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314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314
写信日期:1993-03-02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1944
受害地址:辽宁省营口市盖州市(原盖县)
写信人:佟顺之
受害人:佟顺之及同乡
类别:劳工(SL)
细节:日军1944年2月在辽宁省盖县的农村征集劳工,每户适龄青壮年征,我替父亲去了,全县共去了四百多人。吃不饱,穿不暖,干重活,挨打,期间我去二十多人,被迫做近一年的劳工,对日提起索赔,不知道怎么做请告知。

 

童增同志:
你好!
我是辽宁省供销社的离休干部,在一些报刊上看到你为中国人,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被迫做慰安妇和劳工,提出申诉要求赔偿损失,做了大量工作,为我们遭受过苦难的劳工们说了心里话,向你表示深深的感谢。
我于1944年2月被迫做过近一年的劳工,也想提示赔偿的要求,但不知怎么提,向[哪]里提。特向你求助,请在百忙中告知。谢谢。
附:简要经过情况。

佟顺之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日

被强迫去做劳工的经过

  日本军国主义侵占东北的1944年2月间,在辽宁省盖县农村强行征集农民去做劳工,按户口适龄青壮年征。当时我父亲佟心民适龄被征。他是家中只要劳动力,那时我18岁。就顶替父亲的名字去做了劳动,去后按父亲的名字呼唤我。
全县共去了四百多人,被编成了一个大队,乘坐闷罐车(现称棚车)由日本兵荷枪实弹押运,火车运行三天三宿,到达中蒙边境的五岔沟车站。途中从车外紧锁车门,不准途中下车,车内放置一个长方型木箱供解大便用。下火车后又步行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山沟里,不准外出,从此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有日本兵、宪兵,日本工头和各级队长带领为其修筑土建军事工程。一直干到大雪纷飞时节,才把我们这批劳工押送回原籍盖县。
住的是30米长、5米宽的自搭的席棚子。一头开门,中间挖沟做为进出通道,两边住人,每个席棚子里住百人左右,夏天闷热,蚊蝇叮咬,夜间很难睡觉。
吃的主食是苞米粒和混合面窝窝头。副食是盐水煮黄豆。每顿饭按重量分着吃,吃不饱就挖野菜或捕捉蛙蛇煮着充饥。根本看不到荤腥(鱼、肉)
由于繁重的体力劳动,穿的衣服和鞋,磨损非常严重,有些人赤身裸体、光着脚干活,生病得不到医治,还有随时都可能遭到各种上司的毒打。一同去的工友大部分骨瘦如柴,死去有20余人,人人身危,盼望能早日生还。
当时不知道初一、十五和什么季节。看到月亮的圆缺和草木的青黄来判断季节。日常生活极其简陋,用破棉絮夹旧布条搓揉取火,用桦树皮缝制食具,用水泥袋纸御寒遮盖。总之那时的生活是极其艰苦和悲惨的,至今已近50年了。能够活到现在的已经不多了。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日本给予受害赔偿。

受害者:佟顺之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日

通讯处: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南大街48号
110031
辽宁省供销社老干部处转

s0314-e s0314-p1 s0314-p2 s0314-p3 s0314-p4 s0314-p5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