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565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565
写信日期:1993-11-04
写信地址:安徽省黄山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浙江省湖州市
写信人:方善良
受害人:方善良和家人
类别:其它(OT)
细节:原本我有一个温馨的家,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踏入我们可爱的国土使得祖国山河破碎百姓遭殃成千万计的家庭受害,父亲由于带着我们兄弟姐妹,失业,饥饿,挣扎着硬是累垮了身体死去。现在我们要讨回公道。

 

童增同志:
  您好!
  我原本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浔镇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父母兄姐[姊]妹外加一个[保]姆,全家八口人,那时我尚幼,弟弟还在吃奶,哥姐上学读书,父亲工作,母亲和[保]姆在家操持家务和教养我们兄妹,一家人过着和祥安宁的日子。
  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进了我们可爱的国土,无端地挑起了侵华战争,致使我们美丽的祖国山河破碎,百姓遭殃,成千上万的家庭被推入了战祸的深渊,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千百万中华儿女和骨肉同胞惨遭杀害。我们家和千千万万个家庭就是从日寇的狂轰滥炸、烧杀抢掠的硝烟中赤手空拳地逃了出来,一个个完整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地一旦化为乌有。
  父母由于携带着我们这群[嗷][嗷]待哺孩子,在饥饿线上挣扎,失业和奔波的劳累硬是拖跨了身子,先后离我们而去了。我们便成了孤儿。三位年长的兄姐各自去谋生路,我和弟弟尚幼小,只好进来安徽第二育幼院。成了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真正董永了。天啦!是谁使我们无家可归!是日本帝国主义份子!是谁使我们家破难归!是日本帝国主义份子!是谁使我们骨肉分离至今仍不能团聚而将永远地天各一方!还是日本帝国主义份子!!!
  这种悲痛的历史,我们终身难忘!我们要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记住这难忘的历史。
  敬爱的童增同志,我深知你是专攻国际法的,你的法律知识丰富,我们这一代人的悲惨遭遇只有寄希望与你们这一代人了。
  过去我也常想起要向日本讨还我们的血债,赔偿我们失去的家园,可是只能举目问苍天,只靠我们一个平民百姓又怎能通过什么国际法途径呢?去索回我们的战争受害赔偿呢?如果说我要是能站在联合国大会的讲坛上的话,那我一定拼着全身的力气向与会者呼喊、倾诉、声讨日本帝国主义份子的乱杀无辜的滔天罪行的。这份不义之战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悲惨灾难非一代人之苦,而是几代人的痛苦!
  当我从报章上读到1990年8月九名日本古稀老人收到了美国布什总统给他们每人弎万美元的战争赔偿和一封言辞[恳]切的致歉信,1991年许多日侨及加拿大的日裔也拿到了三仟多亿加元的战争赔偿。我想日本政府也应该从速考虑给中国平民的战争受害赔偿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是五十七年过去了,当时还是儿时的我,如今也已是花甲老人了,儿孙绕膝,但还是没有房子居住,三代人还不能住在一起共享天伦。这都是日本的入侵给我们几代带来的痛苦。如不是日本的入侵,我们的国家也早已是世界上的一个经济大国了,我们居住条件早已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为此我不得不强烈向日本政府呼吁!呼吁他们不要再沉默了,现在是兑现赔偿的日子了,所以我给你写这封信,以求给予指导。我们中国的受害者,是否可以直接给日本驻华大使馆写信,或直接给日本国会写信,直至给天皇写信。或者可以向联合国秘书长写信等等。
  九二年我曾给您写过信,当时是请兰州“读者文摘杂志社”王维新主编转的,但不知你是否收到。所以再又写此信盼复!此致崇高的敬意!

日战中国受害者:方善良敬上
93.11.4

回信请按信封的地址即可收到。

s0565-e s0565-p1 s0565-p2 s0565-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