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49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496
写信日期:1993-03-03
写信地址:辽宁省铁岭市(原铁岭县)
受害日期:1945
受害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写信人:吴国金
受害人:吴国金
类别:其它(OT)
细节:询问索赔需要什么手续和证明。

 

童增同志:
  您的身体好!
  您在百忙中给您添麻烦[啦],我看到您的发表文章,我从内心中赞成您,我高兴极了。我们新中国成立40多年的时间,关于日本人在中国欺压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没有敢说要什么赔款。我真太高兴了,童增同志,我真感谢您的行动,我就是其中的受害者。
  我是在1945年的阴历5月初8日在沈市铁西区笃工街满洲涂料工业株式会社做工作。我只作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垮台了,那时我在厂子里。我是一个小家庭共四口人,其中有我叔叔26岁,我弟弟15岁,我老婆19岁,我24岁。我在这个厂子里作保管员工作,有时还开汽车,我是伪满第一期国兵,是在汽车队。我到厂子里经常和日本人反对和干架。突然我一家四口人就在1945年阴历5月初,这天我们四口人都瘫在炕上了,双腿不能动,到厂里找领导不管,就在两个月后他们就垮台了。无条件投降,他们就分批的回国了。我也就回家[啦],我们三个男的都是双腿不好使,在炕上瘫了三年上下,[此]后拿两个棍子将能走道,两条腿[抬]不起来。我们四口人被日本人在吃东西,饭中把我们毒害。这样一年后,我那老婆他好了,在国民党时就离婚[啦]。我弟弟花了五年,受不了这个罪,用一碗卤水,没过10分钟就死去了。我叔叔跟儿子去生活去了。我这一家人只剩我一个人了。我们48年解放了,我家太穷,我二弟参加八路军去了,我四弟五弟都当解放军去了。[此]后大队照顾我,我又搞了一个有毛病的老伴,我现在在唯一的女儿家生活,我尤打去年给我一个残疾证,我找中央残联和中央民政部,他们都不管,县里乡里也不管。我见到童增同志的文章,我太乐[啦]。其中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992年3月11日发表讲话说,日中战争中的民间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赔偿损失。
  童增同志:向日本要求赔偿损失[需]要什么手续和证明。希望同志给我一个答复为盼,我方现在死的死,离的离,走的走,只有我一个人,我现在73岁了,有人民政府当地政府出证是否可以。我去年拿两个棍子去省残联和民政厅省政府,他们只是往下推,回当地解决去吧。我到县乡都是这种回答,这回我可找到了对方[啦]。我太感谢童增同志[啦],您给我找到了单位和有关部门[啦],我去年给中央残联和中央民政部都没有回答,中央民政部还不给我一个回音,叫我找有关部门和有关单位,我给中央国务院去信也没有答复我。到今天,我还在找有关单位。我在头几天,看到沈阳日报,童增同志的文章,我从内心中乐极了。我不知如何办理,希望同志给我一个答复,我好尽快的办理手续去见童增同志。面谢您哪,我们中国人民在伪满14年中受害者千千万万,可现在大部[分]都死的多呀,我在当年正是24岁,现在我都73岁了,我多次想自杀,可没有死去。自打我弟弟死后,我才不想死了,现在又有一个唯一的女儿,他还养[护]我,所以我没有死。我今天又得到童增同志的发表文章,真是大喜讯,希望见到此信后给我一个回答。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办事顺利。
  回信地点是辽宁省铁[岭]县亿河镇英守屯村,吴永杰,他是我的女儿,我叫吴国金特拜写,信皮就写吴永杰为好。

1993年3月3号写

s0496-e s0496-p1 s0496-p2 s0496-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