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48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80
写信日期:1992-09-03
写信地址:贵州省贵阳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王录生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索赔并表达自己的一些看法,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

 

童增:
  你好!
  8月初,我抽空匆匆写了一封信,信中附了给老龄委科研中心的信,不知收到否?作了何处置?有反响没有?
  8月21日,我收到《中华民间受害者对日索赔联合会》8月5日寄出的邀请函。因从省人大常委会转,把时间转超了。得知此事,虽不能去参加,但仍很高兴,我立即去信表示祝贺,并询问情况。前几天收到赫英民同志的回信,才知道会还没有开成,你也去了。这种状况对我来说也不能算意外。如果真的顺利开成,那倒要感到惊喜了,又惊!又喜。现在正如我预料的,这是一项艰巨而长远的事业。尽管如此,到目前这种状况,仍然应该令人高兴,虽然还有点气愤。今年中央台还播了日本纪念广号原子弹爆炸周年纪念活动,而中国抗战胜利似是见不得人一般,悄无声息,真是无法理解。也使我想起今年5月我们一路去钱宁(?)教授那里,她所提的问题——是否有汉奸——的份量到底有多大?
  有几件事与你讲一下:
  1.江总书记讲:“民间索赔政府不加限制”,应该说这是一种鼓励。尽管外交部等仍然无动于衷,你与赫英民等同志的努力迟早是会见效的。索赔会的会号是否是赫?我建议:邀请一批顾问,名誉顾问。请对日寇有仇恨,对此事有热心的老同志来担任。这将对索赔事业有好处。中国即使是民间的事,得不到领导的支持是很难办的。最好能做到[像]抗美援朝的志愿军一样,名义上是民间的,实际上是政府支持的。现在肯定达不到那种程度,但通过高层老同志,得到领导的言肯,索赔会开展活动,就有保证了。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展活动。当然索赔会的活动应该有助于改革开放,安定团结,发展经济,而不是与之相反。要做到这一点,有这么一批老人当顾问,比较重要。
  2.老龄委对此什么态度?老龄委你有联系没有?望能促一促。贵州抗战虽不是敌占区,但有相当一部分人是逃难来贵州的。还有东北、华北、华东、华中、华南等外地来的干部,还是有事要做的。考虑到不影响下一步,最好有类似赫民英这样的同志来出头,或老同志来出头。由他们来找我,我再与之介绍,我不会被动。我直接去活动似不好。
  3.纽约对日索赔中华同胞会方志远先生七月份给我来信并寄来一套《索赔专刊》,我几乎是一字不漏地认真看了一遍,收益不少,非常感谢方先生。(因辗转寄达,收到信至今未好久),本想去信感谢,仔细一想,以暂缓为好。如有机会请你代为致谢意,否则就显得没有礼貌了。
  听说14大9月底开,未知有此事否?我们民建六大约在14大后一个月左右开。届时再面谈。如有空,望告诉近况。
  我可能要忙到国庆节。握手!
  即祝
暑安

录生
9.3

s0480-e s0480-p1 s0480-p2 s0480-p3 s0480-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