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0116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16
写信日期:1995-05-14
写信地址:浙江省湖州市
受害日期:1941-09:、1942-10
受害地址:浙江省湖州市
写信人:陈文礼
受害人:湯阿德等人
类别:其他大屠杀、强奸、其它(OM、RA、OT)
细节:1941年9月,浙江省湖州市被日军占领,经常打死无辜百姓,烧杀抢夺,奸淫妇女,强迫百姓给他们挑水,湯阿德等人被杀。驻扎在山上的日军担心被袭击,就烧毁山下的村子,烧死5人。:1942年10月,浙江省湖州市的房屋被放火烧毁,接着杀死四十多人。

 

尊敬的童增同志:
  您好!
  自接到您的覆信之后,已有很长时间没有答覆,深感抱歉。
  我是1938年参加革命(我原名陈国英,解放前夕改名陈文礼)站在抗日第一线,战斗在浙江省杭嘉湖地区,屡战屡胜,缴获日寇轻重武器弹药甚多,并汽艇20多艘。
  1949年解放前夕,参加前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济深先生和彭真政委领导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主联军,在浙江省进行地下活动,司令员是黄点(云山),我是三师七团之长,也是负责人之一,在杭州—塘栖—常进行地下活动。迎接解放军顺利解放浙江。我今年82岁,在我有生之年,有责任向祖国和中华民族作出捍卫民族的贡献,兹将我亲身经历的在日本侵华战争时期,我们中华民族遭受无法弥补的损失和苦难。
  敬请您伸张正义,按国际法代表中华民族向日索赔。现将日本侵略军犯下的部份滔天罪行、铁的事实分述如下。
1、1941年我奉命派往敌占区工作,深入敌人心脏,侦查敌情和除奸工作。
2、地点是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
3、日本侵略军番号是(枪)字2343部队,部队长野村懋大佐。
4、驻新市镇守备队中队长是三彪、小队长兼情报队长是松木律。
5、1942年10月日寇汽艇一艘在善琏附近鸭宿桥被我游击队爆破组将汽艇炸毁,死日寇三名,汉奸密探二名,次日凌晨,日寇分二批去善琏镇放火、杀人,我是第三批去的,来到善琏镇一片火海,是在我已惊得不知所措,正当我考虑怎样使日寇早些离开善琏的时候,看到日寇搬来二箱子弹,放在机枪旁,并将机枪作放射状,我即向机枪正前方看去,看到小河对面大约有叁仟多无辜同胞被日寇包围着,但是我看情况非常紧迫,看起来日寇要进行大屠杀了,在这样情况下,我感一股热血向上升起,我思在这样紧急关头,若不挺身出去,眼看这叁仟多同胞被日寇屠杀吗。那我的责任是什么,我毫不顾虑个人和家庭的生死,立即将自备的七颗毒药子弹,装进自用的意造短枪内,打开保险,以防万一,与日寇同归于尽。我立即站在机枪前面,阻碍机枪射击目标。一方面招呼日寇小队长“松本律”站在我的左边,我询问他这批老百姓包围着干什麼,松本律说指指机枪统统杀死,我说为什么要杀老百姓,他说游击队炸汽艇,老百姓不来报告,我说游击队使用爆破是绝密的,老百姓不可能知道,比如说,你们今天到善琏来杀人、放火、预先向老百姓说了吗,同时老百姓是手无寸铁的,如果要杀老百姓,以后我们寸步难行,当后日寇松木律说,你看怎样,我说,老百姓是一个也不能杀统统放他们回家。我看松木律,已经被我说服了,我趁机要求立即下令解除包围,结果松木律确是被我用真理说服了,下令解除了包围,当我大喊老百姓回家去……当这叁仟余老百姓如潮水般地向外涌去,总算避免了一场大屠杀。
  就这样日寇全部上船离开了善琏,向鸭宿桥方向而去,在鸭宿桥尚有部份日寇,正将被我游击队炸毁汽艇而炸死的日寇三名汉奸密探三名的尸体打捞在鸭宿桥岸滩上,同时在鸭宿桥的东面草地上,被包围着40来个老百姓,大部份是农民,我考虑这批人是万难相救了,因为看到日寇队长的眼睛如疯狗一般杀气腾腾的样子,但是我看到这四十来人中有二青年,大约不过二十岁左右,我想救出一个是一个,我立即冲进包围圈,招呼该二青年出来,同时该二青年的后面跟着冲出二个农民大喊青天大人救命,跳入河中逃命,但是被日寇击毙在河中,待我们回过头来看时其余的人全部被日寇用刺刀捅死。
  日寇队长松木律问我这二人干什么,我答,是我的朋友,结果该二青年在我的船上,我询问他们的姓名,一个叫吴水立,是未店的学徒(现住在善琏区振兴路34号)另一个是童道生,现在已故。
  事隔50余年,当时被杀害的家属及烧毁房屋的家属,所存在的不多,因此签名者只有少数。
  专此仅复
敬礼

