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57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574
写信日期:1992-11-29
写信地址:浙江省丽水市逐昌县
受害日期:1942-06-21(农历)
受害地址:浙江省丽水市逐昌县
写信人:谢马群
受害人:谢观水(谢马群的叔父)、俞正宽(谢马群的义父)
类别:细菌和化学战、谋杀、轰炸、其它(BC、MU、AB、OT)
细节:日侵略军来到了我的家乡,1942年21日那天把我的叔父抓走了从此音信全无,后来听人说他被当做细菌战的试验品了。还有我的义父也被日寇惨杀了。我家被洗劫一空。没过多久日军飞机就开始轰炸我的家乡使得我无家可归。我要向日本政府讨回公道,要求赔偿我一家的损失。

 

童增同志:
  您好!
  冒昧得很,我叫谢马群,现年74岁,原住浙江省遂昌县妙高镇东街,现住浙江省遂昌县云峰镇连头村居民。
  近年来本人曾多次从杂志报刊上,我国公民向日本国索取赔偿问题,适值遂昌山城,被日军占领50周年的今天,我又在“读者文摘”的1992年10刊上“历史没有忘记”一文中看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从而激发起我的民族使命感,也激发起我对我家受日本侵略军残害的沉痛回忆。
  1942年农历6月20日,遂昌山城被日寇侵略军占领的第一天,也是我家遭受劫难的第一天,日寇掳掠枪杀奸淫妇女,遂昌百姓的罪行,不胜枚举,唯我家而言,血债累累,每每念及,总是痛心疾首。
  追述当年的惨象,我禁不住临出涕零,42年农历6月21日那天,我的亲叔父谢观水被日寇抓走,嗣后音讯全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后听说,他被当作细菌试验品了,可怜哪!还有我的义父(俗称亲爹)俞正宽是个孤老,无儿无女的老实鞋匠,同日被日军枪杀,我家被洗劫一空,过不久,农历7月十二日晨,遂城被日军的敌机,在城内上空狂轰滥炸,并投放燃烧弹,使遂城烟火弥[漫],把东街从县前直下两面店屋,烧成一片焦土,占地面积约在数万平方米以上。两旁店屋、住房、除住在郊区近的人,喊人抢救的点外,像我全家老少处在距城二十华里外,所有店屋、住房及家中所有财产,化为灰烬,估计时值约在拾五万元以上,等到我同父亲赶到城中,已无法抢救。致使我全家老少,变得无家可归。
  写了以上这些,我已是老泪纵横,对于由您等人发起的“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我作为中国的一名普通公民,亦一名受其害的受害者,我是大力支持,特此将详叙受害者的真实情况,向先生致以万分感激敬意,乞怜悯我今已古稀之年,能使我得以申雪50年来痛心疾首的血债及财产化为乌有沉痛,我将拭目以待着的一天,但须如何措施,[祈]予以纠正指教为感!
  此上
复信:请寄浙江省遂昌县人民法院谢全根转可也。
   邮编 323300号
   被日本受害者 谢马群敬启(人名章)
      九二年十一月二十九号

s0574-e s0574-p1 s0574-p2

其它(OT), 细菌和化学战(BC), 谋杀(MU),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