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207

信扫描序列号:s0207
写信日期:1993-03-20
写信地址:辽宁省铁岭市
受害日期:1945
受害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写信人:吴国金
受害人:吴国金及家人
类别:其它(OT)
细节:在辽宁省沈阳市日本企业工作三个月后,家人都下肢瘫痪,当时工厂不负责。现在要求日本赔偿。

 

童增同志:
  我看到您发表的文章我从内心中高兴,中国成立四十多年的时间。就关于日本人在中国欺压我们中国人就没有敢说敢理的情况还要他们赔偿,我真太高兴了。童增同志我真感谢您的行动,我就是受害者的一家人。
  我在1945年的旧历5月初8日,在沈阳市铁西区笃工街满洲涂料工业株式会社作工作,我只作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垮台了,那时我在厂子里二小家庭四口人,其中有我叔叔26岁我弟弟15岁,我的老婆19岁,我24岁,我是伪满的国兵是汽车队出身,我到厂子里时间经常和日本人反对干架,我在这个厂子里时间就干三个月,突然就在1945年旧历5月8日我的这一小家庭四口人都下肢双腿瘫痪在炕上,后来我厂子里领导她们不管,不到两个月他们就垮台了,无条件投降了,他们分批回国了,我也就回家了。我们三个男的双腿不好使,在炕上瘫了三年时间,后来拿二个棍子能慢慢的走,两条腿顺地走[抬]不起来,我们这四口人被日本人毒害到这个地步,后来我弟弟活之感到无味,用一碗卤水没过10分钟就死去了。我那老婆将好就离婚了。我叔叔跟儿子去了,我这一家人只剩我一个人还活着,那时我家还很穷,我二弟四弟五弟都参加八路军去了,以后我受军属照顾,经人介绍搞了一个有毛病的半路老伴生了一个唯一的独生女儿,现在我们老两口子都在女儿家过活,去年因为生活困难,我给中央残联和中央民政部都不管,头些日子见到了童增同志的发表文章,我太苦拉,其中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992年3月11日发表讲话说日中战争中的民间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赔偿损失。童增同志向日本要求赔偿损失须要什么手续和证明。希望同志给我一个回音是盼,我家现在死的死,离的离,走的走,只有我一人,我现年73岁了,有当地人民政府出证是否可以,我去年拿两个棍子去省方没人管,去县里也没有人管,只是推到村里大队去吧。今天日本国可以赔偿损失拉,多亏童增同志的费心和日本国的交涉,办理的结果,我现在多么希望童增同志的回信我能见到回信,我好由当地政府办理一切手续,我有可能前去北京见到童增同志,真是我的亲人一样。您今年才37岁,有多少受害者感谢您哪,今天见到了[青]天拉。在日本时代我们当亡国奴的味[道]真是不好受的呀,就是日本的小孩子就能[随]便的打骂我们大人,我当了几年的国兵我很不服气他们也不行。最后弄个双腿残废,49年正,弄个家破人亡,弟弟死了,老婆离了,叔叔走了。同情的童增同志,上封信不知收到没有,是三月四日邮去的,我今又邮去同样的信里同志,见信回音为盼。
  我的回信地点是辽宁省铁苓县亿河镇英守屯村,信皮名要写我儿女名叫吴永杰就行。

受害者叫吴国全 特敬之
邮编码:112608
1993年3月20日写

s0207-e s0207-p1 s0207-p2 s0207-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