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02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022
写信日期:1993-06-15
写信地址:上海市青浦县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上海市
写信人:杨绍明、孟聚义、孟玉其等人
受害人:杨绍明、孟聚义等人
类别:谋杀、其它(MU、OT)
细节:家中财产被抢夺,杨毅夫老公公被刺死,要求赔偿三千万美金。孟聚义家中财产被抢,枪杀其金泉叔叔。

 

童增先生:
  您好!
  上月在京拜会后,月初即回上海家乡,经多方核实,中旬即将完稿寄京日本使馆,现将副本寄一份给您,作参考用,共二分。一份是杨继盛后裔,是我外公家的,杨绍明是我最小表兄,现已八十多岁,是一位水利工程师,与表嫂(原二中校校长)退休在南充,我是代查代办;一份是我孟家的,现奉上请查阅并赐教
  敬请
夏安

孟聚仁合
不日回渝 通信处 重庆大渡口94中校
邮编 630081

日本国驻中国大使:
尊敬的大使先生:
  您好!
  兹随函附寄1940年4月29,30日两天上海申报剪报复製件,请参阅,报载六图杨宅就是我的家园。
  1.青浦县六图杨宅是明代杨继盛后裔。
(请详中国24史中明史)
  2.六图杨宅共有三个宅基。
  (1)老宅是一座明代的古建筑。
  (2)东宅与东新宅是清代中叶建筑一座是进士老爷的宅第。
  (3)三宅中藏书字画雕梁画栋的建筑,古玩也很多,都凝结著历代祖先的心血。
  (4)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竟被侵华日军扫射后三个宅基放火烧完,连杨氏祖先的祠堂也烧掉。
  (5)一位年逾古稀、手无缚鸡之力的杨毅夫老公公,也死于日军刺刀之下。
  3.杀人赔命,烧掉的古建筑藏书字画古玩,作为国家珍贵文物折价赔偿,鲁迅先生教诲说:血债要用血来清偿,欠得逾久需付更多的利息,日本国天皇1945年8月已下诏无条件投降。因为是投降,所以血债也变更清偿方式。
  至此以上所述,加上活着的人们半个多世纪以来受尽苦难折磨物质的精神的长期以来的损失总计要求赔偿美金叁千万元正。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明代杨继盛后裔第十三代孙杨绍明启
1993.6.15
通信处:四川南充二中校 杨绍明 孟聚仁代办邮寄

日本国驻中国大使:
尊敬的大使先生:
  您好!
  兹奉上两份1940年4月29日上海申报的剪报复制件,记载着当年侵华日军暴行的记录,我的家就在这暴行中遭殃。
  1.我的家在青浦县徐泾区,地处青沪路以南杜家行以北二,三百公尺处,当年人称“怀素堂孟家”。围绕着我家宅第十来户人家的小村落。
  2.在明代我祖宗为官南下,后隐退在上,松,青三县接界地青浦县境内,我家的住宅是一座明代的古建筑,因为是隐退,建筑较讲究,且藏书字画也很丰富,古玩也多。
  3.明室亡后,宅第经历了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岁月,又经历了太平天国的年代,均安然无恙,而至20世纪四十年代初竟被侵华日军藉故放火烧毁,并枪杀我金泉叔叔,烧毁全部家财。
  4.我们家在当年可能知名度较高,由于南下祖示,学优不仕整整清朝三百年间,不投考举,不为官。这座古建筑的年代能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年代相比,它凝结著代代祖先的心血。
  5.鲁迅教诲:“血债要用血来清偿,欠得逾久,要付更多利息……好在日本国天皇早在1945年8月下诏无条件投降,而且是无条件投降,说明血债将更换清偿方式。
  为此我们要求日本国赔偿
  1.一座明代古建筑作为古董珍品来估价,包括藏书字画,古玩。
  2.家财主要是一本家谱记载着南下后历代祖先的记录,这是无价的。
  3.还有物资的精神的,半个多世纪以来受尽苦难折磨的损失,总计赔偿美金壹仟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孟子后裔第七十代孙广字辈孟聚仁 孟聚义 孟聚道 孟聚德 同启
一九九三年六月十五日

通信处
1.重庆市大渡口94中学 孟聚仁
2.上海市永加路39/3 孟臻
3.台湾屏东市崇武里德兴巷8号 孟聚道
4.四川成都市四川人民艺术剧院 孟聚德
5.上海市松江县九亭杜巷巷南 孟玉其

青松县境乡民惨遭大屠杀
人口损失千余被灾难胞乞赈

  据悉,昨日(二十七日)青浦诸翟•蟠龙•纪王庙•观音堂•各镇,又开来一千余日军,分驻各该处,日间会集青沪路一带,复肆烧杀,农民不及逃避者,均已殉难,血流河中,水为之赤,年轻妇女多被捕受辱,又是日晚间,观音堂日军,即将该镇放火燃烧,所有被捕居民,多被焚毙,传曾有人劝止不理,一日间,被杀良民数达四五百,为状之惨,空前未见,按观音堂及打铁桥一带,为沪西产米地,时值初夏,正是下田种作之期,经此滋扰,不但不能及时耕种,并且大都农民已遭杀害,种作势将乏人,影响近方民食者至钜,今日(二十八日)诸翟•纪王庙•蟠龙•各镇,又有日军继续开来,由伪军与之周旋,尚无事故。

