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293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293
写信日期:1993-11-04
写信地址:山东省青岛市
受害日期:1945-01-06(农历)
受害地址:北京市
写信人:姜厚粤
受害人:姜厚粤
类别:谋杀、其它(MU、OT)
细节:1945年,日本逮捕我(姜厚婨)父亲,一去无回。母亲是画家,父亲被抓时候,母亲的画被日军抢走。信中寄来报刊上的相关报道,作者张寿康,标题“深切怀念爱国学者姜忠奎先生”大概内容如下:1945年正月初六我去向北京西四北弓弦胡同的叔明师(姜忠奎字叔明)拜年发现他被抓,再此之前国学书院的王孝通就被抓了,最终叔明师和五位国学书院的学友被杀。

 

童先生:
  您好!
  因孤陋寡闻,辗转见到湖南妇女报,得知您站在爱国主义和维护世界和平的高度,为千万计的深受日寇侵略者之害的国人伸张正义。这一令人尊崇的义举,使我几十年的梦想成真,告慰父母在天之灵的日子已为时不远。特郑重向您致敬!经费如需赞助,愿效绵薄。
  现将北京师院张寿康教授怀念我父的文案寄给您,再把文中未提到的出事原因简述如下:
  一九四四年初夏,国学书院首届结业时,担任院长的大汉奸王揖唐(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在第一班训话时,学生王斌生用弹弓将室里灯泡射碎。王贼怒不可遏,查问谁人所为,斌生君毫不掩饰地承认;王贼问其为何如此放肆,对曰:国破尚不惜,何惜一灯泡!王贼语塞,愤然离去,从此怀恨在心。
  斌生君一个关系密切的同学(此人为谁,父亲未提),知其家中有一部集体合著的预测未来的手稿,在一种不可告人的居心的驱使下,向王贼告了密。稿中附有一张我父母及王斌生、王孝通、商玄微、吕葵序、吕秀常的合影。日寇宪兵队就是按这张照片,于一九四四年腊月初八,先将五位学生逮捕,而后又于次年阴历正月初六凌晨二时,将我父亲劫走,一去无回,年仅四十八岁。我母是逮捕学生前的阴历七月十三日病逝,相比之下,倒是幸运了。前后不足半年,我们兄弟姊妹六人:厚娍、厚燕、厚婨、厚齐、厚粤、厚媖,一下沦为孤哀子。大姐厚娍十五岁,小妹厚媖才四岁,凄苦之状,非言可喻。此事引起北京学术界不小震动。日寇投降后,一些著名学者和广大学生纷纷登报追寻和谴责,均无结果。国民党军事法庭审判宪兵队军曹中川正雄时,军官说:姜叔明是共产党,他的学生会是共产党,问其在哪杀害的,他说没杀害,于五月份转交藤井队长,送往东三省罚劳工了(这些档案资料可能在台湾)。这样,国民党再未深究。然而父亲他们并非共产党,所以共产党也不重视。我们兄弟姊妹从此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弃儿。弃儿的命运不如狗啊!当然,这个帐仍应记在日寇头上,因为水是他们搅浑的!
  我父亲对儒家经义(易经等)的钻研造诣极深,曾将心得撰成《纬史论微》和《纬学》两部论著。我们仅知他有三次预测:一是七七事变回乡避乱时,为当今云南武术大师沙国政写下四句话:武术超群,环球闻誉;技艺绝伦,到处留名。当时沙大师的武艺平平,此语看来太夸张。然而半个世纪后,沙大师历尽坎坷,九死一生,而那四句话都应验了,为此沙大师感慨尤深。二是一九三九年底,日寇攻占了家乡,居不得宁,父母仍携子女来到北京,临行时,根据各种迹象对后事的作出预决,记述成文,也都准确无误地应验了。第三次预决,也就是被日寇抄去的这部集体合著,估计文中涉及到日寇必将灭亡,中国之未来当属延安等结论性的论断。当时日寇还很凶恶,而国共两党力量对比又那么悬殊,但这论断最终还是应验了。这就是为什么连最发达的国家对我们数千万年前的《易经》要当成谜来研究的原因所在。然而告密者以此利用了日寇,日寇又利用了国民党,最后受害的却成了我们,多么可悲!
