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190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90
写信日期:1992-09-10
写信地址:安徽省铜陵市
受害日期:1939
受害地址:安徽省铜陵市铜陵县
写信人:盛昌明、何奇刚、
受害人:何伯五(何奇刚的父亲)、汪世俊、徐茂发、徐修生、吴永清、盛畏三(盛昌明的父亲)
类别:谋杀、其它(MU、OT)
细节:在一次偶然机会在《文摘周刊》看到你的对日报道,我们赞成签名。安徽省铜陵市铜陵县遭到日军侵略时候,何奇刚的父亲何伯五在1939年农历12月23日被日军逮捕,被拦腰截断,塞进麻袋抛入长江,同时受害的有汪世俊、徐茂发、徐修生、吴永清等人。盛昌明的父亲盛畏三,因为日军跟踪逮捕被迫自杀。我们认为有必要对日索赔。

 

童增同志:
您好!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92年6月28日的《文摘周刊》(安徽日报社编辑)上看到一则报道:“中国民间对日索赔问题。”其中提到您在去年春天已向全国人大递交了要求民间对日索赔的意见书。一年来,全国已有1万人签名赞成这一意见书。文章还提到您的目标是要达到1亿人签名。目前正在酝酿登记成立中国民间对日受害索赔的组织。对此,我们表示非常赞成和拥护。对您本人我们表示由衷的感谢。因为我们是受害者的亲属。
日本鬼子侵略我国,给我国和我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我们铜陵也不例外,也同样遭到深重的灾难。我们是安徽省铜陵县董唐乡人。我们两人的父亲都是“农抗会”会员,自日本鬼子侵占铜陵以后。我们的父亲先后遭到杀害。何奇刚的父亲何伯玉,是1939年年农历腊月23日被捕的,随后带至大通镇,大年30那天惨遭杀害。其杀害的手段,是极其残忍的,不是直接枪决,而是将受害者拦腰截断,塞入麻袋,抛入长江。同时受害的有:汪世俊、徐茂发、徐修生、吴永清、王××……(都是董唐乡的人,其他乡的记不清了)盛昌明的父亲盛畏三是1940年农历2月份,由于日本鬼子和汉奸徐朝干、吴克仁的跟踪追捕,而被迫自杀的。日本鬼子杀人手段之凶残,惨无人道。受害者的亲属劫后之苦,苦不堪言。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少有的大雪,雪深没膝。天寒地冻,家破人亡,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受害者悲惨地死去,受害者的亲属几十年痛苦地活着。回想起来,多么令人痛心。所以我们认为,现在要求对日索赔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非常及时的。
日本鬼子自1938年侵占铜陵,1945年投降,八年期间,铜陵人民先后直接受害和间接受害者,我们估计不下千余人。所以我们认为在全国到达到1亿人签名是可行的。问题在于受害者和受害者的亲属,不知道这一信息,就难以签名了。
我们看到上述一则报道后,本想立即给您写信以表达我们的心愿。考虑到是否有此组织自上而下进行登记签名。我们等了近两个月,没听到动静,只好来信打扰您了。我们恳切请求您能将此事做好,以表达全国人民,特别是受害者和受害者的亲属的心愿。
我们有三点希望和要求:
一、坚决要求对日索赔。
二、成立一个组织,进行登记签名。让所有受害者和受害者的亲属知道这一情况,以便对日索赔。最好通过本县、市有关部门。
三、如果由受害者直接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需要经过哪些手续?望能告知。因为我们最近又在92.8.30《文摘周刊》上看到一则报道“中国‘慰安妇’首次对日提出索赔”。
时间已过几十年了,我们两人都已年届“而顺”之年,此事一直是我们心中的一块石头,真是“不思量,自难忘”。也无法对儿孙讲清楚。“文革”期间我们都曾为此而背上“黑锅”。(本来“农抗会员”为抗日而牺牲,应为烈属,因当时我们年轻,不懂政策,没有解决)。如果能将此事办成,对生者是一点安慰,对死者也是一点安慰。
为此特来信,并作为申请登记,请您替我们做主。并盼复信。另外,您如果有事要我们去做,请来信、来电通知,我们一定照办。
此致
敬礼

中共安徽省铜陵市纪委 盛昌明
安徽省铜陵县新华书店 何奇刚
92.9.10

  中共安徽省铜陵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附:盛昌明 邮编:240000
电话:05612-33905

s0190-e s0190-p1 s0190-p2 s0190-p3 s0190-p4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