与您们一起在我地区跑村串乡联络组织签名,请告诉我怎样组织,须什么证明?
  (二)您们有没有办公地点,我想前往请教。
  致以
大安
  为了以慰千百万死者在天之灵,为了以慰千百万死者后代难以忘却的心情,请务必回信。

陈伯海
92.7.28

s3751-e s3751-p1 s3751-p2




s3698

信扫描序列号:s3698
写信日期:1993-07-13
写信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
受害日期:1944-06-08
受害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
写信人:苑铁夸
受害人:苑铁夸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4年被日军抓到日本做劳工吃尽苦头生活牛马不如,现年事已高要在有生之年讨回公道。备注:信封丢失

 

  苑铁夸,满城县石井乡苑庄村人,现年75岁,于1944年6月8日从石穴庄被抓到日本国葡萄县金村做苦力1945年8月转到长野县,于本年回国,在日本吃尽苦头牛马不如,现在年事已高,要在有生之年讨回公道,要求给予人道主义补偿。

满城县石井村苑庄村
苑铁夸
93.7.13号

s3698-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