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704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704
写信日期:2006-10-04
写信地址:重庆市
受害日期:1939
受害地址:重庆市
写信人:高原
受害人:重庆市百姓
类别:轰炸(AB)
细节:寄来一份资料详细的记录了重庆大轰炸的过程。支持索赔。

 

日本国政府:
1931年9月18日,日军侵略我国东三省。
1937年7月7日,日军突然在卢沟桥挑起事端,大肆侵犯我中华,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奏。八年侵华战争,日本几百万军队,强占我国大片领土,屠杀我同胞,轰炸城市平民,烧我村庄,强奸妇女,施放毒气。
为了灭亡我中华,妄想强迫我国政府投降,大肆轰炸后方城市重庆达五年半之久。大轰炸重庆时间之长,批次之多,创世界纪录。日本飞机用燃烧弹、凝固汽油摧毁重庆城,也是世界最早,第一个使用燃烧弹对付平民。我重庆市五、六十万和平市民倾家荡产,流离失所,死伤六万多人。学校、医院、孤儿院、图书馆、寺庙、教堂、商场、闹市、影剧院、居民住宅、自来水厂、电厂、公共汽车、渡船无一幸免大轰炸。
1939年5月3日,4日连续轰炸重庆市最繁华商业区,死伤8209人,创世界一次轰炸超过死伤5千人的最高纪录。73条街道被炸,大火熊熊,烧了三天三夜。这就是日本飞机开创世界先河,第一个使用燃烧弹的野蛮行径。一夜之间十多万人失去家院,二十五万人大逃难离开市区。日本媒体、官方人士、军方人士幸灾乐祸,大肆报道惨无人道的“胜利果实”。这是铁的犯罪事实。
《东京朝日新闻》1939年5月4日用兴奋语气报道“日本空间3日空袭重庆……市中心区……降下了弹雨……发生火灾,支那方面损失严重。”
该报5月5日又报道:“4日又给敌方以毁灭性的打击……敌都大半都化为漆黑一团,弥漫着凄惨的气氛。”
该报5月6日又报道“这是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空袭……全市陷入火焰的包围中……炸弹连续不断地发出震耳的爆炸声,使人感到整个重庆市区都被震碎了。”
日本参谋本部陆军中佐难波三十四写的《防空》中承认“五三•五四……城市街道、民宅发生大火灾……死伤一万人。”
1939年6月1日东京出版的《外交时评》月刊,发表日本大本营海军报道部长的谈话“炸弹爆炸伤及市民之处,市民也应有牺牲的觉悟,这也是常识。只要抗日政权继续存在,首都选在何处,麻烦便会殃及该地。”
日本飞机赤裸裸、血腥地从空中屠杀重庆市民,在当时引起世界各国各界人士的愤怒,请看:
美国《生活》杂志社驻重庆特派记者贾安娜写道:“炸弹所能引起的一切恐怖袭击了重庆。看见的东西,如尸首,血淋淋的人,以及数十万挤不进防空洞的人们……日本的燃烧弹引起了几十处火头,在一两个钟头内,延展成了许多火堆,永远吞没了那些古老的街巷。数千男女被烤死,没有办法救。”
英国《泰晤士报》1939年5月9日发表《重庆之屠杀》的社论,愤怒谴责日机残暴行为,“日机向重庆人口最密集的住宅区投弹,死者几乎全为平民。大部分是被烧死。如此大规模之屠杀,实为此前未有之事。”
就在5月9日这天,宋美龄在重庆向澳洲发表广播讲话:“我正在一个悲哀沉痛的地点……几天以前,还是重庆城市繁华热闹的一角,如今成了残破的废墟,且冒着残烟。……用轰炸来大规模屠杀无辜平民,真是这文明时代最可怕的发明。……这里被轰炸的酷烈,被燃烧的惨厉,是现代史上所空前未有的。我由衷地希望,世界上任何城市,不再受到同样的灾难。”
但是事隔68年后,日本政府从不承认无区别大轰炸重庆之事实,日本战犯在东京法庭上拼命抵赖,“没有轰炸过重庆城市本身”,还说“出于人道考虑,尽量控制。”真是无耻之极。忘记了1937年11月日本陆军航空本部《航空部队使用法》103条规定“……重要的是直接空袭市民,给国民造成极大恐怖,挫败其意志。”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次明目张胆公然下令大肆屠杀无辜市民。早于纳粹屠杀犹太人之前。
