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24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246
写信日期:1993-04-26
写信地址:湖南省古丈县
受害日期:1940、1942
受害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县、广西省河池市南丹县
写信人:唐建国
受害人:唐建国的母亲、弟弟
类别:谋杀、强奸、轰炸、其它(MU、RA、AB、OT)
细节:我(唐建国)家是湖南省岳阳县一村庄的,在1940年前后,日军进村烧杀奸抢,我的母亲被杀,父亲带我们兄弟逃难到广西省桂林市。1942年日本入侵桂林市,我们逃到了河池市南丹县,一天白天我和弟弟在街上被日军轰炸,当时弟弟和其它多人被炸死,为此我向日本索赔15万至20万美元。

 

严正地向日本政府提出赔偿要求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在过去侵华战争中犯下了滔天罪行,杀害了我中华民族千千万万同胞,给我们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灾难,作为被日本鬼子杀害了我老辈和我兄弟的我来说。我一家在过去被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母亲被日本鬼子兵杀死,我弟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我父亲在逃难生病高烧,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好好一个家,就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攻占湖南、广西、贵州过程中,同全国遭受苦难农村农民一样,农村破产,家庭被毁,逃离他乡,离乡背井,流离失所。
  我家是在湖南省岳阳县荣家湾乡的一个村庄里,我是1937年出生的。约在1940年前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从北方到南方进入湖南省。(据有关报纸报道,日本前首相田中曾经在当时在日本侵略军中参加了侵华战争,攻打过湖南。)日本鬼子兵驻在岳阳新墙河北边,成天向新墙河南边打炮扫机枪……不时地冲过新墙河到村子里烧杀奸抢,见房子烧,见妇女、姑娘就强奸,见猪牛就牵就杀,见鸡鸭就抓杀,冲进村子前先是打炮,冲进村子时就是见人就打枪。除死了很多国民党兵外,老百姓也被枪杀了不少。在这一时期,农村里农民真苦啊!我母亲被折磨,被日本鬼子兵枪杀死了。我父亲一担箩筐挑着我兄弟妹叁人逃难出来,日子多么艰难。1942年前逃难到广西桂林,我父亲只好拉板车维持生计。由于生活苦,不久患上传染病高烧不止,我当时已记事了,看到父亲高烧神志不清,往水塘里跳,泡在水塘里不肯起来,当时幸好有我姑母接济帮助我们,不然我父亲会病死,我弟妹叁人就会被饿死。1942年,日本侵略军侵占广西桂林后,我们又只好逃难。逃难途中够艰难困苦的,一路上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少难民……携老扶幼,不分白天黑夜在步行,爬山涉水,走[哪]里宿在[哪]里。有的难民又被疾病折磨。一路上我看很多病倒起不来的人,路上有很多死去的人的尸体,只听大人讲快走,日本鬼子就在后面。我记得快进入贵州省前,广西靠近贵州,南丹、鹿寨、马尾一带,还有河池等地,我与大人们逃到南丹河池这一带,难民集中在这一带,在镇上街上,以物换物,进行交换。有卖吃的,有买卖东西的。一天,大白天,头上听到飞机轰轰响的声音,我和弟妹正在街上,只听大人们喊叫“不好了”,“鬼子飞机丢炸弹了”,接着,爆炸声起起,从街尾到街头,难民混乱中死的死,伤的伤,大火处处都是。我被大人抢救出来了,可我弟弟被炸死了。除此被炸死的难民无数,死的人太多了,有的被[震]死了。大火烧了两天两夜,我们又继续逃难,离开河池、南丹时,沿途我看到被炸死烧死的人外,还有被炸死烧焦的牛、猪等牲畜。路过马尾这个地方时,也看到很多被炸死的人和炸毁的房屋车辆……等。死的死,伤的伤,哭的哭,呻吟的呻吟,一片惨景。一路上逃难,有时吃不上食物,饿上一两天。我的鞋子走破了,没有鞋子穿,捡的破布包上又走,最后打着赤脚走,只知天天走。从热天走到冷天、下雪天,后到了贵州省贵阳市,被难民收容所收留,住在难民收容所,我病倒了,又冷又饿,又发热又腹泻,后被难民收容所医生诊为“回归热”传染病和“肠炎”。逃难中,特别到了冬天寒冷、大雪,有很多难民又被冻死饿死。我算命大,九死一生,终于活过来了。后来到1945年听说日本鬼子投降了。
  我的一家在过去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中遭受如此不幸,死去亲人,家庭破产,房屋被日本鬼子烧了,一家人离乡背井、流离失所。房屋被烧毁,母亲及弟弟被日本鬼子杀死炸死夺去生命。这一笔债、血和泪当然要现在日本政府偿还。我的一家仅仅是遭受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子迫害的千千万万个家庭中的一家。
  民间要求受害赔偿是我们遭受苦难的同胞的正义呼声!因为我们不能忘记同胞的苦难!受害索赔也是我们的权利,是我们正义的行动!
  我们中华民族的子孙有权了解历史的辉煌和屈辱,也有责任不忘却我们民族浸透着血和泪的历史。
  我向日本政府提出赔偿我一家过去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攻占湖南以后)的侵华战争中,日本鬼子兵烧毁我家房屋,杀死炸死我母亲我弟弟,夺去我亲人生命……父亲与我逃难中苦难生活患病受折磨,九死一生……精神上、生活上……整个遭受的损失。我正式提出向日本现政府索赔15万到20万美元。这一点钱并不能补偿过去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子所造成的损失。因为人死了,并不能复生。全中国在过去被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子所杀害的同胞千千万万,烧毁的房屋千千万万家,猪牛羊不知其数,使中国人民遭受了多么深重的损失和灾难!
  我们正式向日本政府索赔要求,并请童增先生帮我传达。向日本现政府转呈。
  并且再次表示,我在《向日本政府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表》上签上我唐建国的名字,并请童增先生帮我在这样的签名表上补上我的名字。
  受害索赔仅是一个方面,我们中国人并不贪钱,而是要通过这一正义行动和正当权利,使日本现政府认识过去日本帝国主义、日本侵略军在侵华战争中侵略中国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这个历史罪责,日本现政府应当正视,不能回避。今后决不能再发动侵略战争。要知道我们中国人,千千万万同胞们对过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行为一直至今是愤怒的、控诉的。
  当然过去已是成为历史。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我希望今后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成为朋友,友好往来。战争只会给两国人民带来灾难和痛苦。
  此呈
日本现政府

