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109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09
写信日期:1993-10-28(信封上日期)
写信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
写信人:张建良
受害人:张连金(张建良的爷爷)
类别:劳工(SL)
细节:希望童增帮助我对日索赔,我叫张建良,爷爷张连金在1941年在地里干活时候被日军抓走挖煤,1943年他偷偷逃回到家,要求日本赔偿一万五千元。

 

童增老先生:
  据说是有这样一个活动。并从朋友那里找到了您这个地址。这里有一封向日本政府索赔经济损失的信一同寄给您,并一同寄往日本驻华使馆一封。希望你们能协助代办,尽快办个结果。
  期待着您老的回信,有机会再去北京一定专程拜访!
  谢谢,再见。

张建良

河北省元氏县南佐镇南龙池村
邮编051131
日本政府:
  在人类越来越走向文明的时代,在人们都欢浸在中日友好的今天,不[禁]使我们又想起那一段悲惨难忘的历史。今天重温历史画卷的这一页,一来想记住[这]沉痛的往事,在友好的气氛中摒弃前嫌,展望未来,望中日世世代代友好和睦,再则希望日本政府本着人道的原则或在政策等范围之内,对日本政府与我们家来往的一件事给予一定数量的经济补偿。
  我叫张建良,我爷爷叫张连金。早在1941年以前,这个家就过着艰难的生活。我奶奶常年有病,父亲刚十四五岁,还有一个不满十岁的姑姑。全家四口人全靠爷爷一个人支撑这个家。就在41年刚入秋的一个下午,爷爷在地里干活,来了一[帮]日本官兵,从地里把他突然抓走了。连回家里[招]呼都没打一下。这一走杳无音讯,下落不明,死活不知。全家生活如天塌下来,生活无望,精神恍惚,奶奶的病情更加严重,逐渐双目失明。一家人的生活全落在这个不太懂人事的孩子身上。父亲他天明下地、天黑收工,拼命地干活维持着这个家庭。终因恶劳成疾,身潜重病,(不满40岁就病故)苦[熬]了一年半多的时间。喜从天降。在43年伏天我爷爷突然回到家来。据他讲是日本抓劳工把他带到东北满洲里下煤矿当煤矿工。他突然离家忍受不了亲人的离别之苦,无时无刻不思念自己的亲人,也忍受不了煤矿工的强度劳动。所以找机会偷跑回家的,人是回来了,可这个家实实是糟糕透了。总之爷爷被突然抓走,给我们家庭造成的损失和后患一言难尽,无法估量。
  这一段历史情况属实,在村子里上了年纪的人都能做证。希望你们能调查属实,如在满洲里有档案可查或许也能找到证据。
  现在我们要求日本政府从人道的原则或站在愿与我们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立场上痛思反省应给我们家付一万至一万五千元的经济损失,希望你们尽快答复。
  我们盼望中日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愿为中日友好尽一份力

此致,握手再见
张建良

河北省元氏县南佐镇南龙池村
邮编051131

s0109-e1 s0109-e2 s0109-p1 s0109-p2 s0109-p3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