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0107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07
写信日期:1993-03
写信地址: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受害日期:1942
受害地址:山东省肥城市肥城县
写信人:李瑞文
受害人:李瑞文、李允童、李长厚等二百多人
类别:劳工、其他大屠杀(SL、OM)
细节:1942年李瑞文及其父亲李允童和爷爷李长厚等二百多人被抓当劳工,当人们干不动的时候,就被扔到“万人坑”,李允童和李长厚被扔到“万人坑”害死,不到一年只剩二十多人。
 

童增同志:
  您好!
  我是新疆石油管理局阜康基地干休所的离休干部,近日看了《文摘周报》1993年2月3日登摘《向日本国讨公道》一文,对您为中华民族仗义执言的凛然正气由衷钦佩,您为中华民族做了一件大好事,我们这些当年遭受日本军国主义蹂躏残害的受害者非常感谢您!
  出于对您的信任和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愤恨,特将我家在日本侵华战争中被残害得家破人亡的材料呈寄给您,万望将此材料递交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我也郑重要求:向日本国讨公道,向日本国要求战争受害赔偿。
  我现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身体也不好、但为了向日本国讨公道,为了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您认为需要的时候我仍愿意到北京来面述。
  另:对您,1991年8月发起的“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我和我的全家坚决响应,但不知如何签法,请告知
  致

新疆石油管理局阜康基地
干休所:李瑞文
一九九三年三月

关于我家在日军侵华战争期间的受害材料

  我叫李瑞文,现年六十五岁,原籍山东省肥城县桃园镇涝洼村,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石油管理局阜康基地干体所离休干部。
  一九四二年,我家有爷爷、父、母亲、姐姐、妹妹、弟弟和我共七人,日本侵略军在我的家乡到处建据点、修炮楼、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因我父亲曾担任过抗日赤卫队队长,被汉奸告密,被迫东躲西藏,在家乡无法生存,只好和我爷爷带着我跑到济南,住在十一大马路XX,靠父亲干临时木匠维持生活,四二年四月的一个下午,爷爷父亲和我同时被日军抓了劳工,第二天用火车把我们送到青岛,很快又用船送到大连的金州(现金县),从此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劳工生活。
  在一条干河套里,用席子搭成简易窝棚,地上铺点草,头枕木头朝外睡(便于监工用镐把敲打劳工的头催工),这就是劳工的住处;每天两顿高粱稀饭,连点盐水都没有,更不用谈吃菜了。饿得实在没办法,只好偷偷地拔些野菜来充饥,这就是劳工吃的饭。每天从早到晚,不是筛沙子、背石子,就是从火车上背水泥,卸砖,十个手指经常被磨得血肉模糊,疼痛难忍,这就是劳工干的活。
  由于劳累和饥饿,多数劳工得了浮肿病,腿肿得用手一按直流黄水,活人腿上都生蛆。劳工头赵文斌和日本兵劳工周围日夜监管、打人、杀人是常事,劳工生病干不动活了,就被扔进“万人坑”。我们爷三被抓劳工两个月后,有一天,爷爷在河套里背石子,他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不知是因为年老体衰背得少,还是走得慢,日本监工照我爷爷后背一脚,将他踢到在地,当时爷爷就口吐鲜血,晕死过去,救回窝棚后就再也没起来。几天后,我爷爷被活活的仍(“仍”编辑为“扔”)进了“万人坑”,第三天便悲惨地死去了。死时和其他遇难的工友一样,眼、鼻、口、耳生满了苍蝇蛆,浑身更不见一处好的地方。
  爷爷去世没几天,我父亲悲愤交加,气疯病倒。有一天早晨天还未亮,监工头用镐把敲打我父亲的头,催他去上工,父亲气极打了工头一个耳光,狠心的工头就用镐把将我父亲打昏,然后拖进了“万人坑”,那时我才十五岁,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只好在“万人坑”里守着奄奄一息的父亲,自己腿上生了蛆都不知道,我在父亲身边架起两根木棍,上边搭上麻带(“带”编辑为“袋”)片遮挡风雨,白天我用草棍拨掉父亲身上的蛆,晚上我就睡在父亲身旁,这样,我在万人坑里守护父亲四、五天后,一个下着小雨的早晨,父亲含恨悲惨地死去!
  我爷爷名叫李长厚,父亲名叫李允章,和我们同一批被抓的劳工四百多人,不到一年的时间,只剩下二十多人了,四二年十二月份,在工友张孝生(山东泰安人),王景民(江苏人)的带领下,我逃了出来,跑到鞍钢选矿小修理车间当了“工人”(车间主任是日本人,名田中),倘若我不逃出来,恐怕也要死在劳工的队伍中。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战争,使我的家人遭受残害,给我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也给我的一生带来了痛苦和不幸。
  当我们爷三(“三”编辑为“仨”)被日军抓劳工以后,家中母亲无力支撑这个残破的家,只好带着我姐和四岁的弟弟四处讨饭,没多久,姐姐被饿死,弟弟因病无钱医治成了聋哑人。
  日本侵略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我家三口人就死于这场灾难中,为此,我强烈要求日本国赔偿战争受害损失
  附证明人地址和姓名:
1.山东省肥城县(现改市)桃园镇涝洼村:李瑞田、李瑞珍、李瑞莲
2.鞍山钢铁公司:王景民、张孝生。
3.新疆石油局四平公司退休论武谦

中国新疆石油管理局阜康基地
干体所 李瑞文
一九九三年三月

日本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
  我是中国新疆阜康石油基地干体所的离休干部李瑞文。在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我家深受其害,家破人亡。现为了向日本国讨公道,向日本国要求战争受害赔偿,特委托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的童增先生,代表我家向贵国使馆递交有关我家的受害材料。望查收并予以满意的答复,这是日军侵华战争中受害者的起码要求,也是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下去的内容之一。
  望复!

中国新疆石油管理局阜康基地
干休所 李瑞文
一九九三年三月

s0107-e s0107-p1 s0107-p2 s0107-p3 s0107-p4 s0107-p5 s0107-p6 s0107-p7 s0107-p8 s0107-p9

其他大屠杀(OM),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