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61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612
写信日期:1993-03-10
写信地址:四川省重庆市
受害日期:1939-05
受害地址:四川省重庆市
写信人:张德湖
受害人:张海漟(张德湖的父亲)
类别:轰炸(AB)
细节:1939年至1940年日军一次又一次的对重庆市进行低空俯冲大肆轰炸,我家的房屋和所有生产设备荡然无存。我父亲当时被飞机的机关枪射中大腿,父亲是我家的唯一经济来源。日寇给我家造成了巨大损失,我要向日本国索要赔偿。

 

童增同志:
  见到2月30日文摘报转载蜀报一则《向日本国讨公道》的报道后,得知童增同志以强烈的民族使命感首先率领曾受日本侵华的受害者向日本国要求赔偿的消息,特来信希望协助,因我也是受害者,详情已附上。因年过50余年,年月日可能有小的出入(记不太清了),但我们尚有活着的人可证,相信历史也有记载。日本侵华期间的沦陷区,后方的大小城市被炸受害者颇多。如重庆市大隧道惨案,一次就死人上万计,建议以曾同志在国内国际的影响在全国发起建立若干个受害者清理登记点,整理有关受害者材料,集中向日本国提出赔偿要求,这是合理合法的要求,日本国也应向受害者认罪赔偿损失,不能让战争罪犯逍遥法外。
  我下一步应当如何办,希能指出为感,谢谢。

受害者 张德湖 今年67岁
住四川重庆市市中区胜利新村4-6号
1993.3.10

  1939年侵华日军开始对重庆市进行大规模轰炸,同年5月3日,5月4日,日机对重庆狂轰滥炸,同年的5月31日,日机又对重庆市江北区进行低空[俯]冲,大肆轰炸。我父亲张海棠在这次轰炸中大腿被日机机关枪打中成重伤,当时被送到江北区相国寺陆军区医院住院治疗,前后花了十个月才治好,父亲是家里的唯一经济来源,当时我才12岁尚在读书,这次从经济上精神上都给我家造成了巨大损失。
  40年6月左右,日机再次轰炸江北区时,一枚炸弹投中在我家房边,我家的房屋和所有生产设备荡然无存(我家是老式的纸张复制加工作[坊])。以我家为中心,在30公尺半径内的所有房屋都全部被炸平,并炸死邻居一人。这次轰炸后我的家全完了。除我与父亲因进入防空洞幸免外,什么也没有了,之后的生活,上学读书,一切一切都失去了经济来源,受害不浅。这是日本侵华时对我造成的灾难,我要向日本国要求赔偿损失,要日本国向中国人民认罪。

日本国侵华时的受害者 张德湖
1993.3.10

现住:四川重庆市中区胜利新村4-6

s0612-e1 s0612-e2 s0612-p1 s0612-p2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