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17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76
写信日期:2000-07-19
写信地址:云南省德宏州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信中未提
写信人:张成义
受害人:信中未提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

童增主任:
久先音讯,甚念!
涵意几点:
1.请求研究索赔标准。历来执行方景荣寄来贵阳典范计算,阅“对日索赔纪实”一书,发觉欠妥!请参看资料附后。
2.纵观我中华同胞难友赴东京起诉,案子败诉在日本法官面前。日本法官胆大包天,执行日本宪法、法律,代替国际法宣判,怎能不败诉呢!我堂堂战胜国难友,无人当场抗议。战败国的日本法庭是世界上最野蛮的法庭。实在叫人心理难予平衡!
3.童主任云:将德宏军票案归类香港索赔协会,共同并肩起诉,协调效果如何?念念!特别是港方通讯地[址]不详难予联系,实在为难。
立盼速示点点!最后,我们滇西德宏组织意见:凡我中华名族民间索赔对日起诉案,统统转向国际法院诉讼。要求联合国派遣法官来战胜国中国的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香港等任何一个城市设分庭审理判决为上策。
谨此 颂祝
福安!

张成義手笔
2000年七月十九日

  而令人痛心不解的是,中国,作为日本侵略战争的主要战场,集中了日军兵力80%,在日军杀光、烧光、抢光的政策下,简直成了鬼子兵的屠场,有2000万中国平民,40万中国军人悲惨被杀,灾难深重的中国大陆,至今仅提出一项索赔诉讼。这令全世界深深叹息,也令各国包括日本没有经历过那场战争灾难的中、青年一代怀疑:“中国及人民是不是战争受是?”难怪日本的法务大臣敢放肆地胡言说,南京大屠杀是“捏造”。
面对日本某些人的翻案叫嚣,以及堆积如山的不服远东国际军事裁判的翻案材料,我们绝不能再要愚昧的善良,也没有必要以放弃合法的权力为代价,维护没有公正前提的“世世代代友好”,而应向英勇的犹太人民族、向韩国战时被抓的从军慰安妇、劳工及遗属索要赔款的斗争精神学习。再沉默拖延下去就是对死给者的最大不敬。
因此,姜维久先生提出:
从1952年起,日本政府根据《战时战作病者、战殁者及遗属等援护法》,每年支给每位战时旧军人士兵最低104万日元抚恤赔偿。按此最低标准计算,战时被惨杀死亡的2000万中国平民及遗属每年就该得到:1,040,000×20,000,000=20兆8千亿日元×50年=1040兆日元,按1995年4月5日,国际市场1美元兑换85日元的最近比价折合美元为12兆2352亿9400万美元;略估被抓劳工,(包括在大陆被迫劳役)、慰安妇、受迫害俘虏等生存者(对战后死亡者,应氢其战时被劳役、使用、伤残、抚恤费支付给遗属),劳工500万,加慰安妇20万,俘虏受害者10万,共530万人×1,040,000日元=5兆5120亿日元×50年=275兆6000亿日元,折合3兆2423亿5千万美元;被炸平民房屋及财产,被他平房、私人企业财物等估算为300亿美元,民间个人受害赔偿总数为15兆5075亿美元。
正是由于日本有这些实际的行动,所以,在1988年8月下旬,当日本读卖新闻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中国社会调查系统联合进行的关于中日关系双边社会舆论调查结果,得出了令人沉思的结果。

s0176-e s0176-p1 s0176-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