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49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94
写信日期:1995-11-17
写信地址:重庆市
受害日期:1939-05
受害地址:重庆市
写信人:李远贵
受害人:李远贵
类别:轰炸(AB)
细节:1939年5月4日我家房屋被日军轰炸,无门申诉,特来信请教,我是退休工程师。

 

童增老师:
  您好!
  我读了一份92年6月30日洪波摘自《金华日报》的材料:《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国要求受害索赔纪实》,很感兴趣。因为家庭深受日本侵略者所害。我家房屋有一部分是1939年5月4日被日本侵略飞机轰炸得片瓦无存。按国际法理应要求日本国政府作民间受害赔偿。我现在回忆房屋总面积大约有18600㎡(即一处为3×100×50㎡=15000㎡,另一处为2(层)×60米长×30米宽=3600㎡)具体面积可根据当时房管产权证查实。地址位于:重庆市储奇门清和荣山货行栈大楼内。即当时的储奇门公安局旁边。如果受害赔偿问题已得到答复,可提出详细资料以备查实审核。
  我现在是苦于无门申诉,现从所得材料《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中得知,童老师是专攻国际法,并且获得法学硕士学位,因此对国际法是很有研究的,并且又是向日本国索取受害赔偿的发[起]人之一,当然对这一问题就更为清楚,因此特来函请教:
  (1)七届人大五次会议至今已三年,是否有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通过的决议文件,如有,可否请童老师复印一份寄来,或告知文号,年月日,我可以在重庆市有关部门查到。(并请随来信告知复印手续费,我可以用邮票方式直接寄给您)。
  (2)日本国政府对中国民间索赔问题是否有正式答复,或向中国政府复文答复。
  (3)全国范围来说,受害赔偿的个人很多,怎样办理这一工作,又怎样落实到千家万户,是否有一个统一的办理机构办理这一专案。
  请抽空来信指教为盼。
  我是重庆市化工研究所退休工程师,原由自贡市化专分析化学专业毕业,于1960年分配返重庆市天然气化工研究所搞分析化学、色谱分析工作,于1984年7月退休在家。本所于1985年元月改称重庆市化工研究院。我家住本院单位宿舍(重庆市江北区名马河重庆市化工研究院134号附2号)。故来信可寄:邮编630021 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重庆市化工研究院李远贵收即可。
  关于要求日本作民间受害赔偿问题这个事,我于今天走访了重庆市市中区区政府民政科,他们回答说:“他们没有收到政府有关部门发的文件,因此不能受理我的申请代办向日本国对中国民间索赔问题的工作”,同时我去市中区区政府老龄问题研究中心办公室咨询了解到童老师的通讯处。她向我介绍:“她见过童老师,是一位30来岁,年[轻]有为,能说、很能干的年[轻]老师,你可以去信给他了解具体情况。听说他还是重庆天星桥的人”。
  因此我就冒然来信请教,请即复信为盼,万分感激。
  由于我最近搞一个小实验,现准备中试,已取得一定成功。在家里(退休后)自己搞的项目,因此工作很忙,有关详细情况以后详谈。专候佳音。
  祝
工作顺利

李远贵
95年11月17日

s0494-e s0494-p1 s0494-p2 s0494-p3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