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137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37
写信日期:1993-02-26
写信地址:甘肃省兰州市
受害日期:1943-03
受害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
写信人:鲍福臣
受害人:鲍福臣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3年3月鲍福臣等人在田里劳动时候,被日军抓,被逼做劳工。

 

童增同志:
  今天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给你我们这些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受过迫害和心灵创伤的代言人写信,我们万分感激您这一正义的举动,你不辞辛苦给我们申张正义。
  我是河北省定兴县张里村人,现在是甘肃兰州铁路局河口工务段退休工人,家住:兰州市可口南车站工务段家属区邮编730094鲍福臣。
  1943年3月我们正在田野里务农,突然来了一帮日本兵,它们不分青红皂白,把我们给抓了起来,用枪打我们,押到定兴县,关在一间大房里,我不知道这些日本鬼子让我们干什么,心里一直很紧张,因为家中还有父母,我是家中的劳动力,这要有个好歹我可怎么办呢,所以产生了逃跑的念头,因为看守很紧,也就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事过几天,日本兵把我们每个人都用绳子捆起来押上了火车送到了天津塘古日本兵营,在那里待了大概13天日本兵用刺刀把我们押解到日本的大轮船上开了大概七八天左右到了日本这样我们又被火车送到了一个我们完全陌生的地方。到地方就开始了我们不知那天是出头之日的苦力,后来听懂日语的人说这是日本的福道县宫万村,附近有一个城市,听日本语叫“阿个马子”。开始我们是从山上运石头,这种活又苦又累还很危险,一天吃不饱穿的是衣不遮体的破衣,吃是掺了稻糠的馍馍,还是有定量,睡的是夏天虫咬蚊顶(“顶”编辑为“叮”),冬天不保暖的工栅,每天还要提防日本监工的无故打骂,稍不注意就会受到非人的暴打。这样的生活的日子里我们一天天的敖(“敖”编辑为“熬”)着。到了冬天,我们的处境就更惨了,手和脚都冻的肿的很大,但是还要干活、现在我的脚和手还有明显的冻伤痕。有一次不知因为什么事,日本人对我大打出手,打的我路不能走,吃水吃饭都很困难,就这样我还得干活。就这样我在日本受尽了折磨,吃尽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就这样过了两年后,我们抗日战争胜利了,日本受到了世界舆论的追责不得已把我用美国的轮船送回了我们自己的祖国。
  这些事我回忆起来是很心酸的往事,我是93年2月23日见93年2月3日的文摘周报(四川日报主办)第644期中看到的,心中很激动,我们就是要《向日本国讨公道》讨回我们的公道,知道您为我们这些深受日本鬼子的迫害的人说公道话,我们从心里感谢您,我也急切盼着您的回信,给我说句知心话,希你在百忙的工作中给我回信
  让日本赔偿我的损失
祝你工作顺利

兰州铁路局河口南工务段
鲍福臣
1993.2.26号

s0137-e s0137-p1 s0137-p2 s0137-p3 s0137-p4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