日军搜索

  日军大事搜索,向路南各乡村如陈太泾•朱漊泾•楼下•杜家行•四厍老宅•姚寸浜•四新港•六图•廿八图•打铁桥•杜家行•王家石桥•曹家湾•等四十余村骚扰,被掳农民,绑解天山马山•佘山•凤凰山•泗泾•等处,数在五六百名口,已被宰戮者三四百名,在押民众,不给食物,日以酷刑逼供华军踪迹,稍一不遂,即遭毒手,各村居民,日处恐怖之中,皆朝不保暮。

恐怖区域

  是故青沪路以南、青松路以东、泗泾以北、七十余农村、迁避皆空、虽无盛大战事发生,但双方前哨遭遇,时有接触,恐怖情形,有加无已,人畜遗尸,臭气蒸人,实属惨绝人环,闻旅沪热心人士,现正奔走呼号,纷向各界筹募救济,深望海上慈善家暨各界同乡,对此空前战灾,踊跃捐输,速筹救济办法,兹录灾民乞赈启于后。

灾民乞赈

  「慨自国军西撤,地方沦陷,难民等食垢忍辱,惨痛备尝,方期茹苦自甘,聊纾残喘,逆料战祸又临,市罹浩劫,现被灾村落,数逾七十,死伤及失踪人口盈千,房屋被毁八百余栋,难民等遭此荼毒,已属无家可归,散避邻区,或转辗来沪,且当此春耕,决不能下种,庐舍荡然无存,死者已矣,生者何堪爰为将伯之呼,告哀各界热心人士同乡父老之前,泣求救济,呜呼,解衣推食,人具同情,作善降祥,天鉴不远,是为启,缴款处新华银行代收。」

蟠龙幸免

  兹据松江县属泗泾镇乡人来沪语平明社记者云,日军之屠杀焚烧惨剧,已波及于距泗泾镇北三五里之六图杨宅•十图彭宅•和尚泾•外婆泾•打铁桥•何家浜•等处个村落,缘于青沪路战事后,有一日宪兵队长者,微服出巡,途径六图杨宅,为华军游击队所击毙,弃尸河中,该地日军,自该队长失踪后,曾四出搜索无着,事越数日,始在六图杨宅附近河浜中发现,日军乃指该地为华方游击队渊薮,青沪路激战后之华军,或即藏匿于是,遂大动干戈,玉石不分,遇屋烧,逢人便杀,四周十余村老幼,惨遭荼毒者,亦数不在少,惟蟠龙镇,迄尚幸存。

申报请收藏

青浦东门外方家窑之浩劫
居民被搜抢三日
平民被杀死廿余

  青浦电传:青浦东门外方家窑于本月二十•廿一•廿二•三日,忽来由日人率领之「和平军」十数人,一律便衣,大肆搜查,将所有男性棉夹衣服,搜刮一空,当搜查时,有平民因恐惶而奔逃者,则被枪杀或刺刀刺死者二十余人,后到日军四卡车约百余人,在方家窑北首•小冬圩•排队搜查,并将该处居民潘五平(六十二岁)大肆拷打,逼令交出游击队长,因不得要领,竟将潘绑往松江而去,前被绑解之游击队长王某,亦解往松江,又日军逼令方家窑成立「维持会」,因无人出应,乃扬言将肆大屠杀。

沪西五千余村悉惨蹂躏
周围达百余里
受灾者五万户

  沪西上嘉青松县境各乡村镇,半月余来,迭遭日伪暴行屠杀,大略情形,屡见各报,一时颇震动社会,尸状之惨,闻者酸鼻,诚空前未有之浩劫,沪西一带,本属产米之区,经此浩劫,无人耕种,来日影响米荒,至巨且大,关于浩劫之真相,为社会关切人士亟欲知者,兹有诸翟镇北郷石皮弄村宋君,本日返沪,道及自身临其境之情形,不啻为当时惨剧之写照,令人痛忿,兹照录如下。

惧有意外
不敢东行

  余经商在沪,筑春节清明,返乡扫墓,不料适当其动,几罹于难,现虽幸脱虎口,而回忆当时情况,犹觉胆悸心惊,兹将屠杀实情,公诸报端,以见日人口口声声之「建设东亚新秩序」。与|善邻友好|•「中日提携」之真面目,余在乡三日,事务已了,正待整装返申,忽闻伪和平建国军许雷声•赵嘉猷•田维庸三逆,各率所部,协同日军开至,将扫荡顾复生游击部队,且闻诸翟镇附近村庄,已大受蹂躏,因惧意外,不敢东行,盖诸翟镇为余往返必经之地也。

