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483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83
写信日期:1992-12-10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信中没写
写信人:耿堃元
受害人:耿堃元的亲人
类别:其它(OT)
细节:接到你的来信我很高兴,作为受害者家属我是不会放弃对日索赔的。

 

童增先生:
  您好!
  接到来信,非常高兴,知悉你的努力有了新的进步,我的近况是这样的。
  日本天皇来访时,我想去北京控诉,但又恐打乱国家安排,无奈我只好写了一封信给外交部钱其琛外长,申诉我的遭遇和父亲被害经过,求助于政府和外长伸张正义,趁邦交正常化20年之际,敦促日本政府应该彻底反省,对受害的中国老百姓之事,作一彻底交代,这样两国老百姓才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否则,我的父亲被日本人杀了,叫我去和日本人友好下去,岂不叫我违心地对待中日公[道]吗?
  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时,千千万万中国老百姓受害夺走无数可计的资源,五十多年了,这笔债该清算了,国家在考虑利益时,更应当考虑到受害者的损失,岂能就此了结吗?这封信是在天皇来华时我写的,现在天皇已回国近两个月了,未听到什么消息,这时使我想起您第一封的复信:“……需要靠我们自己努力,坚持不懈,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这句话是正确的,不管怎样,当时我是冒着斗胆,给钱其琛外长写的信,我想他能知道老百姓的确实痛苦和想法,如外长没有时间看信,其它领导负责人看了也是好。
  家父被日军杀害后,毁了我的家和童年孤儿的遭遇及成长,损失是无法可计的,内心痛苦万分,五十多年来,我一直怀恨在心,自50年代到90年代,多次向组织反映(我的档案中有记载),其它又无计可使,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我现年龄大了,为使儿女们牢记这笔血债,经常告诉他们爷爷被害经过。
  今年春天,我回江苏老家,请求村政府批准了一小块土地,重新建立了父母的坟墓,(原墓大跃进时给平了)了啦我多年的心愿。并树立了一块大石墓碑,亲自写一篇八十条字悼念叙文,记载父母被害经过,还请石匠在碑上刻了字,记载下来,让子孙们牢牢记住这笔血债,永远不忘向日本帝国主义者们清算!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可喜的事,您大义凛然,居然站出来,为受害者讲话、鸣不平,是我们大家的幸运,在此,我代表受害者家属,向您顿首敬礼!今后有了您的代领申诉,我们的斗争就有了力量,不怕它“小鬼子”能[赖]了这笔血债(当今世界没有这样公理),我们应在各省市建立组织;常设接待办事机构;广泛宣传;呼[吁]各界支持,向世界呼喊;向联合国申诉。某些组织国家天天不是在喊保护“人权”,我们中国人被杀害了半个世纪啦,人生存的权利到[哪]里去了呢?我们要克服种种困难,充分利用有利时机,把北京和各地拧成一根绳,使受者多知道,并参加行[列]中来,争取有一个新的突破,关于“不要上街公开的征集签名”、是不是不等于不准“说话”“伸怨告状”呢?我想还是人权问题,我想我们国家在法律上是合法的。
  如果需要,我可去北京申诉,到时再请教您,拜访您。别的下次再叙,再见!
敬祝大安!

受害者家属 耿堃元
1992年12月1日
住宅电话:850242号

s0483-e s0483-p1 s0483-p2 s0483-p3 s0483-p4 s0483-p5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