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457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57
写信日期:1993-03-15
写信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株洲县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株洲县
写信人:张汉明
受害人:张汉明及同乡
类别:轰炸(AB)
细节:1941年我家乡被日军轰炸,并低空扫射,我的父亲被倒塌的墙压在墙下。不久的一个晚上,再次遭到轰炸。因此要求日本赔偿。

 

敬爱的童增先生:
您好!
当我在妇女报上看到“中国民间对日索赔正在行动”一文的有关信息,使我感慨万千。看到您为受日本军国主义侵害我国人民的生命财产而理直气壮的根据国际法提出对日“索赔”的豪言壮语。您,真不愧是我中华民族正直无私的热血汉子,有骨气,使我万分的感激和崇敬!
这一信息,引起我的追溯与回忆,日军侵略者的三光政策,惨无人道的烧、杀、掠、抢、强奸妇女等一幕幕惨景展现在我的眼前。1941年夏季,湘潭市全体人民正在进行紧张的工作和愉快的生活,一天上午九点全市突然发出尖锐惊人的警报声,街头巷尾的市民忙乱的就像一锅粥,像潮水般向街后偏僻乡村逃去,三分钟后,天空出现九架日军轰炸机,在上空盘旋一周向市民们俯冲下来疯狂扫射,市民们没有防空知识,更无军事知识,日军飞机在低空扫射,市民们在通向乡间的小道上奔跑,日军飞机扫射的越激烈,市民们为了逃命跑得更急,这样一排一排的尸体就像倒墙似的,只见一排一排的倒下,到处是我中华名族的尸体,血流成河,惨不忍睹。接着狂轰乱炸,湘潭市十五、十六、十七、十八总队炸得面目全非,四处是被炸得倒塌的房屋和弹坑。警报在两小后解除,市民们带着惊恐的心情在一堆堆的尸体中寻找自己的亲人。我的父亲张家发,舍不得离开家中,躺在靠家边一点的约半华里处“六一庵”一堵墙下,当我们寻找到该处从尸体中辨认,翻来翻去找不到,后来发现倒墙堆中尚有一头部在外的是他,我的父亲。全家三口用手(当时我仅十二岁)扒泥,用石块挖泥,救出以后已是冉冉一息,腰椎骨成粉碎性骨折,身体已成残疾。该处是轰炸中心,幸存者极少,有的被炸得没有头部,有的只空见肉身,有的只见半只脑袋……惨不忍睹。这里只不过是千千万万被日军轰炸的一个缩影。
不久的一个夜晚,二十三时左右,正当全市人民刚刚恢复生气劳累一天休息的时候,日本侵略者又出现数架飞机夜袭湘潭市。全市的夜空上警报声,狂啸的飞机声混在一起,令人心碎。把正在做美梦的市民惊醒,拖儿带女像潮水般向外涌,[像]无头蝇子一样乱跑,上空是日本军国主义的飞机疯狂射击,下面是一片哭爹叫娘的悲惨叫声,比上次白天袭击更惨。横尸遍地,血流成河。15分钟后日本侵略者的飞机从十四总、十五总、十六总、十七总、十八总等炸区投放大批燃烧弹,瞬间全市变成一片火海,燃烧区不断扩大,这次烧了几天几夜没有熄火。我的家正在十六总自治街南狱行宫对面,正是日本侵略者的飞机袭击的中心区。幸存的是捡了几条命,其他一无所有。当时我家一栋五间房屋,左边开豆腐作坊,刚刚从十八总河边运回一船黄豆存放的仓里;右边营米店、油盐杂货等。刚刚从窑湾河边运回一船大米放在仓里。钱柜里的现款、生产、生活工具等等一概化为乌有。害得我们流离失所,到处流窜,生活无着落。因此我要求日本国赔偿十万美元。
请童先生为难者向日领事馆转迎为盼。谢!谢!谢!
此致
敬礼!

受害者
张汉明
93.3.15

  通讯处:湖南株洲县龙潭乡新田村七枫组

s0457-e1 s0457-e2 s0457-p1 s0457-p2 s0457-p3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