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126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26
写信日期:1993-03-05
写信地址:湖南省怀柔市沅陵县
受害日期:1939-1941
受害地址:湖南省怀柔市沅陵县、湖北省武汉市汉口、江苏省徐州市沛县、湖北省黄石市
写信人:粟禹
受害人:粟禹的外公一家、粟禹的父母、杨秀玉、徐慧珍(杨秀玉的粟禹的表姑、徐慧珍是粟禹的老乡)
类别:轰炸、其它、强奸、(AB、OT、RA)
细节:”1941年9月的一天上午,日军飞机9架轰炸沅陵县城,扫射百姓致死伤200多人,炸死300多人,烧毁房屋4000多间,一万多人无家可归。粟禹的外公一家14人被炸死,房屋炸毁12间。要求日本赔偿10亿美元。1941年11月初,7个亲人在湖北省汉口被日本抓走,粟禹的父亲和叔叔被日军强迫修“防事”,其中小叔劳累不慎掉河里淹死了,最后逃走的只有父亲和母亲,其它人都至今下落不明。要求赔偿350万美元。1940年5月粟禹表姑杨秀玉家所在的村子被日军实行“三光”政策,房屋全被烧光,杀了多人,姑姑和表妹被四十多个日军轮奸两个多小时,最后被活活捅死。要求日本赔偿150万美元。:1939年8月徐慧珍和丈夫带着孩子看病时候被抓,丈夫被带走当苦力,徐慧珍被多次强奸和轮奸,自己逃脱时候丈夫和孩子已经死了。”

 

童增先生:
  你好,我看了湖南《妇女报》93年2月25日记者周光玉对你的专访报道,你在“索赔”工作中已有显著成绩,且在全国都已很有名声。我很佩服,同时,也完全支持你的努力,并代表受害者及其亲人家属向你表示衷心地感谢!
  日本军在侵华史上所犯的罪行是不可饶恕的,数不尽的骨肉同胞惨死,残害在他们的魔爪之下,惨不忍睹。激起受害者及其亲人的无比愤怒。当前,要求日本政府尽快作出赔偿答复,“索赔”已刻不容缓。在给日本政府的签名“索赔书”上请代我签名!
  我的家人,亲戚也曾惨遭日军的残害,我作为受害者后代及其亲属有权要求日本政府作出赔偿!
  我这里附来四份“索赔”材料,需要什么手续请代我办理。因为我这里地处偏远,交通不便,但是,如果需要,请来信说明,我一定来京一趟。总之,有“索赔”进展情况,请你来信告之。
  关于徐惠珍的那份材料,我是按她口述情况整理出来的,也是反复跟她说服后才讲出实情的。她住在我附近的一个村子,是五保户,目前身体状况不好,都不能自理生活了。她的话仍然夹着湖北口音,但记忆淡漠了。我只好作为她的托办人办理了。
  其实,我这几份材料也全拜托你给予办理了。请你向同志样认真负责地保管并办理好有关手续,到时得感谢你的帮忙了!
  祝你在“索赔”工作取得新的发展,等到好消息传来。
  来京再会!
  祝好!
△(材料中有字、句差错等问题,因水平有限,如需整理,请代劳。)
△(请你一定负责办理并保管好材料,千万不能遗失)

同志:湖南沅陵栗坡乡政府粟禹
邮政编码:419616
1993.3.5

赔偿要求

  一九四一年九月的一天上午,日军飞机一队九架空袭沅陵城,当时沅陵没有防务设施,飞机狂轰滥炸,扫射正在满街游玩和做买卖的无[辜]百姓。满街百姓惊慌失措,纷纷躲进屋里和通河桥下的水沟里,这时,美国在沅陵办的“天主教堂”屋顶上升起了一面小白旗,除此目探未炸对,其他地方滥炸,当发现人群纷纷往河街逃跑时,先是机枪射,然后扔下两颗炸弹,再扔下两颗燃烧弹。机枪扫射死伤200多人,炸弹炸死3000多人,烧毁房屋从通河桥至中南门一截街,现场统计4000多间,一万多人无家可归,惨不忍睹。我外公、舅一家十四人在通河桥被当场炸死,烧毁房屋两栋,合计12间。这些无[辜]死亡的百姓和财产损失,罪行全在日军的轰炸。因此,要求日本政府赔偿生命,财产损失费10亿美元,以慰死难生灵。
  特此要求。
  日军飞机轮番轰炸,除炸死人、烧毁房屋外,还炸毁火力发电厂一座。

