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205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205
写信日期:1993-03-01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1944-01-26
受害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写信人:陈立新
受害人:陈长云(陈立新父亲)
类别:劳工(SL)
细节:陈立新老家是在河北省邢台市南宫县,1943年4月为躲避日本烧杀掠夺,全家五口逃到辽宁省沈阳市。但在1944年1月26日其父亲陈长云还是被日军抓去做劳工,以后音讯全无。

 

童增先生:
  您好!
  我是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招待所的职工陈立新。读了93年2月27日沈阳日报刊登的「向日本国讨公道」的文章,我激动得泪流满面,悲痛心情难以抑制。因为我生身父亲就是当年日本侵华战争时期被日本人抓劳工抓走的,至今未归。父亲和我们全家都是受害者,因此我控诉日本政府,无视人权,残害中国劳工的罪行,向日本国讨公道。
  我家原籍在河北省南宫县段络头村,父亲叫陈长云、母亲王凤珍、大姐陈玉兰、二姐陈桂兰,我叫陈立新。43年4月为了逃避日本兵的烧杀掳夺,父亲领我全家五口人,从老家河北来到辽宁沈阳。在沈阳北郊新城子区王驿屯村落户。全家的生活靠父亲打工或往沈阳市内捣米面等做小本生意维持。就在44年1月26日这天,我父亲和同村邻居田宝玉二人在沈阳南站北侧老道口卖米时,被日本兵抓了劳工。田宝玉当年二十岁,国兵年龄,抓后即放。我父亲43岁强行押往沈阳南站拘留。田宝玉向我家报了信,我母亲哭着奔向南站,恰巧看到日本兵挥着刀枪,向火车上赶劳工。母亲在[捆]绑着的劳工队里,看到了父亲,泣不成声,拼命向前扑。日本兵喊着用长枪往后猛推我母亲。父亲望着母亲,无可奈何被押上车。母亲眼睁睁望着载着劳工的列车向沈北方向开去,母亲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第二天母亲苏醒过来回到家中两眼发直,嗓子说不出话,呆呆发愣,病了一个多月。
  父亲被抓,我家深受其害,五口人的生活没有着落。当年母亲三十岁,大姐十二岁,二姐九岁,我六岁,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呀?母亲总是哭着领着我们三个孩子沿街乞讨,经常因为要不着饭而挨饿。为了生活,母亲白天讨饭晚上给人家洗做衣服,我们衣着褴褛,冬天没有棉衣,冻得身上发紫。一九四八年冬天雪下得特别大,街上被大雪封闭,要饭走不了路,怎么办?母亲对我们说:「你父亲也没有个信,今后的生活怎么办?我不能看着你们饿死」。只能走这条路了,于是给我们找了个继父。后来继父虐待我们,对我们经常打骂,不给饱饭吃。生活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我们骨瘦如柴,疾病缠身,母亲上火,急得患了白内障,眼睛几乎失明。后来我们又继续讨饭,两个姐姐当了童工。因为念不起书,现在都是文[盲]。我十三岁这年沈阳解放了才入了学校。因缴不起学杂费,老师及同学们都看不起我。
  日本人抓走我父亲当劳工。至今未归,惨遭杀害,使我全家似掉入苦海,在精神上和经济上蒙受深重的灾难。这些痛苦和灾难都是日本政府的侵华政策造成的恶果。因此向日本国讨公道。我强烈要求日本国向死难的中国劳工家属正式谢罪,赔偿我们的损失。
  童增先生:以上就是父亲被抓劳工的实际情况及父亲走后家中的苦难生活。
  根据充实,到新城子区王驿屯调查都能有大量人证。我母亲现年78岁,曾经多次在新城子区忆苦大会上控诉过日本兵的抓劳工罪行。至于怎样向日本国交涉,通过[哪]些部门和途径我不清楚。请您给指示多加帮助,不胜感谢!

我的地址:辽宁沈阳苏家屯区招待所
陈立新
93.3.1
电话4505

s0205-es0205-p1s0205-p2s0205-p3s0205-p4s0205-p5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