没有1938年2月18日起始的重庆大轰炸,就没有七年之后1945年的德累斯顿大轰炸,东京大轰炸,更不会有广岛原子弹爆炸。受害的都是无辜的平民百姓。日本军阀,大战犯是始作俑者,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关于这一点,美国《时代》记者怀特曾写道:“重庆比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首都都更早,更久地,更多次地成了战略轰炸的目标……更加残忍到教育、文化、医院……是世界上最早成为无区别轰炸城市的先例,开创世界上以燃烧弹,以凝固汽油弹进行轰炸的特点,就是从重庆大轰炸开始的。人们又一次一次目睹血与火的浊流……东京空袭……都是重庆大轰炸的“遗产”。……悲惨的哭声,血肉横飞,痛苦的面孔,呼救声,肉体烧焦的臭味。空中屠夫看不到被他屠杀的重庆市民……日本率先发明这种战术,然后,被同盟国采用,以即“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使东京大阪尝到这种恶梦的滋味。再在这战术上提高,使用原子弹,让广岛、长崎尝到更惨的滋味。”
2005年2月13日,德国举行了德累斯顿大轰炸60周年的纪念活动,州议员魏瑟说:“我们不能忘记德累斯顿地狱般景象,但是更不能忘记它为什么遭到轰炸。”
德累斯顿大轰炸是重庆大轰炸的“遗产”,如果不是德、意、日首先侵略同盟国,就不会如此。魏瑟的头脑是清醒的,正确反省“为什么遭到轰炸”。什么是因,什么是果?
我们重庆大轰炸受害老人们,今天再次声明:
1、日本国政府应该承担日中战争责任,应该坦诚承认以前日本军阀罪行,不要抵赖铁的事实,平息我们受害老人的义愤。朱镕基总理曾明确指出:“历史是不能忘记的,忘记就意味着背叛。掩盖或者淡化历史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吸取教训,才能使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下去。”现在我们要求日本政府正式承认重庆大轰炸事实真相,不再掩盖、推卸责任。
2、为了恢复中日两国邦交,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中的中国声明,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我们仍然拥护当年中国政府这个正确决策。但中国政府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都没有宣布要老百姓放弃“受害”赔偿。我们是要求日本政府给我们大轰炸受害者给予“受害”赔偿,不是“战争”赔偿。
1804年《法国民法典》颁布,虽然民法典先在法国出现,但随后200年来,“天赋人权”已成为世界各国共识。个人的生命财产权无限制和不可侵犯原则,过失责任应承担相应受害赔偿责任。这些都是现代世界上最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权的法则。中国政府没有违背“天赋人权”的原则,干涉民间索赔。
今年6月法国南部图卢兹行政法院作出裁决。二战期间,法国维希卖国政府从法国向德国集中营遣送犹太人的活动,有罪,现法国政府应为60年前的历史,为已经更迭的政权承担向家属赔偿6万欧元的责任。
德国已赔24国一千多亿美元,是尽到历史责任的,也得到世界各国谅解。我们赞成日本社会党前委员长田边城说的“没有道歉的赔偿是不道义的,没有赔偿的道歉是虚假的。”
我们受害者要求日本政府给予个人受害赔偿,每人一千万日元。
对战争时期的受害要求不同于一般民事,刑事纠纷中的受害要求,没有时间限制,国家应对整个历史负责。
3、日本政府曾经口头表述过道歉,但都不是正式的。
我们不要求日本政府首脑像1970年勃兰特总理,1995年科尔总理下跪认罪。但应该照2000年10月朱镕基总理在东京广播公司向日本民众直接对话中说的,日本政府应该用正式文件表达真诚的道歉。口说无凭,应该以文件为凭。
我们希望日本政府用正式文件表达谢罪,了却历史。
4、日本国多位首相曾经参拜靖国神社中的特级战犯。这些战犯双手沾满无数中国无辜百姓的鲜血。首相参拜说明日本政府念念不忘法西斯主义,仍然想灭亡我大中华,极大伤害中国百姓感情。我们希望从安倍晋三首相开始,不再参拜靖国神社。
我们希望日本不要修改和平宪法,我们反对核武,也反对任何战争。希望世界不再发生战争。把全世界11000亿美元的军费,全部用在老百姓身上,提高物质生活、文化生活、免费医疗上。

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索赔案共同诉讼人同启
2006年10月4日

s0704-e s0704-p1 s0704-p2 s0704-p3 s0704-p4 s0704-p5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