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666

信扫描序列号:s0666
写信日期:1993-01-06
写信地址:湖北省汉口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写信人:邹向荣
受害人:邹向荣
类别:轰炸(AB)
细节:日本侵华期间我家的房子被日军炸成了平地,我家房子得来不宜。日本政府必须赔偿。

 

童增、陈健先生:
  你们好!
  偶尔从报端了解到你们二位不忘国耻,为惨遭日寇侵华时,蒙受劫难的国人鸣不平,不辞辛劳地四处奔走呼号,要求索赔。为之面陈人大,上书日本首相,为民请命,你们不愧是一心为人民的优秀青年。人民感谢你们,历史感激你们。
  我是一个年逾花甲,已经退休的科技工作者。为索赔之事,已上书国务院、外交部,然而至今茫然。十分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政府为什么不出面收集、调查,然后向日本国为民索赔呢?而是要像你们这样的热血青年来牵头,筹措议案嘞。
  曾记得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我们是苦难深重的战胜国,但缘于清政府腐败无能,在“公理”上可悲地被“战败”了;可如今,中华民族已经站起来四十余年,原子弹、氢弹、人造卫星均已陆续上天,为何政府不理直气壮地为国人向日本国索赔呢?国家的损失也不赔了,我们这个战胜国又表现在哪里呢?也只能在嘴上、在纸上。难怪日本国内尚存的军国主义者包括个别领导“祭晋国神社”,修改教科书,压根不承认侵略,更谈不上被战败。那公理何在,正义何在?是否是国家怕伤了日本人的和气,非要由群众自发起来造声势,然后政府以不得已的姿态向日本政府索赔,这岂不是不够理直气壮吗?那站起来的中华民族的腿是否还不直嘞,实在令人费解!

共和国公民 邹向荣敬上
93.六.6

索赔缘由

  我父亲邹礼煌,当时在武昌某军校学习。同几位同乡同学放假回家省亲时,为学生半票一事与轮船公司发生矛盾,待晓上,上船以后,一批被雇歹徒卡断电路灯线,后上船拿手电筒照,凡穿军校服装者,均被一一推下或抛入江中淹死。我父亲和一好友闻讯躲到轮船顶部被发觉,上去一群歹徒去推他们,他们两合抱轮船烟囱不肯下。这伙歹徒提来一壶开水,烫开手后硬是推入大江中淹死。打捞起来时两人还是死死抱成一团。经打官司,我父亲属无辜,索赔时老人不愿要那血淋淋的钱,被告方在汉口桥口区汉水街边建了一栋楼房约100㎡,还铸了一尊我父亲的半身铜像以示纪念。日本侵华战争打到武汉,先用日机狂空滥炸,家人逃难走了,房产及一应家具衣物、铜像等全被日本飞机炸毁,几乎炸成了平地。这用一条人命换来的家产是坚决要赔的。迄今已过去半个多世纪,剩下的知情人已所剩无几了,难道一直等到死无对证才受理此事吗。如果那样的话,岂不对人民太残忍了,而反之对侵略者又太姑息了一点。
  邮编:430010

湖北汉口赵家条九万方长江科学院岩基所
邹向荣
93.元.6

s0666-e1 s0666-e2 s0666-p1 s0666-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