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70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708
写信日期:1993-03-22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1944-06
受害地址: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
写信人:杨宁
受害人:杨宁的外祖父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4年外祖父被日寇抓到日本做苦力受尽了折磨,现在和外祖父一同被抓去的其他三人已经去世。我给日本驻沈阳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寄去了关于外祖父的信,至今没有回音。我非常想参加对日索赔的组织。我一定要替外祖父讨回公道。

 

童增先生:
您好!
沈阳日报93年2月27日第六版,概略介绍了您为当年被日本侵略者抓到日本做劳工的受害者,向日本国讨回公道的前后经过,我看后心灵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我非常非常钦佩您的正义有民族感的行动。您说出了中华民族几十年来想说的话、想做的事。祖国有了[像]您这样的成千上万有民族感的人才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华夏有了这样的子孙才建成了祖国日异强大的今天。
童增先生,我的外祖父就是被当年日本侵略者抓到日本做苦工的一个受害者。老人今年已是70多岁的人了。老人是44年六月中旬在河北省昌黎县安山北大顾佃子村被抓的。该村被抓有外祖父马洪德和顾红飞、高春雨、顾树忠等四人,四五年深秋回国。在日本下煤矿干活,在日本的福岗,受尽了折磨,现今除外祖父其他三人都已去[世]。
我已把外祖父在日做劳工的详细经过写成材料并在93年3月十二日递交日本国驻沈阳领使馆。使馆的工作人员留下了通讯地址说听信,时至今日没有回音。
我非常想参加您们组织发起的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不知怎样才能参加,望来信告之。
现将我为外祖父被日本侵略者抓去日本做苦工的前后详细经过材料送交日本国驻沈阳领使馆的复印件寄您一份,如有欠妥之处请来信指教,我将非常感激。
没约去信打扰,深感不安,望先生原谅。
我将翘首候盼先生的来信。
顺致祝吉

通讯地址:沈阳车兆建筑设计院劳动股务公司
杨宇
93.3.22

致日本国[驻]沈阳领使馆的各位先生们

  沈阳日报1993年2月27日星期六第六版转摘了《蜀报》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向日本国讨公道》一文文中写到,国际法学硕士,现在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工作的童增先生,在强烈的民族使命感和民族自尊心的责任的呼唤下,为当年被日本侵略者抓到日本去的182名劳工和山西省被迫给日军做慰安妇的受害者材料送交日本国大使馆提出每人500万日元的赔偿,并将征集1亿中国人坚决要求日本国为受害者赔偿的签名——直到日本国正式谢罪和进行赔偿为止。
日本在侵华时期抓中国劳工到日本做苦工,何止山东182名,在河北、在东北都抓过劳工去日本,而是成千上万……。
我的外祖父就是当年被日军抓到日本去做苦工的一个受害者。为中华民族之尊严、为人类社会之公道,特写此信于各位先生,望给予明确的答复。
现将外祖父被抓去日本做劳工的悲[惨]遭遇概述如下:受害人马洪德,现年72岁,1920生,现住吉林省梅河口市花园乡东花园村,王家大院屯社员。受害人在1944年5月去河北省昌黎县安山北大顾佃子村岳父顾万德家串门,在六月的中旬一天早上,村上突然来了50多个日本兵封锁了村子,一家一户的搜青壮农民,该村被抓走四个农民,有外祖父马洪德和顾红飞、高春雨、顾树忠。四人被日军押到安山车站日本警备队,三日后又押到秦皇岛。在此[期]间日军又陆续从各村抓来四十多人,然后把这些农民押送到天津塘沽港华工收容所。在塘沽港又集中了各县被抓的农民约500人左右。在七月中旬的一天,日军集中所有被抓劳工农民开会,一日本军官通过翻译讲话大意是“你们去日本比在中国好,到了日本就工作,有饭吃、有屋住,每月还发给你们工资。讲后,日本宪兵就驱赶500多人华工上了一条大船,宪兵用枪把子猛砸走得稍慢一点的华工,还不停地高叫“叭格叭格”。
大约经过了八九天的航程到了日本的大坂港,下船后我们500多人被分成帮,大约有4-5队的样子。我们这个队100左右人。从大坂又乘火车去了福岗县的一个煤矿。煤矿的具体地址记不清了。我们领队的头头是一个姓杨的,当年30多岁,180米左右,山东人。劳工们说,此人是在秦皇岛宪兵队的特务、汉奸。此人对劳工特别狠毒。在日本投降后,劳工们把他打死了。另两个中队长是一个姓黄的和姓马,这两个对矿工还算说得过去。每天我们干14个多小时的活,吃的是[橡]子面,喝的是白开水,住的是板[棚]。华工们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从事着超负荷的劳动。劳工被砸伤、砸死的事情时有发。外祖父的右手食指就被运煤的车砸断,以至今日成了残指。每当我看到老人的残指心里就隐隐的作痛。在这一年多的苦难中先后有10多个同胞残死在那地狱般的矿山上。华工死后,日军就华工的尸体扔到附近的山沟里。
1945年日本投降后的二个多月,我们才知道这个消息。我们80多名矿工开始罢工要求回到祖国。在我们的强烈抗议下,姓黄、姓马的两个头头去找日本人多次协商(此二人实质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豢养下的两个狗腿子),终于在45年深秋从大坂乘船回到中国的天津塘沽港,总算逃离了地狱,回到了祖国。
我的外祖父是千百万个被日本侵略者抓去做苦工的一个。老人时至今日一提起当年的往事就说自己命大,万幸没有被折磨死在日本,而且活到祖国强大的今天。(外祖父从日本回到吉林省山城镇见到了外祖母和梦生的女儿,外祖母由于悲伤两眼[昏]花)。
当年,大顾佃子村被抓的四人,现除外祖父健在外其[余]高春雨、顾红飞、顾树忠三人带着对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仇恨和身上留下的伤痕相继在20多年前去[世]了。
现在,在全国范围内抓起了向日本国要求给当年的受害者以赔偿的规模浩大的签名活动。直到日本国正式谢罪和进行赔偿为止。江泽民总书记在92年4月访日前答日本记者时说:放弃国家要求日本给予战争损失赔偿,但是,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992年3月11日发表讲话说,中日战争中的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赔偿损失。
日本是当今经济大国,在国际事务中努力树立人道主义开明政府的形象,为非洲难民赈灾,为海湾战争西方联军抛金真可谓[慷]慨解囊,好一个扶危持正、实施人道、伸张正义的国家。但是对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和[巨]大的经济损失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就连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的重大事件都想抹[杀],在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下才得已承认。不过写在教课书中只是十几字的说明,真是难平亿万中国人的愤愤之心。
从72年中日两国恢复[邦]至今[已]二十多年了,日本有识之士的政治家和积极倡导中日友好,日本人民批评日本政府某些对华的作法和态度。人民[组]成了国家,没有人民也就不存在国家。中日两国要发展世代友好的关系,就要知道中国人民的心声,就不要无视中国人民的正义要求。
为在日本侵华战争被日军抓去做苦工的受害者表示谢罪和给予受害赔偿实是一个明[智]之举措。正因于此,写信呈与日本国[驻]沈阳领使的先生们,望日方早日答复,以安幸存者,慰籍死去的亡魂。

受害人:马洪德口述 执笔 外孙
一九九三年三月十二日

s0708-e s0708-p1 s0708-p2 s0708-p3 s0708-p4 s0708-p5 s0708-p6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