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411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11
写信日期:1992-11-05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江苏省南京市
写信人:毛福民
受害人:毛福民及其孩子
类别:轰炸(AB)
细节:抗战时期我的孩子办的中学被日军轰炸,校舍被炸毁,我的2个孩子被炸死。为了生存,我去买米回来的路上被日军发现,放狗咬我,我腿上被咬了5口,至今有疤痕。信中寄来受伤腿部照片。

 

尊敬的先生:
  请接受一个行将入土之人的敬意。
  从92年10月的读者文摘里知道了你们为国人所做的好事。感谢你们这些好人,多亏有你们在伸张正义,因而历史没有忘记我这个受害人。
  我的丈夫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一生从教。我有6个孩子,在抗战前,丈夫在上海虹口区梧州路办起了一所金陵中学,占地1000多平方米,500多学生就读。正当学校办得颇有规模时,“八一三”大轰炸来临了。一霎时天翻地复(“复”编辑“覆”),惨绝人寰。转眼间校舍成了废虚(“虚”编辑为“墟”)。更惨的是二个孩子被炸死,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转眼被毁,丈夫一气之下去了四川重庆教书,他不愿做亡国奴,我也赞成,可一家连孩子五口的重担落在我肩上,我不能眼看孩子饿死,就穿越封锁线去郊区买米。因日本兵对上海实行了封锁,市内买户口米,我也挤不上,买不起,所以只得铤而走险,在9月10号的下午,我正背着25斤米过壕沟时被鬼子宪兵发现了。只听一声呼啸,二只狼狗吐着血红的舌头朝我扑来,我被扑倒在地,双脚乱蹬,那凶恶的狼狗在我腿上咬了五口。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那双腿鲜血淋淋,至今小腿和大腿上还留有5个疤痕。每当看见这五个疤,我就满腔怒火,这是日本宪兵侵华的罪证,是血腥侵华战争的烙印。
  自“八一三”上海沦陷后,丈夫不愿当亡国奴,去了四川教书,我去买米又遭狗咬,不能眼看孩子饿死,等二腿伤好了一点,就带着四个孩子一路要饭去四川寻夫。从上海到重庆,一直走了一年半。兵荒马乱,忍饥挨饿,在饥寒交迫中煎熬。二个小一点的孩子由于冻饿所致,在去襄繁(“繁”编辑为“樊”)的路上相继生病死去。在日本人的轰炸中我失去了幸福安宁的生活,失去了四个孩子。这一笔血债历史要忘记是做不到的。他们现在是富了,可欠我们的血债应偿还。我们在战争中失去了那么多,我已84岁,老年孤寂,总爱回忆过去。如果四个孩子还活着,我也不会生活得那样孤悽(“悽”编辑为“凄”)。
  尊敬的先生,你们在做一件好事,它将在历史上留下一页,在你们伸张正义之时,有多少丧生于日本鬼子屠刀下的冤魂将得到安宁。
  你们在积德,功德无量,我从心里感激你们。
  祝愿尊敬的先生身体健康,正义之神保佑你们。我现与小女儿住在一起,地址是:合肥市10号信箱幼儿园 王恒康
  请先生抽空给我回信好吗?以慰我心。

毛福民 于11.5

安徽省立医院
门诊病历录

92年11月7日                     “门”表字1号
31

34

s0411-e s0411-p1 s0411-p2 s0411-p3 s0411-p4 s0411-p5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