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218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218
写信日期:1993-01-08
写信地址:四川省重庆市
受害日期:1935、1938
受害地址:山东省淄博市
写信人:赵秀兰
受害人:赵素芳
类别:轰炸(AB)
细节:1、房屋被烧。 2、1935年日本轰炸重庆,日本白天到处烧杀抢掠,为逃命只有不停的在山沟里跑来跑去。 3、1938年再次轰炸佛村。

 

童增同志:
  你好!
  我于去年12月中旬收到你的来信后感慨万分,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讲起,今拉拉杂杂谈与你,望莫见笑我这个年近九旬的老人啰嗦。有不当之处望来信指教。
  我是山东博山人(城市人口)嫁到山东淄川益都县蓼坞(现统称淄博)的。
  我第一个小孩是32年出世的,当时丈夫在电话局任局长家境十分的不错,属中等宽裕格家庭。丈夫以收藏书画(书以词典医药为主)及各种磁(“磁”编辑为“瓷”)器为爱好。家中日常生活用品多为德国造。自日本进中原,为躲日本烧杀抢的劫难,全家多次上山沟里逃生。房屋财产一次次被烧光抢光,最后只剩一床缝了又补的破被子一家人在山沟里御寒用。
  35年正是日本进中原之际第二个小孩出世了,日本飞机丢炸弹成天不停地轰炸,为活命只有整天围着大山转钻山沟。日本白天到处烧杀抢人,在山沟里见哪个方向有烟就是那个庄又遭难了。山沟里多冷又潮,整天不得安宁地拖着大孩子,抱着小孩子跑来跑去。(这时丈夫已去当八路了,我只记得他们司令叫蓼司令)。第2个小孩又惊又吓刚二岁多就一病不起的早早地走了。
  38年日本攻打佛村一仗把蓼司令的部队打的全军覆灭了,丈夫是在这一仗结束后从死人堆里逃出来的,为躲汉奸我们就往博山逃去了。当时我生怀第三个孩子快生了。去博山只能走羊肠小道,逃难的人多,只要听到飞机响,难逃的人群就乱跑,差点让牲口吧我挤到山崖下边去。第三个小孩才出世一周多岁,那真是聪明过人,过目不忘,记忆超人,真是人见人爱,众人都说我生了个神童。日本鬼子一攻打博山后就又开始了逃难的生涯,成天丢炸弹烧杀抢的,把孩子惊吓成疾过早逝去。当时我抱着死去的孩子(死去后的)是几天几天地不吃不喝……
  第四个孩子是属龙的,好不容易带到5岁,眼看快胜利了,日本更加疯狂地狂轰滥炸。大人孩子成天不得安宁,人心惶惶地,让孩子受了大凉上哪儿去找条件医病哪,活活发烧拖死了,当时我母亲也跑来我这里躲难了。
  丈夫家中二位老人当时年岁已高,也整天拄着拐躲飞机和鬼子的烧杀抢。42年时已是70多岁的人了,实在走不动了就到近点的山沟里躲着,那年是大贱年,地里收成又不好,吃糠都没有只有吃树皮和高粱杆芯子为主,老人就活活地饿死了。孩子们吃的拉不下屎来,大人用木棍抠的孩子哇哇直叫。
  日本发行过债券,那时农村根本不打粮食,劳动力根本不敢在家。与其被抓去给日本鬼子当炮灰和修炮楼,还不如逃出去参加八路打日本鬼子。利用战争空余时间劳作,就是地里有点收成也不够交公粮的,人们没有吃的只有买日本配给的混合面,排大队不说一天还几个价,还买不上。那时人们都说:孔子拜天坛五百当一元。日本鬼子坏,五百当一块。
  提起日本鬼子,人们都恨的牙痒痒的。战争间歇有空时,妇女们都大力支援前方打日本。无论是做庄稼还是送军鞋等等,只要有爱国之心的人一个赛一个地积极参加。
  这一场战争,活生生从我身边夺去两老人三个小孩的生命,当时家中男劳力都为躲日本去找八路游击队去了,主要劳动力丈夫一走就是我了,家里地里都是我打主力,把我从一个阔家小姐、太太变,成一个一无所有的过早衰老的农妇了。
  最小的孩子是生在日本投降前,如果不胜利的话也早没命了。那时也有些没良心的汉奸,指名我是八路太太,小小的孩子才几个月就得陪我坐监牢受日本鬼子的拷打……。
  先谈于此 余后详叙。望多多指教。
  此致
敬礼
  祝 安好!

赵素芳口述
赵秀兰执笔。
1993.1.3

通讯地址:重庆铁路分局工程承包公司 赵秀兰收

s0218-es0218-p1 s0218-p2 s0218-p3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