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043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043
写信日期:1998-01-05
写信地址:四川省资阳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刘尚书
受害人:信中没写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索赔

 

童增先生:
您好!您的夫人及孩子都好吧!很久未通信了,甚念。
昨天给您寄了些香肠、腊肉、板鸭及多味花生,只是不知您们最青睐哪一种,收到后最好是写封信来。
我和牛德智均已退休(厂内退——实际应为98年下半年退)我和他兴趣不同,他喜欢跳[舞],朋友多,外表待人谦和,实际内心刻薄,我比较反感。儿子牛争春97年度改未中,98年再改,等他走后,我准备出去找些粗活干,主要是散心,年纪大了,脑子不灵,上班时,经常闹病,主要是即上班又忙家务,劳累过度,现已退下来,身体好多了,早晚练功(中功)中间抽空去打打乒乓球,自寻其乐。如果您需要我帮什么忙的话,我可以到北京尽些义务,食宿自理,比如整理资料之类。
97年10月5日下午2点多钟,接到栗万方从美国打来的电话,他主要想采访我目睹日寇暴行,那时我还小,1943年成人,只是从老人们口中听到的,而且这些人以及我的亲人们都已相继去世,我家中只有一位大哥还在,脑血栓,头脑不灵,行动不便,他让我们听美国之音及亚洲自由台。我专门去买一部小收音机,听了n次,我不需听的内容很多,我需听的部份一次也未听到,所以后来我就没有听了,因为晚上十一点左右,正是我练功时间,强身健体对于我来讲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我十分孝忠我的父、母及祖父,如果我不在了,再也没有人为我父亲的受害去争个是非,尽管刘家人很多。虽说我们所进行的这项工作十分艰巨,而且希望遥远,但是必须得有人为此而操心尽力,您是为我们扛大旗的人,我愿为您助威,为咱们中华民族争口气。
我们这里有位农民志人名李祀海的八十多岁了,他曾写信给你寄到老龄研究中心,不知您收到没有,他是黄埔同学会成员,原在李宗仁部下当营长,南京大屠杀时,东奔西逃。他给您寄了一封很厚的信,内容我看过,每次见到我都说,不知您收到没有(96年上半年)。
我自从97年7月份退下后,很少写东西,字写的不好,请谅解,祝您及您全家春节愉快!身体健康!

民族礼!

友刘尚书
98.元.5

s0043-e s0043-p1 s0043-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