  我父著作等身,抗战前的十余种论著,据张寿康教授说,国家图书馆均有收藏,有的台湾学术界还在出版。而抗战后的论著,父亲一概拒绝出版,所知道的有:《荀子注释》、《经说类抄》、《纬学》、《金文图识礼徽》、《国学史纲》(又名《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文化史》)、《说文小笺》、《韡斋文集》、《韡斋学记》、《韡斋诗集》、《梅花诗选》、《韡斋铁笔》等十余种及那部被抄去的不知名的论著。日寇劫走我父后,七八个鬼子驻守在我家,一应物品逐件翻腾,父亲的手稿,书架中珍贵的书画,有些被掳走,余者随手扔在地上,堆积如山,任其铁蹄往复践踏,最终遗失一空。这些,日本赔得起吗!
  我母钟佩怀,字令瑜,别号蕉阳女子,广东蕉岭人,北大艺术学院中国画专部门毕业后,与我父结婚,斋号《●●堂》。母亲是位颇有成就的画家。在日寇入主的黑暗年月里,为使最可怜的孤哀幼女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她立志创办女子贫民学校。为筹集资金,她变卖首饰,拼命节衣缩食,大量画作馈赠亲友以求赞助,这些努力仍无济于事,遂又从事殖货之术,以多产之躯,历长阻之路,频频往返于上海、青岛等地,终因积劳成疾,一病不起,卒时仅四十五岁。父亲遭劫后,母亲的画被劫毁一空,这些,日本赔得起吗!
  四十八岁,那是学者的黄金年华啊!父亲那永远找不回来的十几种手稿和黄金年华,日本赔得起吗!
  我们六个孤哀子,历尽苦难,中途夭折两人,这些,日本赔得起吗!
  国学书院同难的学生,王斌生祖籍河北曲阳,其时住在前门外,其兄王植楷是中医,王孝通祖籍安徽霍邱,时为北大嵩祝寺图书馆管理员,住在沙滩北,其父王潜刚是书法家,商玄微、吕葵序、吕秀常三人均为山东文登人,玄微和葵序时在伪法院供职。以上五君,毕业时均获硕士学位,可谓一代民族精英,然却壮志未酬身先死,这些,日本赔得起吗!
  国学书院另一位山东莒县籍学生官荣芸后,同时误落日寇宪兵之手,因身患肺痨,不堪受刑,奄奄一息中获释,不久即离开人世。还有我们一位家庭教师王叶藻(女),二十岁出头,高中毕业,因哑噪及父亲病逝而无力升学和寻不到职业,因而受聘来我家。她祖籍湖北,家有幼弟及老母。与我父同被宪兵带走。一个月后,她获释归来,神情紧张,满脸倦容,问她什么也不肯说,收拾完祖籍的东西就走了,此后再未见面。解放后,她回了湖北老家,因不知其详细地址,故无从联系。她被日寇抓去后,一肯被奸污。她如健在,年龄六十五左右。这些,日本应给予经济赔偿并谢罪!
  另外,我曾写回忆父母的文章《雨露春晖》,收在《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二期内。年初又撰《●●堂传略》,被《东方文艺》(北京朝阳区定福庄二号煤炭管理干部学院电教大楼内)杂志社,连载在93年第二期和第四期上,父母生平主要事迹,均在文中。如要知道详情,可找此刊一阅,我手上没有。
  童先生,见此信后,务请抽暇回我一信,以使我心中踏实,我是从十几岁时就四处访寻了!还需提供哪些材料,以及在哪些报刊上经常出现对日索赔活动的文案,也请指点一下。
  再次对您表示由衷的感谢。日后如有机会到青岛,务请光临寒舍一叙,不胜荣幸。
  此致
敬礼!

