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55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552
写信日期:1993-02-28
写信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
受害日期:1940年
受害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
写信人:谢佩瑜
受害人:谢佩瑜、梁淑英(谢佩瑜的嫂嫂)
类别:轰炸(AB)
细节:被日军飞机狂轰乱炸我不幸被炸成重伤,嫂嫂当场炸死。当时死伤的不计其数。

 

童增同志:
  本人姓名谢佩瑜,性别女,年龄70岁,在广西南宁市卫生学校任会计工作,于83年6月退休,现随爱人朱袭武居住在南宁市广西交通学校,最近阅读四川文摘周报转载1月16日蜀报杨力文所写“向日本国讨公道”的报导,内说在童增和陈健等的努力下,对日本索赔问题成为1992年3月召开的七届人大五次会议议论的热门话题,并被列入此次人大的正式提案中,同时,从1991年8月开始至今,童增等还发起了“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规模浩大的签名活动,等等。
  我也是日本国受害者之一,我于1940年在广西桂林立信会计学校读书,8月4日日本飞机疯狂大炸桂林,我不幸在老人山下被炸到胃破肠穿,右脚骨折,我的嫂嫂梁淑英及一位同学徐惠存被当堂炸死,当时在老人山下被炸死伤的人很多,后来经我兄谢雨苍(他当时在桂林自来水厂工作,现住梧州市下三云路73号四楼)及义兄曾华新(现住四川省成都市西二道街43号—邮政编号610031号)及其他亲友等把我抬到一间私家医生处诊治,在无法治疗时,然后又抬到桂林省立医院急救,当时医院伤员过多,而我当时又流血不止,无法在医院等待,当晚又把我抬到侵信会医院,那些外国医生也束手无策,次日晨又将我抬到七星前岩广西医学院,后经外科主任吴公良医生检查,认为是胃破肠穿及右脚骨折,马上施行手续及右脚牵引,每天注射大量葡萄糖盐水及输血等等,花去了大量的医药费,幸得吴公良主任医师及刘梦衡主治医师(据说现在天津市)等人的精心治疗,及当时的实习医师滕汉旭(南宁解放后任南宁市卫生局局长)卢任雄医师(南宁解放后任广西中医学院院长)的积极配合治疗,此两人现已病故,以及护士长赵贞英(已故)护士谢桂仙(现住南宁铁路医院宿舍)等人的积极护理,直至1941年元月份才开始给我食些稀粥及拆除右脚的石膏绷带,前几年干部体检,经X光线检查,我胸腹及右脚骨折处还有弹片存在,因此在看报后,我非常感激你们对我们这些受害者的关怀,如需要什么人证(人证就是以上所列举的那些人)还有很多人了解此事,不过事隔几十年了,现不知他们去何,但是过去的病例不知医学院由桂林迁来南宁时是否还保存,但是需要照片,我可以再到医院拍照寄去给你们,请你在百忙之中给予回信,以免悬念。
  此致
崇高的敬礼

受害者 谢佩瑜敬上
1993.2.28
来信请寄:广西南宁市广西交通学校朱袭武收转谢佩瑜
邮政编号 530023

s0552-e s0552-p1 s0552-p2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