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48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86
写信日期:1993-06-19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罗平凡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为了向日本索赔,我在搜集资料,希望随时联系,使我们的索赔工作早日成功。

 

敬爱的童增同志:
  您好!
  上面信里已经介绍过我们准备在沈阳成立“日本战争受害者要求赔偿沈阳联络站。”其后因为王群力同志要到北京公出到锦西去接父亲来沈办理这件事。尔后我和郝曼华老师研究过他让我起草一个联络站的实行办法(草案)。我写后,郝老师看过后,说写的比较全面,他说最好叫“沈阳市索赔委员会”,对新登记的索赔受害者是否收点手续费?同时他说他要用一些时间向市内有关方面联系,或联系经济实体,能够得到经济援助。
  因为王群力同志离家多日,原来他说给那三十几位同志发信,不知发了没有?那天午间到群力家去,群力同志出去回来了,不在,她爱人在家。她说:昨天有位胡广文同志,从北京回来,见着童增同志了!胡广文同志午前去的,王群力同志午后才回来的,没见着。她爱人说:我已把你的住址告诉他了(指老胡)让他找你去,因为你们一起办这个事。
  胡广文同志是礼拜六到我家来的,我们老两口出去了,回来我孙女告诉我,说胡广文同志来过。第二天礼拜六,老胡到我家来,谈过他在北京看到您!给他看过我给您写的信,并让他带我们搞联络站了。当时我想和他一起去找郝老师,不知郝老师家,约定星期三到99中去找郝老师。
  六月十六日(星期三)中午时分到99中见到郝老师。才知道由北京来一位徐亦孺义工,找到郝老师,他们谈过了,据说徐老和您最要好,带来一些内部参考秘密文件,郝老师拿出给我们看,有人大和人民政协的提案。(高级知识分子上书)。另一篇是您写的索赔1800记的文章节录。这些不啻久旱逢甘雨、大旱之望云霓,知道一些详细内幕、方针政策,和一些具体部署。
  六月十七日(星期日)我和胡广文同志(郝老师在授课)到市民政局。我们和中央口径一致叫沈阳市索赔委员会,需到市民政局社团办去登记,民政局社团办王强鸿、于世夫同志接待的。我们把以前《讨公道》那张报纸,您寄来的名单以及最近徐老带来的那些复印件等。当于世夫同志看到《讨公道》介绍您的事迹和高级知识分子上书中看到您只有37岁,而做出如此轰动的一番正义事出来,说:童增同志真了不起。“有厚望点……但谈到关于成立索赔委员会时:他们说这只是向“两会”提议,没看到两会的决议,同时中央没有红头文件,同时这件事牵涉到中日友好、外交关系。没有外交部的指示,政府机关没人敢负这责任。他们说:“不过你们来得正好,过去即主张讨公道”报纸,你想到还和我们民政部门有关系,把我们带去文件张复印下来,我们双方配合,你们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们,上边有什么精神我们也找你们联系,双方沟通,顺应时代的进展。
  在那前一天,我带这些文件,去找辽宁省老龄委,他们说他们那里也没接到上边指示,他们也说没有经费,他们只有八个人,还一个长期病号,他们机构还没确立下来,将来可能归属省委老干部局。
  我和老胡从民政局出来后,一同到99中去找郝老师,谈谈我们去联系结果。那天郝老师在进行学校有学习,不在。
  老胡让我昨天6月18日(星期五)自己去和郝老师谈谈我们联系结果。昨天我和郝老师谈了去联系的结果。同时谈了我们现在的工作和将来的打算。同时郝老师要我把这些情况汇报给您。
  现在还不能正式成立民间组织。现在我们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经费来源,没有活动场所,正像您父亲所说那样。就目前所接触人情况来看是比较冷漠的。
  我找王群力同志未遇,我和他爱人说:“怎办?我们工作需要研究,他爱人说让王群力到家来找我。但到现在还没来。我和郝老师商量。让胡广文同志参加我们核心组。他还能和我们一道向各方面联系。
  原来由王群力同志向其他三十几位同志发信,改由郝老师发信。99中快改成了,改后学校能放假几天,教室能空出来,我们利用这个时间,召集名单上的同志,看一次会,大家见见面,了解了解情况,同时把许老带来文件,向大家讲讲增强信心。
  在没正式成立组织以前,还是采取别的串连的办法,准备各区成立一个小组,有一个联系和召集的人,这个人要和核心小组经常保持联系。郝老师快放暑假了,这样核心小组可以经常集会了,进行情况随时汇报。同时也希望您们那里的同志借此书之便,随时联系指教。使我们索赔工作早日成功。
  祝:
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罗平凡
1993年6月19日

(民政局同志说:将来如果索赔成功,童增同志要记头功)

s0486-e s0486-p1 s0486-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