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17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72
写信日期:1993-09-24
写信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陈忠义
受害人:陈忠孝、陈忠顺(陈忠义是他们的堂弟)
类别:轰炸(AB)
细节:陈忠孝和陈忠顺开的石粉厂被轰炸。
 

童增先生:
  你好,工作顺利!
  我收到了寄来的武汉地区受难同胞通讯录,看后发现上面有几处打有圈号,其中我的号上也打了,又见到第二页有陈炳松和陈炳堂的名,顿时我才想起以前会见你,多是谈韩国人的事情就匆匆的分手了,这是我忽视了。据索赔形势的发展,已到达联合国,已受理,在亚洲各国调查二战时受害情况,当然任何人都不能例外,现在这里说明一下陈炳松,陈炳堂二人和我的关系。
  我的父亲陈其凌和陈炳松、陈炳堂的祖父陈其云是同胞亲兄弟,陈其云是我的叔父,定居安徽省灵璧县开设一家面粉加工厂,名下生有二男二女,大子陈忠孝,二子陈忠顺,是我的叔伯兄长,他们比我年纪大,各为捌到陆岁,[卢]沟桥七七抗日后,日军空军狂轰乱炸,他们的石粉厂连中三弹,全部家産毁于一旦,接连日军攻克台儿庄,直逼徐州从东北三省、河北、山东等地的难民[像]潮水一般往后方逃,就在这时我叔父陈其云病故在家乡,随之前线战事,不利谣言四起,搞得人心惶惶,坐卧不安,随即全家决定到武汉投奔伯父陈其凌,我的婶母带着二儿二女,还有两个新媳妇。1938年他一家人正在路途中,日本军就顺江而上,打下南京,过了芜湖,在路上我的婶母也病了,为了治好病再走,只有在芜湖停下来,他们到达汉口时日本已占武汉几月了,他们[哪]知我们汉口,他们的伯父家的遭遇不比他们安徽好,也是一贫如洗,不比七七事变前陈忠孝来武汉小住时,正值我父亲在湖南衡阳铁路包六座桥后的[象],日本帝国主义就像洪水猛兽,对受害国人民的罪恶行为到今天还没有了结。
  1949年陈忠孝被国民党军抓夫去后一直无有音信
  1960年陈忠顺去云南做生意时亡故于车祸
  特此作以上说明,致
祝你健康
并请代问候李定国先生好

陈忠义
9.24

s0172-e s0172-p1 s0172-p2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