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196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196
写信日期:1993-08-15
写信地址:陕西省安康市
受害日期:1940-09-03
受害地址:陕西省安康市
写信人:赵书申
受害人:赵书申等人
类别:轰炸(AB)
细节:1940年9月3日,日军36架飞机对陕西省安康市平民区轰炸,死800多人。其中赵书申家糕点铺被炸,家人被炸死3个,死伤共7人。信中有多人支持对日索赔的签名。

 

童增同志:
  您好!
  寄来有关资料收到后,即在关心此事的一些老同志间传阅并相聚座读,就一个地方响应和支持对日索赔问题,达成共识,赞同并支持向“两会”建议讨论提出索赔,鉴于当前国内外的形势,[真]的实施有相当难度,但必须把握时机,作不懈努力。即建议“两会讨论和提出索赔,是形成更广泛的民间行动的重要步骤。《建议书》宜分别送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以便能从两个方面形成议案,提交大会讨论。同时,也应有受害者及其亲属,直接向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提出索赔要求,随函寄上的复印件,供存用备查。
  关于《支持“二战”受害者对日索赔的几点共识》上签名的几位同志,具体情况简介为下:
  张子美:66岁,退休干部,原安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安康地区生物研究所所长;
  许卜年:68岁,原安康市政协副主席,陕西省政协委员,陕西省安康师专校长;
  葛咏萍:82岁,原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安康市民盟负责人;
  王保扬:62岁,原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老年体协主席;
  罗华:66岁,离休干部;
  黄祖生:66岁,离休干部;
  赵书申:62岁,湖北化学研究所部级工程师;
  高家骅:65岁,原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副编审,县志主编。
  以上几位联系地址,均可直接联系,或经我转送。
  顺致
大安!

高家骅
九月一日

安康县志
第十四节 日本侵略军空袭县城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军频繁派飞机空袭四川重庆、凉山等主要目标,安康先后遭到日机四次轰炸,损失最大的一次是1940年9月3日(农历八月初二),日机36架对和平居民狂轰滥炸,倾泻燃烧弹、毒气弹500多枚,加之机枪扫射,老城、新城损失惨重。
  当日早晨7时许,安康发出空袭警报,城内机关、学校、店铺、居民纷纷出城,逃往黄土梁、陈家沟、屈家河和汉江北岸山沟中。约9时,警钟响起紧急警报,敌机从远空过境。到下午1时解除警报,饥渴疲劳的人群陆续回城。但不到一小时,突然又发警报。由于天天跑警报,未遭到轰炸,人们大意起来,有的说,“一发警报,上楼睡觉”。这次不同,接着就是紧急警报,只有十几分钟,敌机12架已从西而东临空而下,刹时爆炸声震耳欲聋,如山崩地裂,同时伴有机枪扫射声。第二批、第三批各12架飞机接连俯冲,投弹、燃烧,整个城区乌烟蔽日。据目击者回忆,当时的老城到处是火场,一街两巷房舍十毁其九断壁残垣,瓦砾狼藉,死尸遍地,焦头烂额,面目难辨。北马道庙台子一家正为小孩做“满月”,除产妇和婴儿幸存外,聚此30余人全被炸死。金银巷口福泰昌点心铺,一家死伤七人。有的残肢断臂挂吊在树梢屋檐之上。邮电局营业室全部被毁,信件纸灰到处飞扬。安康中学仪器室也被烧毁。陕西会馆(今人武部)存放贸易公司约百万斤桐油中弹着火,烟柱冲天,数日不熄。活着的人们从倒塌的屋中仓惶奔出,呼儿唤女,扶老携幼,盲目地向城外奔逃。大小南门外的堤上,沿路都有躺着尸体和受伤者。新城南井街一个炸弹使10人丧生,兴安师范有7名学生遇难。从老城土西门到大什字,就有无名尸体100余具。此次日寇轰炸安康,死难800余人。

关于支持“二战”受害者对日索赔的几点共识

  一、1972年9月29日《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本方面对过去的战争表示反省”。这句话没有明确日方对“过去战争”属发动者的侵略性质,“反省”一次也比较含混。中国政府“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战争赔偿要求”,表现力着眼大局,宽大为怀;但并不包含民间受害者不予索赔之意。中日建交以来,日本政府遮掩侵华战争的历史责任,缺乏明确的认罪态度,日本军国主义残余势力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言行,时有发生。最近,日本政府有了重大变化,但受害赔偿的实施并非易事。中国人民不会忘记,日本军国主义者“二战”期间在华所犯的严重罪行,有权向日本索赔。这一行动是为了促使日本政府实施对侵华历史的认罪行动,遏制日本军国主义残余势力,是有利于维护和平、实现中日两国人民真正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正义之举。
  二、支持北京童增关于民间对日索赔的主张,赞同高级知识分子和知名人士继续向“两会”建议,将对日索赔分别提请“两会”审议和讨论。“二战”期间,陕西的安康地方曾遭到日本侵略军的狂轰滥炸,幸存者和千万受害者家属,对国家、民族当年所受的屈辱,记忆犹新,并载入地方志书永志不忘。我们还要继续搜集整理这方面的史料,用以教育后代,并采取相应的适当形式、力争索赔实现。
  三、基于以上共识,我们支持向日本索赔以伸张正义。这种纯属地方公益的民间活动,必会得到各届有识之士的赞同。同仁愿配合有关组织和团体,对“二战”受害者及其记录的索赔要求,尽所能提供咨询的义务,但不经理具有经济实意的义务,不募集活动基金,谢绝一切赠礼及赞助。
  联络人(签名) 张子美 许卜年 葛咏萍 王保扬
          罗 华 黄祖生 赵书申 高家骅

一九九三年九月三日

日本驻中国大使馆:
  抗日战争期间,陕西省安康市的和平居民,曾遭到日本侵略军数次狂轰滥炸。1940年9月3日(农历八月初二),日机36架轮番轰炸扫射安康城区,死难800余人。我家福泰昌糕点铺在空难中全部被毁,死伤七人;我的祖父、祖母和大姐,均死于空袭,我母亲抱护着吃奶的妹妹,自己腰部中弹二十余处,无法取出,第五天即含恨去世。当时,全程遍布浓烟,烈火燃烧数日不灭,到处是尸体、瓦砾。此情此景,虽相去53年,我亦年逾花甲,但当年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罪行,至今记忆犹新,对亲人蒙难,国家、民族遭受的灾难和屈辱,断难忘怀。
  二战结束后,特别是中日建交以来,[尽]管中国政府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然而,遭受战争巨大灾难的中国人民,绝不会忘记日本侵略者在发动侵华战争中所犯下的灭绝人性的罪行;也不能容忍日本当政者几十年来对侵华历史所持的含混态度和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言行。我们完全支持北京童增先生向日本国要求二战受害赔偿的行动。作为二战中受害者的亲属,是战祸的幸存者,也是历史的见证人,绝不放弃向日本提出索赔要求的正当权利。我们将以此次行动,遏制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维护世界和平,为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真正友好下去,做出自己的应有努力,直到日本国正式谢罪,向中国人民道歉、赔偿。

受害人亲属 赵书申(62岁,高级工程师)
经历鉴证者 高家骅(65岁,《安康县志》主编)
1993年8月15日于陕西•安康

s0196-e s0196-p1 s0196-p2 s0196-p3 s0196-p4 s0196-p5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