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64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644
写信日期:1992-06-22
写信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何英才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是1939年参加的革命,经历了抗日战争,经历了日寇的烧杀夺掠种种惨无人道暴行,所以我们不能放弃索赔。日本政府必须对我国的受害者索赔。

 

童增同志:
  您好!
  我们虽没见过面,却早已心心相通了。您前些日刚刚接过解放军报社和谷岩同志的电话,联系对日索赔事宜,和是原报社副社长,我们是老战友,是我托他打听您的。昨天找到谷岩同志的信,今天一早就写信给您。
  “四海觅知音”,现在总算与您联系上了。
  我是河北省政府的离休干部,过去搞过历史,再早是军报编辑、师宣传科长。1939年参加革命,经历了抗日战争全过程,目睹、耳闻,亲历过日寇的烧杀抢掠种种[惨]无人道的暴行,对日本军国主义是永远忘记不了的,至今仍不断重复抗日战争时的噩梦,终身难忘啊!最可怜的是遭受过日寇烧杀,抓捕,受尽折磨的抗日根据地的群众,今天为此还记得他们的苦难!
  日本现在是经济大国,财大气粗,我根据世界历史的演变,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因为原料市场的争夺,必然从经济走向军事,这是规律的促使,是不以人们的意识为转移的,现在日本参议院通过的向国外派兵,不过是个开端而已,作为受害国的我们,能不警惕?!
  我对周总理敬佩无以复加,但就是放弃战争赔款我不同意,不管从哪点说,都不应如此。我国历史上大小战争赔了多少款?就连没开过战的沙俄,也讹过上百万的赔款,中日甲午战争一下子就是两亿元,他对我们客气过吗?八国联军更多了,赔款四亿五千万元,39年还清年息四厘、本息共9亿82238150两。谁对我们宽容过?
  我感谢《报刊文摘》1992年5月19日出版的信息、是它沟通了信息,了解到您已首先倡议向日索赔,我认为这是历史义举,充分表现了中华民族的尊严与正义要求,我向您致敬!
  谷岩已把您谈论的主要内容告诉我了,我坚决支持您的首创精神,我认为与吾前国家对外政策并列不悖。历史不能绑住我们的手脚,现行政策也不能违背历史,历史是发展的,历史是谁也抹不掉的。
  我为此事已向国务院国际问题中心,司法部信访处,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中国政法大学校校长办公室,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主任等处发了函,从国际法角度,民间索赔是否可行?尚未见回信,也可能无人答复。我在等待着,观察着。
  我和部分老同志议论过,大家都认为该办,中心是考虑党和国家(政府)的态度如何,担心与中日友好是否有不符。如何进行,采取哪些步骤,以何种方式提出问题,通过什么渠道,走国际的有何先例等等。
  现在在联干部大部没有战争经历,感情不深,被经济蒙住了眼睛,一心争外援,唯恐得罪日本,已把先辈的所受苦难遗忘在脑里了。
  我这是已从省桂阜报找到晋察冀边区战争损失统计,可怜竟无现在河北全省(包括察哈尔)现在区划统计,又是已不在改事日程。我想发动离休老同志促一下是可以的,您处在首都,还有工作岗位,便于开展工作,请把有关资料,为中日建交公报,全国有关谈话,中央领导人有关言论,钱其琛说话记叙,以及安徽,江西,贵州省代表报案内容等等材料,寄来一些,并请提出开展工作意见,以便按计划更好地开展工作,我们各地办公室是否搞个内部通讯,将各省活动情况交流一下。互相促进,是否考虑建立全国组织?也可考虑用个中性组织名义,不打出索赔名义,但包括这段内容也可。
  希望得到您的协助,把这项工作开展起来。
  即祝
工作顺利!

何英才
1992.6.22日晨

通讯处:河北石家庄桥西石邑路22号省政府宿舍即可
电话可打:石家庄336272李运亨同志亦可
李也支持这一工作。他是省党史办离休干部。

s0644-e s0644-p1 s0644-p2 s0644-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