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1, 2018

s0665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665
写信日期:1993-03-17
写信地址:湖北省潜江市潜江县
受害日期:1938-05-06(农历)
受害地址:河南省开封市
写信人:李世勋
受害人:李鸿福(李世勋的父亲)、李鸿海(李世勋的叔叔)、薛兆之(李世勋的舅舅)等多人
类别:其他大屠杀、其它(OM、OT)
细节: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了我的家乡。他们烧杀抢掠奸无恶不作我的父亲和叔叔还有其它村民12人一起反抗日寇,结果遭到了日寇的棘突屠杀。母亲和婶婶带着幼小的孩子过着极为艰苦的日子。我现在是一位工程师已退休但是我一定要竭尽所能向日本政府要回赔偿。

 

童增同志:
  近悉你带头发起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时民间受害者向日本政府提出索赔的要求,我一千个支持一万个拥护,我坚决响应这一伟大而正义的行动。在此,对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是一个日军侵华战争的受害者,积压在心中50余年的血海深仇,终于有了一个控诉的机会。日军侵略中华,使我失去了三位亲人,即:我父亲李鸿福,叔叔李鸿海和舅舅薛兆之,都是[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之下。
  我老家在河南开封,一九三八年阴历五月六日,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我的家乡,他们奸、[淫]、烧、杀、拉夫、抢劫无恶不作。当时我父亲等12人由于不满日军侵略罪行,奋起反抗(不知有组织还是自发),而全部被抓去,并将他们集中在一个土坑内,用机枪扫射而残死。这样他们并不甘心,又用刺刀在他们身上捅了十余刀,最后还残无人道的洒尿他们身上。我母亲闻讯赶到现场时,日军的飞机还在狂轰滥炸,而凶残的日军早已逃之夭夭。[仅]剩下12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令]人残不忍睹。12人中,唯有我舅舅薛兆之还有[奄奄]一息的一口气(因为他在最下边),用机枪扫他们用刺刀捅他们并在他们脸上撒尿都是出自他的口。终因伤势过重失血太多,在几分钟之内也含恨而去。
  当时我母亲年仅24岁,我三岁,妹妹只有1.5岁。我婶母还怀着尚未出世的儿子。一家人竟有三位亲人同时残遭日军杀害,当时情境是可想而知了。
  之后,我母亲含辛[茹]苦,带着我们兄妹艰难[度]日,把悲痛化作力量,坚强的生活下来,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教导我牢记家仇国耻,认真读书,好好学习,长大了要为家父报仇,为祖国雪耻。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现母亲对我的企望。
  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入,不仅给我的家庭带来巨大的损害,也给我政治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每当有政治运动或审干对我父亲之死,组织上总是采取怀疑的态度并划上一个大问号。(原因是:我祖辈是地主,所谓的有钱人,是不可能[遭]日本人迫害的)。尽管我能长一百张嘴也无法把这个疑问说清楚。有关我在政治上所受的不公正对待,在此就不说了。
  现在我母亲已80高龄,婶母也健在,和他儿子生活在一起。唯有我舅舅,除了我母亲这亲人外,已无亲人和后代了。
  我是一位纺织工程师,已退休,老伴也是纺织工程师,也已办了离休手续。[令]我高兴的是我有一个美好而温暖的家庭,母亲80高龄还健在,三个子女都参加工作并已成家。我现在生活的很幸福,遗憾的是我母亲的一生吃尽了人间的苦,我三个孩子没有看到过爷爷。
  在此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夺去我三位亲人造成了我家庭的经济和政治损失给予[偿]还。
  望您在百忙中给个回音,如需要我协助[做]什么工作,我将竭尽全力。
  此致
敬礼

李世勋
93.3.17

通讯地址:武汉市武昌积玉桥汉成里57号(430061)
或湖北潜江市第二棉纺厂设备科(433100)

s0665-e s0665-p1 s0665-p2 s0665-p3

其他大屠杀(OM),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