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421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21
写信日期:1992-06-13(信封日期)
写信地址:浙江省杭州市
受害日期:1941-02-02(农历)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杨宏兴
受害人:杨宏兴的父亲及同乡
类别:谋杀(MU)
细节:1941年农历二月初二父亲和几位乡亲在回家路上,无故被日军推下河中并开枪打死。

 

童增同志:
  你好!
  我是一个日本侵华战争的无辜受害公民,我看了今年5月19日的报刊文摘标题《日本读卖新闻》的发表文章谈中国对日民间索赔问题,使我连想起五十年前的当今日本侵华战犯给中国民族带来了深重灾难,我深其受害,当时的中国民族民不聊生,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铁蹄下,无法生存,难以糊口。
  那时候我只有2岁,不会走路,刚[摆]脱婴儿的摇篮,只能在地上爬,我父亲是开中药铺的,日本的侵华,百姓有病也无钱医病,父亲又不能经常给人看病不收钱,为了糊口,维持生活。我父亲就不得不跟紫荆街几位老乡一道去做小生意,那时1941年(阳历)阴历年刚过了不久,二月初二。凑成几个老乡到余杭仓前去卖糕饼。这天下午做完小生意,在回家路上,有一位老乡有事再回到卖糕饼的地方,叫我父亲和几位老乡等一等,我父亲和几位老乡人地陌生,就在余杭仓前:一定高桥上,桥上有凉[亭]就歇一会儿。[哪]知凉亭上有日本鬼子放哨,日本鬼子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命令我父亲等几位相邻,站在桥凳上,抄了我父亲的身问我父亲“你们是什么人?”我父亲等几位相邻说是做小生意的,“卖麻饼”。日本鬼子听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说什么支那兵,不是支那兵。把我父亲等几位老乡,从桥顶上推下河去,当时河水并不深,刚掉在浅水边,我父亲又不会游泳,拼命挣扎,日本鬼子看到我父亲几位相邻在动,就随手拿起枪,开了几枪,把我父亲和几位相邻们活活打死。
  那时候日本鬼子的天下,不把中国人当人,我父亲在日本鬼子的屠刀下牺牲了。后来回转去拿东西的一位老乡,他因为不在场,所以没有死,他看到这样情况,连夜逃回家去,真[是]命大,死里逃生把这件事告诉我母亲,我母亲听了真[是]晴天霹雳,嚎啕大哭,哭得死去活来。上天无路,入地无们,真想自尽,又想想这么一班小孩。旧社会一个妇道女子,怎么能承担起一户家庭子女呢?担当起这场家庭中的振荡呢?!当时的世道是殖民者统治下的人民,[是]无处[伸]冤,只能眼泪往肚里[咽],苦水往肚里吞。失去自[尊]的殖民国家的百姓,不似猪狗,也就一了百了。
  第二天我母亲含着悲痛,千辛万苦终于凑足钱,租了一只小舟逃出日本鬼子的道口关下,将我父亲的身躯运回家中处理后事,背了一身债。我们家庭除母亲外,上有姐姐哥哥,下有弟弟妹妹共有8口人。旧社会唯有儿子才能顶得起一个家庭,孤儿寡妇,怎么能糊口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个家庭大树倒了,无能生[计],靠家庭的剩余财产,变卖糊口。我母亲顶替父亲的责任,又做母亲分内事,出外做小生意卖买,整个家庭在饥饿线上挣扎。那时我刚不到三年的婴孩,需要大人的照料,智力上需要大人的[启]蒙,学说话,学走路。可是我一切都得不到,也不可能的到,母亲文盲,目不识丁,如果有文化,也没有时间教我们,教我做人的处世哲学、做人的道理。随着时间的流失,过着风雪残年飘摇的生活,我们几个姐妹一个个离开人间,有的掉入河里淹死,有的生病无钱医治,随着老天爷的生命安排,命运之神的折磨,姐妹们离开人间,最后只剩下我和一个姐姐。
  在党的光辉兴光天下毛主席的领导下,中国民间从此站立起来了,我们的生活逐渐得到了改善,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天天好起来。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摆]脱了贫穷落后的旧中国。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国家的强盛,促进中日[邦]交的正常化,又中国政府不干涉民间受害直接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的立场。
  我从小缺少父亲的疏导,过着悲惨痛苦的生活,只有母亲和姐姐,缺乏刚性的[启]蒙,使我有一些失落和孤僻感,心灵胆小怕事,议事上举棋不定,因此人生道路上受到很大的挫折,又由于缺乏人间关系的交往,自身价值一直得到不承认,经济上、政治上的直接收到影响,用钱又无法估量,因此看到文摘报登载中国对日民间索赔问题文章,通过你有组织反映表示自己几十年的心愿。
  此致
敬上

杨宏兴
浙江杭州市大关丽水路#46

s0421-e s0421-p1 s0421-p2 s0421-p3 s0421-p4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