姜厚粤笔
93.11.4

联系地址:青岛市冠县支路4号301户姜厚婨
邮政编码:266011
童先生:您日后如有机会到台湾,请费心察阅当年审讯日寇宪兵军曹中川正雄和大汉奸王揖唐的档案资料,内中或许记载了有关逮捕我父亲及其学生的情况,这样就不难知道告密者是谁。

姜厚粤又及。

深切怀念爱国学者姜忠奎先生
张寿康

  姜忠奎师逝世已经46年了,我们十分怀念他。
  姜忠奎,字叔明,又字韡斋,号星烂,是一位著名经学家、语言文字学家和爱国学者。
  记得1945年农历正月初六下午,我和北京师大同窗李文蔚同去北京西四北弓弦胡同一号给叔明师拜年。走进院子后就感到情况异常,院内物品狼藉,一些花盆被打碎,一种不祥的预感压抑着我们。进屋以后听师弟、师妹讲,当天上午姜先生已被日本宪兵队捕去。我们如果上午来,恐怕也会被宪兵抓走。
  那年年前,我曾听说国学书院的王孝通君被日本宪兵队抓去,便劝先生躲一躲,但先生执意不肯。后来才知道,宪兵在孝通君处搜出了马列著作,还带走了一张有吕葵序、商玄微、吕秀常、王斌生、王孝通、李迪如诸君与叔明师在北海园内桥头照的一张像片(李迪如过年时已回沧州老家,幸免于难)。日本宪兵按图索骥,逮捕了先生和其他国学书院四位同窗。他们被捕后一直没有音讯。我和同学曾托黄孝纾先生(当时任北京艺专校长)向伪华北政务委员会督办王荫泰请求营救,遭到拒绝。之后叔明师和五位国学书院的学友一块被日寇杀害了。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军事法庭曾审判日本军曹中川正雄。在法庭上,我和李文蔚等都曾出庭作证。罪犯对此事也供认不讳。
  在北京师范大学国文系读书期间,我从叔明师学习“群经大义”课。先生常说:“治经学要先学做人,明是非,知荣辱,做有利于民族的事。”他还多次让我阅读《南烬纪闻》。这本记述宋代徽、钦二帝北掳的书,我们每每读之,知事感时,为之泪下。先生让我们阅读这本书,就是教育我们不要忘记国耻。除在课堂上听先生讲《群经大义》外,我也曾多次去弓弦胡同一号向先生学《说文解字》。先生的国学造诣颇深,在语言文字学方面堪称专精,在古音学和阐释文字的构造原理方面都有独到见解。先生的治学之道是“学必得利人利民”,主张有目的地读书学习。先生也的确身体力行了这些治学之道。在先生的居室,悬有两副对联:一副上联是“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下联是“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上联是骆宾王《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中的话;下联是诸葛亮《出师表》中的话。这幅对联清楚地表明了叔明师在日伪期间的心境和坚决反对日寇侵华的政治态度。另一幅的上联是“量不能容物真废物”,下联是“学必得利人才是人”。表明叔明师的治学态度和利国利民的学术思想。先生见到汉奸王揖唐在报上发表的竭见日本天皇《外臣感激此心同》诗后,痛骂王揖唐卖国求荣的卑鄙无耻行径,清楚地昭示了先生藐视、憎恨日寇、汉奸的爱国热情。先生抱着抗日爱国之志,离我们而去了,谁知在日寇铁蹄下的“乱世”,连性命也不能“苟全”,但先生的高风亮节,道德文章是不会让人忘记的。
  叔明师1897年(清光绪23年)生于山东荣成市石岛镇,1916年在北京师从著名经学家、史学家、《新元史》的作者柯劭忞先生;191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从陈衍、辜鸿铭、姚永朴等先生学;1926年任河南中州大学教授;1932年任北京大学教授;同年又任山东大学教授。日寇侵占青岛,先生回石岛原籍。以后日寇侵占石岛,先生才返回北京,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和国学书院教授(李迪如何牺牲的五位学友都是国学书院学生)。先生在京期间,日寇汉奸千方百计让他出任伪职,遭到先生断然拒绝。先生曾在许多学生面前明确指出,日寇侵华注定要失败;延安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由于先生的坚决态度,始终不屈服于日寇的压力,日寇终于在抗战胜利前夕逮捕并杀害了他。
  先生遭难后,著名画家溥儒先生曾作《姜叔明先生集诔并序》,以示纪念。
  (作者张寿康系中国修辞学会会长、北京师范学院教授)

s0293-e s0293-p1 s0293-p2s0293-p3 s0293-p4 s0293-p5s0293-p6 s0293-p7 s0293-p8s0293-p9s0293-p10

其它(OT), 劳工(SL),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