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1, 2018

s043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38
写信日期:1993-02-14
写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
受害日期:1937
受害地址:浙江省杭州市
写信人:祝招娣
受害人:祝招娣的父亲等40多人
类别:其他大屠杀(OM)
细节:1937年日军侵略到杭州,我家人逃到杭州瓶窑祖母家躲难,不久日军侵略到这里,我们又到山上躲避。4月的一天父亲等40多人下山看村里的情况,被日军抓去拷打后枪击,当时有一幸存者告诉我们这些事。现向日本讨公道,索赔损失。

 

童增同志:
  我给您去信,主要向您请教并帮助我搞清,像我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给我带来的惨重血的灾难的情况,能否向日本国要个公道,并赔偿我的损失。
  请您在万忙的工作中,一定给我一个回音。谢谢
  此致
敬礼

祝招娣
93.2.14日

  注:(送上:日本侵华战争中给我带来的血的灾难控诉材料一份,共三张。)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南郊,四川齿轮厂,退管处我收。(邮政编码:610208)

日本侵华战争中给我
带来惨重血的灾难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童增同志:
  我是四川省成都市南郊,四川齿轮厂的退休工人。我姓名:祝招娣,性别:女,年[龄]:虚岁60。原籍:浙江省杭州市人,1967年3月进川参加三线建设。
  我父亲:祝乃海,1909年生。浙江省杭州瓶窑人。15岁左右到杭州丝绸厂做织绸工作。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发展到侵略到杭州等地区,在此情况下,我父亲带了我和我母亲逃到杭州瓶窑祖母家去躲一下,但是日本侵略者,又很快地侵入到瓶窑,日本侵略者到处抓人、杀人、抢东西。为了安全,我父亲又带了我们逃到瓶窑山上去躲一躲(当时全村有好多人也上山去躲躲)。过了一段时间,由于带上山的粮食已断,在1937年4月的某一天,有40人左右(包括我父亲在内)一起回村里去看一下情况,取些粮食回山,就在当天晚上的途中,被日本侵略者一个也不剩地全部被抓去,先严刑拷打,后用机枪扫死(地点:瓶窑,回龙寺的运河旁边,尸体被运河冲走,遗体无法找到),日本侵略者在用机枪扫射时,其中只有一名幸存者,他跳进运河逃命回山告诉:日本侵略者杀人的罪恶行为。当时我父亲等人真是叫苦连天,受尽折磨,死得十分惨人。日本侵略者的法西斯行为真是惨无人道了。
  我父亲被害时,我4岁,我母亲29岁。父亲被害死给祖母、我和我母亲带来惨重的灾难。父亲被害了,家里东西被日本侵略者抢走了(用军用刺刀将皮箱捅开一个大口,将贵重物品全部抢走),搞得我家家破人亡。日本侵略者给我家带来血的灾难,惨重的损失是巨大的。父亲被杀了,东西被抢走了。这种悲痛的事件一直深埋在我心里,永远无法解脱,使我伤心一辈子。
  从此,我从幼小开始就走向苦难的日子,当时,全国人民也过着苦难的日子。但是对我来说,由于我心爱的父亲活活被害死,母亲一个瘦弱女人又无工作(为了活命,她苦苦挣扎在死亡线上)。我的苦比其它家庭的苦,要苦多多少少倍呀!有了上顿没有下顿,过着艰难的悲惨生活。我根本谈不上去上学。10岁就过着童工的生活,什么苦的、累的、脏的工作都要做,什么苦都吃过,真正吃尽了苦难。
  我的苦难,我的悲惨遭遇,全部是日本侵略者造成的,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血[斑]累累。日本侵略者害了我家破人亡,害了我一辈子在精神上的巨大痛苦、惨痛的血的事件,给我在精神上、生活上的巨大损失是无法计算的。
  我要向日本国讨个公道,赔偿损失。

受害者:祝招娣
一九九三年二月十四日

s0438-e s0438-p1 s0438-p2 s0438-p3 s0438-p4

其他大屠杀(OM)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