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290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290
写信日期:1993-11-10
写信地址: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
受害日期:1944-1945
受害地址: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
写信人:张天成
受害人:张天成、李世荣、张树龙、韩金喜
类别:劳工(SL)
细节:日本侵略我家乡时候, 山西省洪洞县有20多人被抓做劳工,现在幸存的有我们4个。张天成、李世荣、张树龙、韩金喜我们四个是在1944年6月从不同地方被抓的,同一批的有400多人,途中有多人死亡,我当时还是小孩。在1945年11月被送回国。

敬爱的:童增,齐鲁,陈健等领导同志:
  你们好!
  我们近日得知你们在百忙中,发起了向日本索赔这样的组织活动,我们很高兴,因为这是一件大好事,我认为这还能使一部分在为日本国的利益在被迫的强力劳动中将身体摧残多病的中国人,多活几年。
  洪纲县赵城镇,原来在被迫去日本当劳工的人,有近20多人,可现在活着的,只有我们四个人了。四个人还有两个有重病,一个中风病不能行走。一个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病。我们现在很高兴又精神起来了。因为还有你们这些热心的关心我们领导。就(“就”编辑为“即”)便搞不成,我们也感谢各位领导。但希望能成功。
  此致
祝身体健康
  工作顺利

张天成
1993年11月10日

申请向“日本索赔”由

  张天成,现年70岁,原系临汾县刘村镇北卧口村人,现住洪纲县赵城镇棉花站,南院。
  李世荣,洪纲县堤村乡李村人,现住在家。
  张树龙,洪纲县赵城镇东街人,现住在家。
  韩金喜,临汾县,土门镇李午村人,现住在家。
  我们四个人是从不同的地方,被日军被俘的。1944年的六月份在日军的押送下乘火车送到太原集中营,在集中营干的牛马活,过的非人的生活。
  在当年的八月份,日本人在集中营要劳工,在被迫的情况下,我们被抽到了劳工队,由太原经石家庄,北京,天津,到达塘沽,在此经过换装,整队,小队,中队,大队,一批二百多人先乘船走,他们到日本后,在福[冈]钢铁厂华工管理所,固定那里劳动。我们大概四百多人,后乘船走了好几天,在日本的门市下船,在门市经过衣物消毒,和个人洗澡,而后又乘坐火车途大[阪],到达东京的深川区茨城县华工管理所。当时因为数人有病,还不断的死人,[在]劳动单位也没[联]系好,所以通过十多天的生活疗理,大部分人的身体回复正常,这就开始了紧张的劳动。我们的劳动没有固定的单位,而是车站,工厂,轮船,木船上都干,那里要多少人就去多少人。近的走着去,远的坐车去,但劳动特别累,像我们当时还是个孩子,但是在木船上卸盐,一担一百好几,一担就是四个小时,在轮船上装卸麻袋,每袋一百七、八十斤,干一天腰痛、腿酸、胳膊麻,实在受不了。就这样一直干到1945年的八月份,大火烧了我们所有的劳动厂所,才算[停]了劳动。吃的不好,黑白面到有些菜,但一年没吃上肉。
  过了五天左右,劳管人员又带我们徒步走到新泻县的华工管理,到那里又是紧张劳动,但只在轮船上,煤、盐、粮食之类,有时也有水泥。但吃的东西更差了,如橡子面,好难吃。总而言之,受苦不小,生活不好。
  直到美军在新泻县登陆才结束了我们在日本的苦力劳动。
  到十一月份,在美军的护送下,到达祖国的塘沽下船。由国民政府人员迎接到了天津的北洋大学,办理回国手续。而后听说要抓兵,我们坐上火车,各奔东西。
  还有一些问题,如去日走的途中死了的怎么办,到了日本死了的怎么办,回国途中死了的怎么办,回到家里死了的怎么办。请领导能来回信说明一下,将来我们有感谢之恩。
  此致
祝领导工作顺利
  身体健康。

代笔人 张天成
1993年11月10日

s0290-e s0290-p1 s0290-p2s0290-p3s0290-p4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