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20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202

写信日期:1993-09-30

写信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受害日期:1938-09/10

受害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写信人:柳长智

受害人:柳长智的父亲

类别:轰炸(AB)

细节:1938年9月到10月间,日军轰炸武汉市及邻近地区,父亲被炸死。

 

大使先生:
  您好!现将我及我的家人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受害情况和要求向您反应,希望得到明确的答复
  一九二八年九一十月间,日本飞机轰炸武汉及其邻近地区,我随父母一家三口逃往四川,途经湖北沙洋时,正行日本飞机轰炸,当时我父亲前往商店买吃食,经过一水塘边时,正好被日本飞机扔下的炸弹炸死。听到幸存者的报信,母亲赶到现场,发现了一支鞋,尸体已被炸飞散,已无法收尸,加之情况紧急,母亲只得带着我(我当时年仅一岁)随逃乱队伍一起奔向四川,先到重庆,再到成都,最后在雅安定居下来。
  由于父亲的去世,我的幼年和童年在心灵上和生活上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战乱时期孤儿寡母维持生活之艰难是可想而之的,母亲先后给人当保母,教乡村小学……艰难地熬到了战争的结束,我母亲终身未改嫁,由于生活坎坷,辛劳成疾已于一九七九年去世,年仅64岁。我的这段经历,除了在我的人事档案中有记载以外,目前在世的人中有几位完全了解情况:1、吴龙宝(女)76岁,湖北省黄陂县王家河旅社退休职工;2、柳孝德(男)74岁,北京市北京科技大学理化系退休教师;3、柳蔚吾(女)76岁,安徽省合肥市省人民银行顾问等。
  鉴于以上情况,我和我的家人是这次侵略战争的直接受害者。当然,目前的日本政府已不是当年的军国主义的政府,而且中日两国是友好邻邦,我国政府已放弃了国家间的战争赔偿要求。但是,这场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灾乱是客观存在的,不可抹煞的现实,我们作为受害个人,要求日本政府进行民间赔偿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诚肯希望大使先生向贵国政转达我们的要求,并希望得到妥善处理。
  此致
敬礼!

受害人:柳长智
1993.9.30

通信地址:武昌马房山武汉工学院21#信箱
邮政编码:430070
电话:027-714593-2240(办)
   027-728452  (宅)

s0202-e s0202-p1 s0202-p2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