浙江省湖州市朝阳巷82号陈文礼 上(人名章)
1995年5月14日

爱我中华 復还血债

铁的事实:
  1942年10月,浙江省湖州市善琏镇,被日本军侵略军杀害我同胞叁百餘人,放火烧毁我民房叁仟余间,烧毁人民财产无法估计,同时有叁仟余手无寸铁的同胞,被日本侵略军包围著,大屠杀即将开始的千钧一发之际,被我地下党负责人陈国英以牺牲自我的精神,作好与敌同归於尽的准备,挺身而出,站在敌人即将大屠杀用的机枪前面,阻碍敌人机枪的射击目标,同时招呼侵略军队长松木律和我站在一起,以防万一,经过10多分钟的智斗,结果敌人被说得哑口无言,在敌人思考的情况下,我地下党陈国英同志趁机要求解除包围的叁仟同胞,让他们回家去,当解除包围后,该三千余同胞如潮水般的涌去,从而免遭敌人的杀害。当题本侵略军离开善琏后,玉善琏南部鸭宿桥地方(前一天日寇汽艇在该地被炸毁,死日寇3名汉奸密探2名)当看到河滩上打捞起尸体5具,又看到桥东首被包围着农民四十多人,当时日寇队长眼睛像疯狗一般,看起来这些农民非杀害不可,但是这批农民中,有青年二人,由于当时情况紧迫,我地下党负责人陈国英不得不冒着高度危险,冲进包围圈,将该贰青年救出,其余的同胞只在数几秒钟时间,被日寇用刺刀全部捅死。
  日本侵略军对我手无寸铁的同胞进行疯狂的杀害,我们不能永久的默忍下去,知情者有责任不忘却我们民族浸透着血和泪的历史。我们全体受害群众,敬请童增同志全权代表依法办理对索赔的一切事件,伸张正义,捍卫民族利益。
1、时间:1942年10月
2、地点:浙江省湖州市善琏镇
3、日本侵略军部队及番号(枪)字2343部队
4、日本侵略军部队2343部队长野村懋大佐
5、日本侵略军驻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守备队中队长三彪
6、日本侵略军驻新市镇守备队小队长兼情报队长松木律
(下面是被日本侵略军杀害我同胞的家属及被烧毁房屋和财产的家属签名)
1、被杀害的同胞家属签名
刘秀珍、俞英珍、张士中一家打死七 死者宋阿三
陈文礼、刘阿英、汤阿大
2、被日军侵略军烧毁我房屋和财产的家属签名
3、被日本人烧房屋三间吴水宝
4、新市镇沈协成线店商人沈复元一人被日本侵略军驻新市镇守备队杀害年终23岁

  1941年9日 浙江省湖州市含山乡本侵略者占领,含山乡里有居子山,当时日本侵略军就驻扎在含山顶上,他们为了占领我中华大地,在含山顶上的北山坡修了一座碉堡,架起了机枪经常打死打伤无辜的中国百姓,附近老百姓日夜提心吊胆,日寇经常下山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强抢民夫替他们担水上山。一次含山附近村庄——西元村一位叫汤阿德的农民活活地被日本鬼子打死,还有两位交汤金木,陆丫头的农民在农田劳动,摸芋艿埂草,走来几个日本鬼子,说他们是新四军,用刀砍了他们俩的头。
  日本鬼子驻扎在含山上,他们担心新四军来袭击他们,放火烧了含山脚下附近的两个村庄,百名老百姓无家可归,妻离子散,流浪躲避到亲戚家度日。
  日本鬼子在含山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这一血与泪的歷史,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一定要向日本侵略者讨还血债,伸张正义,捍卫名族利益。
  下面是死者的家属及烧毁房屋财產的家属签名:
范加根、范阿荣、范阿毛、钟梦定、辅文来、辅四宝、汤子娜、汤丫头、陆文元

s0116-e s0116-p1 s0116-p2 s0116-p3 s0116-p4 s0116-p5 s0116-p6 s0116-p7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强奸(RA)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