湖南沅陵栗坡乡政府 粟禹
邮政编码:419616
一九九三年三月五日

赔偿要求

  一九四一年十一月初,我父亲当时24岁,我母亲22岁,带领两个叔叔,大叔22岁,小叔20岁,和两个姑姑,大姑19岁,小姑17岁,及姨姨18岁,一行七人,从沅陵乘木船出发去南京大外公家谋生计,当到汉口改乘木帆船沿江车去途中,遇见日军一艘汽艇,一中队长模样令汽艇靠近木船,发现船舱里有十几个男[青]年和八个年轻女子,便令士兵带他们上汽艇,掉头往回开,将这些年轻人带到日军据点里去了。我父亲,母亲及叔、姑、姨都被带进去了。我父亲和叔叔整天给日军修“防事”,有日军看押。一次,我的小叔因劳累过度不慎滑到河里淹死了。我母亲及姑、姨被带进据点后就分开了,不知去向。我母亲说是在据点里给日军“洗衣”、“做饭”。在据点里半年多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据点被炸,日军乱作一团,我父亲和母亲得以逃生。所叔、姑、姨四人死活不知。我的父母流浪回到乡下。父亲因积劳成疾,不到50岁,便匆匆离开人世。父亲死时,我才10岁,母亲便悄悄跟我说了那段“经历”。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可恨我母亲也已早早离开了人世。
  我外公及舅一家十四口人被日军飞机扔炸弹无[辜]炸死,我家七口人也受到日军的欺凌和残害至死,损失何等惨重,特要求赔偿生命及人生损失350万美元。
  特此要求。

湖南沅陵栗坡乡政府 粟禹
邮政编码:419616
一九九三年三月五日

赔偿要求

  我表姑杨秀玉,于民国初随姑父出处逃荒到苏北郭庄,表姑便给郭有勤家做童养媳。后来与郭有勤结了婚。1940年5月,这年表姑36岁,生有四个小孩,长女郭春秀,17岁,丈夫郭有勤9岁,全家8口人,上有父母,下有小孩,生活十分困苦。一天上午,母女俩外出采野菜,中午回家,日军正在郭庄施行“三光”政策,全村一片火海,房屋全烧光,杀死不少人,这时,他们见母女二人回来,长相俊俏,小队长首先抓住小姑娘的衣服便剥个精光,施行强奸,母亲见此状便过来拼命,这时周围的士兵一哄而上,也将其衣服,裤子剥个精光,施行轮奸,四十多个日本兵对母女俩实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轮奸,然后小队长抽出指挥刀,从母女俩的阴道里捅进去,将母女俩活活捅死。这此之前,郭家房屋被烧,郭家大小六口人全被杀死,母女俩被捅死,我表姑一家8口人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烧毁房屋一栋。1959年10月,我刚满11岁,我随我表叔去表姑家见亲,到了郭家未见表姑一家人时,才听到当时已有50多岁的老人目睹此景说了上述一段实情,贫穷和善良是我表姑一家人的特征。可惜还没赶上幸福的生活,便早早地、无[辜]地被日军惨害至死,至今在我心灵深处仍留下不可磨灭的创痛。我要求日本政府赔偿生命和财产损失150万美元。
  特此要求。

湖南沅陵栗坡乡政府 粟禹
邮政编码:419616
一九九三年三月五

赔偿要求

  我叫徐惠珍,现年76岁,原籍湖北黄石市郊村。1939年8月下旬,那时我21岁。一天,和我爱人带着刚满一岁的小孩去娘家。小孩在路上已伤风,在娘家两天病情加重,四处寻医,无奈第三天回家。路上,遇见一小队日本兵,强行将我们带到日军驻地。小孩因病重未得及[时]治疗,当晚便死去了。第二天,小队长派人将我爱人押去做苦力,我也被小队长叫去,他白天奸污了我,随后连陪他睡三晚,从第四天开始,不分白天黑夜都有士兵轮奸我,多有十几人,少有七——八人。就这样在日军里熬过了两年非人的生活,有一次日军遭到游击,日军都打散了。我躲在一个小凹地方藏起来,在夜幕中我逃出了魔爪。我的丈夫也死了,我无家可归,流浪到汉口,随后又流落到长沙,几经周折,才在这乡下安身,但此后终身无生养,心身惨遭摧残,还死了两条人命,生活无着落,靠政府救济营生。我要求日本政府赔偿心身、生命损失40万美元,以度晚年,了此残身。
  我的要求赔偿委托粟禹同志代。

受害者:徐慧珍
湖南省沅陵县栗坡乡人民政府 粟禹代办
邮政编码:419616
一九九三年三月三日

s0126-e1 s0126-e2 s0126-p1 s0126-p2 s0126-p3 s0126-p4 s0126-p5

其它(OT), 强奸(RA),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