老弱妇孺侮辱枪杀

  翌日风声甚急,将波及吾村,即举家西避,幸早行半小时,未遭毒手,在数里外瞭望东村,已见火光烛天,嚎哭之声,隐约可闻,遂竭力奔逃,至十余里外其戚家暂宿,不料天甫黎明,日伪追踪而至,但闻枪声劈拍,近在咫尺,不及盥洗,即向北狂奔,不旋踵间,日伪已杀进村内、旁皇无计、乃隐匿麦田水沟深处避之,日伪进村后,见仅留老弱妇孺、即拘于一处,隔别询问,有无游击队藏伏,结果词非所答,遂愤而一一侮辱后惨杀或枪毙之。

搜索麦田屠杀净尽

  所有未及远避匿于麦田中之村民,本可均免于难,乃被万恶之伪军赵嘉猷献媚日军,谓游击队未必远飏,定匿伏附近麦田中,此语一出,即酿成空前未有之浩劫,日军听信赵言,每至一村,不见有人,即向附近麦田搜索,不论老幼男女,一一屠杀净尽,彼伪军俟日军走后,即将民家遗留之粮食牲畜衣服什物,悉数捆载民船而去

伏尸遍野臭气薰蒸

  当时余之全家,幸避匿较远处所,未被搜出,亦云大幸,迨闻日伪去远,始仓皇逃至黄渡镇亲戚家避居数日,至二十二日得悉伪和平建国君已在诸翟•蟠龙•贴出安民布告,停止屠杀,乃于二十四日始敢返家探视,沿途伏尸遍野,臭气薰蒸,尸属之覔尸而号哭者有之,诚惨绝人环,不忍卒赌,回顾余家亦已荒凉一片,仅存颓垣残壁而已。

五千余村五万余户

  此次浩劫,受灾区域甚广,计东自诸翟•蟠龙•起,西至白鹤港旧青浦止,南自陈坊桥七宝起,北至纪王庙黄渡止,周围凡达百余里,乡村凡五千余村,以每村十户计,受灾者达五万余户,中间以观音堂附近受害最重,村落焚成一片焦土,十余里内,几无人烟,在沪西全轮廓中,被毁之农村,凡数百村,无辜乡民,被杀者达一千余人,伤者累累,不计其数,因伤不救者,更无法统计,其无家可归至民众,当数逾钜万,惨不忍闻,甚盼旅沪人士,有具体之救济,以保劫后灾黎。

许赵作恶乡民切齿

  现时日伪横行,依然如故,昨今两日,又大批开往甚多,并不因安民布告而停止杀戮,行见民无噍类矣,至此次惨剧,系由许赵两逆所肇成,在事变以前,赵本恃小窃为生,许系浪人,向在沪西区行窃流浪度日,现一跃为走狗,阴险毒辣,更超日军过之,两逆现均腰缠累累,拥有妻妾甚多,举止阔绰异常,无非搜刮民间之脂膏而已,故沪西民众咸衔之刺骨,甚盼早正国法。

西报记者实地调查

  大陆报云,上星期三日,日军在上海西面不足十五里处,青沪公路旁,焚毁农舍三百椽,屠杀农民约五百人,此乃记者顷游该区探悉者,记者系偕英籍新闻记者两人,乘自由车赴沪郊春游骋驰于一片青葱之青沪公路旁田野间,不意获见该地农舍受日军荼毒,致成断垣残壁,创夷满目,农民正在瓦砾中捡拾残余,乃趋前探视,据衣蓝衫之某乡民告记者称,该区位于上海青浦间半途,上星期三日,突遭日军从南北与西三面包围迫近,搜索游击队,乡民惨农民惨遭涂炭死于日军枪刺下者颇伙,内多妇孺老弱,伤者若干,今需医药,为之治疗,因彼等无通信证,故不能来沪也,记者等沿途所见被焚村落共十二处,惟乡民谓犹有数十村落亦遭焚如,记者所赌最确鉴之证据,厥为河畔之新棺木七具,闻诸某村民,该十二村落,系白画被纵火焚毁者,盖垂幕后,日军皆未敢冒险入其疑有游击队之地也,当茅舍着火后,农民仓皇逸出,即遭日军用枪刺猛戳,最先被蹂躏之村落,有老者四人惨遭戳毙云,记者等一一探望劫后惨状,见农舍所贮大量白米,亦已焚毁,零乱满地,农民一年辛勤,尽付东流矣,河旁棺木七具,内系罹难之某农户阖家老幼,尸首已腐,臭气四溢,人皆掩鼻而过,记者等旋赴幸免焚毁之某农家小憩,主人出茶款待,邻近妇孺,闻讯毕集,有八龄女孩一左臂似已负伤,扣之,果为日兵所伤,记者又见该女孩肩部衣裳有污血斑块,叩以故,屋主以双手作势,盖不知以何名呼枪刺出小刀,负创女孩,受惊而号,屋主则颔首示然,并问伤势日劣、有无医治药物可得、急着告以须来沪采购,惟渠摇首曰,来沪通行证无从获得,移时记者一行告别北返两里外之青沪公路,又青年农民一人向导,沿途又见被焚村落数处,厥状殊可惨也。

s0022-e s0022-p1 s0022-p2 s0022-p3 s0022-p4 s0022-p5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