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334

信扫描序列号:s0334
写信日期:1994-02-20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罗平凡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索赔,询问下一步对日索赔有什么打算。

 

尊敬的童增同志:
  您好!
  春节前曾去一函,汇报第二次名单布置后前来签字的情况。
  当年和我一同在哈尔滨入狱的夏云步同志生前曾是大连海运学院教授,已去世。一个偶然的机会,和他的子女取得联系。其长子夏宗纲同志是大连铁道学院副教授。(其爱人松秋也是大连铁道学院的副教授)已列入第一次签名名单。他三弟夏宗魏是北京航空航天工业部华天机械研究所总工程师,他爱人王丽龄是特技教师,均是高级知识分子。
  上次他们四位高级知识分子已列表报到您处。
  夏宗魏工作单位:华天机电研究所,地址在北京海淀区东道沟南里三号。邮编:100081。家住北京西坝河牛里31栋306室,邮编:100028,宅电:4660559
  顷接大连夏宗纲同志来信,此次春节夏宗魏回大连看望高堂老母之便,夏宗纲把我们的索赔工作情况和把我给他去信给夏宗魏看了,他们都一致表示支持这一正义事业,当然也意识到这一工作的艰苦性和长期性。但为了父亲及当年的受害的父老兄弟姐妹们,愿意为索赔工作做些贡献,他把您的地址、宅电号码记去,准备回北京后同您联系。
  我们考虑到您工作忙,要照顾到全国索赔工作,没有时间写信。沈阳来信[人便]不多,您家里有电话,他家里也有电话,联系方便,有什么您告诉他,他再写信给我们,这样既减轻了您的工作负担,我们也能及时互通消息,及时得到您的帮助和指示。都是索赔家属子女又非常可靠可以信赖。
  另外还有我外孙女(女儿的女儿),她叫王蕾,在沈阳金杯大厦总服务台工作。她可以夜间同您通话,我已把您的宅电电话号码告诉她。如果她夜间跟您通话,有什么事您也可以告诉她,然后她转达给我。这些人都是可靠的,今后我想通过这两条渠道向您联系能够及时准确。
  关于瓦房店邵德清,他是一位穷困老人,他写来一份自信书面材料,他日伪时期四次出劳工(出卖劳力),我让他把这段历史,详细整理材料。因为生活困难又瘫痪,能否写来材料,如果不能,只能把那份自份体材料给您寄去。无论如何帮助这位穷困老人,参加索赔。
  辽宁省阜新市发电厂的曲焕忱(他原是沈阳水泵厂动力车间工人,已退休。发电厂是他的单位)在二月十六日来我家签字,回阜新后还想找当年受日本残害的老工人,一同参加索赔。
  沈阳水泵厂设备处的高方才同志,介绍他们厂基建处王之冕同志来信要求参加对日索赔,我已经给他回信,让他准备书面材料,前来参加索赔。
  我因为身体关系,现在不能出去联系,我已用书面材料向王群力、郝曼华、王书刚(复印材料)、胡广文、郁其文、夏宗纲、王若清(王群力父亲)做书面汇报。
  (第一次签名总结,第二次名单的工作布置,以及我们收到费用的财务收支情况汇报。郝曼华同志春节前到我家来过,她准备约正月初六到北京去,顺便想到您那里详谈一切,不知郝曼华同志去了没有?其他同志没有到我家来。
  于学年同志曾经来过我家,我把第一次名单当中有六位同志没来签名,地址写给于学军同志,他说春节过后帮我联系一下,到现在还没来,情况不详。
  沈阳一切情况想通过北京夏宗魏同志联系,或将来让我外孙女王蕾夜间和您通话,然后让他(她)们转达给我。
  纸短情长,苦难尽忘!据报载日本方面的首相将于三月访华,不知您那里有没有什么打算?念念。
  敬请
身体健康,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罗平凡
1994年2月20日于家中

s0334-e s0334-p1 s0334-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