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381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381
写信日期:1993-04-14
写信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
受害日期:1943
受害地址:湖南省长沙市
写信人:何锡君
受害人:何锡君的父亲、叔叔
类别:轰炸、劳工(AB、SL)
细节:1943年日军入侵湖南省对长沙市进行轰炸,逃走过程中我父亲、叔叔共3人抓走做挑夫。

 

童增同志:
  您好!
  前几天我同位朋友聊天时,[悉]而他讲到北京有个单位正在进行活动,联系一些在日本鬼子入侵中国时,给我们老百姓造成的损失,在同有关方面磋商提出民间索赔的事。他建议我给您们来封信,介绍我家受害情况,同您取得联系。因为这是全民族的事,我将尽全力工作,为此难同胞讨还血债,为我中华民族[伸]张正义。老百姓的事不能由一个人说了算,他代表不了广大老百姓,老百姓的事要老百姓同意才行,这样的事没有经人大表态,没有[征]求老百姓意见不行。
  时间大概四三年,日本鬼子入侵湖南省,我当时只有六岁多,当时长沙乌云满天,湘江河水在控诉日本人罪行,老百姓一遍[慌]乱盲目的四处逃难,我家当时十三口人,祖母、父亲何寿董、大叔何福海、二叔何铿、我妈廖桃贞、弟何立兴、妹何容华、我何锡君、大婶、弟何东成、弟,当时跟我家逃难有个徒弟刘春华(后来任长沙橡胶厂工会主席)另加我妈当时怀孕。共计十三口人。途径湖南、广西、贵州三省,当时主要是前行沿途横尸遍野,广大难民没吃没住、没穿,[受]病真是苦不难言,加上日本鬼子飞机轰炸,国民党兵发难民财,等待着的对老百姓来讲只有死路一条。我妹容华死在冷水滩,弟立兴活活丢在路上,大人都跑不动,又没吃的抱不动,只好丢了。我妈路上生的一个弟,不到一个星期也死了,祖母病死在柳外,大婶及三个弟弟冲散在逃难途中,一个徒弟也冲散了,当我们走走到广西独山时,近一个叫上司的地方时,当时正是早上,日本鬼子来了,将我父亲叔叔共三人抓走去做他们挑夫,当天夜里我二叔跑回,找到我妈和我,经一年时间,我们才回到长沙。日本鬼子投降后,我父亲、大叔拖着九死一生的病驱才回长沙,徒弟刘春华也于四五年回来。全家十三口人去逃难,最后只回来六口人。
  像我家这种情况何止千万,这是民族仇、民族恨,现在要日本政府索赔,我看是合理合法的。对于这样的壮事,我建议要早搞快搞,发动广大群众搞,因为对我们来讲时间不多了,我逃难时只有六岁多,而且现在[已]五十六岁了,还能活几天,当时的成年人恐怕到今天不多了。我父亲、二个叔叔也去逝了,唯一活着的人证只有我妈、我、刘春华老人了。我本人是五六年入伍,在空军工作,八二年才转业,随爱人转到石家庄的。我计划今年回长沙去,同妈妈好好讲讲这件事,在多的了解一些情况,更多的联络一些难友,成立一个小组给您们以[声]援,我们共同努力向日本政府讨还血债,以报答我们死去的亲人,今来信请入档备查,并盼望您回信给予指示。
  祝万事顺利

来信人 何锡君
1993年4月14日于石家庄

通讯地址 河北省石家庄市飞机制造厂宿舍28栋3门203号
邮编 050062

s0381-e s0381-p1 s0381-p2s0381-p3 s0381-p4

劳工(SL),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