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
一个中国人 国家干部
唐建国
93.4.26

注:我是一个医务工作者,副主任医师,在古丈县人民医院工作。为县政协委员。现年57岁(56整)人。

亲爱的同胞:
  未能及时给您回信,敬请您谅解。
  您的来信已收到,我们对您和您的家人及千百万同胞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所遭受的苦难表示深切的同情。您向日本政府提出的受害索赔是完全正义的要求。受害赔偿,这是全中华民族的共同心声!
  中华民族的子孙有权了解历史的辉煌和屈辱,也有责任不忘却我们民族浸透着血和泪的历史。同胞们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愤怒控诉使我们思绪翻腾,心潮激荡。伸张正义,捍卫民族利益,已成为我们坚定的信念。
  对日受害索赔的正义呼声在国内外已经引起强烈的反响。目前,全国各地有许多受害同胞(包括台湾和香港同胞)都纷纷来信,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愤怒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的罪行以及给他们及他们的亲人造成的无可弥补的巨大损失,并严正地向日本政府提出了赔偿要求。来信已多达近千封,全国各地签名支持对日受害索赔的人数已达30多万人。有的同胞还自己制作了签名表格(《向日本政府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表》),并陆续征集到了许多人的签名,这些签名表您可以直接寄来。请不要上街公开地征集签名和以此公开募捐。
  肩负着历史屈辱的重压和同胞们的厚望,我们正在积极地开展工作:反映受害者的呼声,查找资料,从国际法方面寻找可靠的法律依据……为此我们需要您的大力协助,请您继续整理或搜集您(或您的亲人)的详细受害情况及您所知道的日军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罪证材料提供给我们。我们将继续和您保持联系!
  受害索赔,因为我们不能忘记同胞的苦难!
  受害索赔,是我们的权利!
  受害索赔,是正义的行动!
  致
礼!

童增
1992年12月13日
北京安华西里二区12楼中国老龄科研中心
邮政编码:100011
(此信聊作湖南妇女报社周辉玉回音)

注:此信已于93.4.26由湖南妇女报社寄来给我,我阅后,即时向童增先生回信。
唐建国笔

s0246-e s0246-p1 s0246-p2s0246-p3 s0246-p4 s0246-p5 s0246-p6

其它(OT), 强奸(RA),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