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187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87
写信日期:1993-03-26(信封日期)
写信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县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县
写信人:隋新一
受害人:隋新一的父亲
类别:谋杀(MU)
细节:我父亲是湖南省岳阳县人,在1941年冬天日军侵略家乡,父亲帮助他人逃生,最后和另外两个人被抓,并且父亲被杀害。

 

关于日寇无辜残酷杀害我父要求“索赔”问题的报告

日本国驻中国大使馆负责先生们:
我看了一九九三年二月十五日湖南妇女报题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访“索赔”行动发起人童增先生,本报记者周辉玉,这大版报导还刊登了有关慰安妇等重要受害内容,我连看了几遍,揭起我思想上有很大震惊和对鬼子的深仇大恨。
我父隋次卿当年四十一岁,出生父母早亡,家境贫寒,文盲,手工艺工人(瓦匠)家住湖南省岳阳县荣家湾区友爱乡隋受九屋坊,于一九四一年冬月初是日本侵略者进攻我地第三次,在当时炮火纷飞的大乱中,我父带领全家八口人,去现在的滨湖村第六组罗家庄躲兵。初七日下午突然一支日军经过罗家庄向前迈进,当时我们大小二三十人认为到楼上躲一下就过身了。谁知要扎营。部分骑兵到罗家庄过夜。鬼子一进屋就杀猪宰鸡翻箱倒柜抄家,全楼的人都吓得魂不附体。一趐想逃出罗网的紧急关头,我父上屋救出全楼的人后,因两个鬼子上屋,将未逃脱的我父亲和其他五人押下来,除我父之外,我冒告诉父我等四人都先后逃走了。第二天黑早就开了差,这次我父掳去的共有三人(晚上抓去的两人)。被掳去回来的隋金谷说我父亲大儿子没有去向,又想起全家还有七口人。母亲,我是大儿子十五岁,女十三岁,十一岁,子九岁,五岁,小女刚生下来十天。我倘若回不去,孤儿寡母生活怎么办,我父行坐痛哭,万分焦急的情况下,不知何时何地将我父残酷杀害了,尸体无处寻,可怜啊!我父掳去后,我母子七人上无伯下无叔,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无田无地,无依无靠,只得看牛讨米做短工纺棉布,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不到一年两个弟妹重病无钱治疗不幸死亡。回想一九三八年八月鬼子第一次进攻我地烧焚我祖父隋保盛房屋五间,回顾我地四十多年前日本侵略军在我地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三光政策惨无人道,无恶不作,天也不容。中国人民对日恨之入骨,日寇对我家造成了家破人亡,经济损失无法计算。现又无法给父报仇,现要求日本国对我家损失赔偿人民币伍万元。最后要求童增先生接报告后复我一信,今后还有什么手续如何办。
受害者大儿子隋新一(人名章),现年六十七岁,于一九五二年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五五年提拔国家干部,一九八〇年底已退休。
寄信地址 中国湖南省岳阳县荣家湾城关镇劳保服装厂 隋收

s0187-e1 s0187-e2 s0187-p1 s0187-p2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