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161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61
写信日期:1993-02-28
写信地址:贵州省福泉市福泉县
受害日期:1940
受害地址:山西省上饶市玉山县
写信人:陈显福
受害人:陈显福
类别:其它、轰炸(AB,OT)
细节:陈显福老家是山西省上饶市玉山县人,1940年夏天,全家四人离开家避难,日本就烧光了其房屋。

 

童增同志:
你好!
我意外地在四川出版的《文摘周报》,今年二月三日刊载了题为《向日本国讨公道》一篇激动人心的报道,文中简要的介绍了你为当年日寇侵华时期中国民间受害及损失的同胞要日方赔偿损失做了很大努力,对于你的这一正义之举表示崇高的敬意。
我是江西省上饶专区玉山县人,今年已是六十岁了,1949年八月响应共产党毛主席解放大西南的伟大号召,随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五兵团西进支队来到贵州,至今已有四十三个年头了。人进入老年总容易回想过去,尤其是看过报纸所载报道,更勾起了我对五十年前的遐思:我的家住玉山县城横路街,当时家有父母,两个姐,我共五人(大姐出嫁较早),父亲经营寿木行,生活可居中等水平,那时的我(1937年)刚开始进初小读书,尚能懂得一些事理,在我读书的期间里,日寇已侵占了东三省,并不断对我国领土继续扩张侵犯,每天飞机大炮任意轰炸,百姓生活不得安宁,民国党蒋介石不抗日,反而对抗日同胞加以残害,因此没有多久日军终于占领了江南大部分土地,其势极为疯狂,就在1940年夏,由于形势非常危急,某天的一个早晨(详细记不清),我的父母亲带着我的姐弟全家四人提着一个三层饭盒离家到附近山上去暂时避难,打算晚上还回到家去,谁知直到天黑日本鬼子却进到玉山城,顷刻间只见城里城外火光冲天,强盗们开始实施着他们的所谓“三光”政策。逃难者站在山上流着眼泪呼天喊地,撕心裂胆,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房屋财产被熊熊烈火吞噬着,一直烧了几天几夜终算熄灭。
自此之后,我们全家除了那个随身的饭盒外,房屋、财务全都化为灰烬,只得连夜逃往乡下,哀求亲友们暂时救援,就这样东拼西凑熬过两个月的苦难生活,全家老小身体都受到很大的损害。
后来,由于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以及强大的中国人民奋勇抗战终于把日寇赶出了中国土地,我们重又回到了县城寄居在亲戚家的一间破旧厢房里。父亲开始经营一点小摊贩生意维持全家基本生活,不到两年的时间,由于生活与居住条件太差,父母同时染上重病(痢疾)无钱医治,病情日趋严重,在相隔一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去世。从此,我只得由大姐丈收留抚养,直到49年解放。
以上我简要地诉述介绍了我的一段悲惨经历,类似我家这样的受害者中国有成千上万,我们呼吁所有遭受日本侵略军残害的中国同胞都能起来控诉,掀起一个大规模的签名运动,并坚决向日本国讨还损失。
当年我家被日寇烧毁的房屋是旧式砖瓦木板结构,面积约五百平方,若按现时造价需币30万左右。还有被烧掉的家什用具,衣服帐被等亦须值五千元。我提的要求希望能得到你和有关部门以及所有受害者的支持和协助,现我离首都太远,这件事应该怎么办,北京地区情况如何?希望能收到您的来信。
谢谢

贵州福泉县供销社离休干部
陈显福(人名章)
93.2.28

s0161-e s0161-p1 s0161-p2 s0161-p3 s0161-p4

其它(OT),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