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71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712
写信日期:1993-03-13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辽宁省铁岭市铁岭县
写信人:郝曼华
受害人:郝文斌(郝曼华的父亲)、郝文才(郝曼华的大伯)、郝文勇(郝曼华)、郝文达(郝曼华的四叔)、马士贵(郝曼华的亲属)
类别:劳工(SL)
细节:日寇为了修通往苏联的战桥从开原征收了九十名劳工,我家的四位亲戚和一位亲属也被抓了去。当时是三月份日寇让他们站在齐腰的冰水了干活,已经冻的完全麻木失去知觉想上岸暖和暖和却遭到日寇的毒打,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吃不饱。有的受不了逃跑被捉回当时打死,我父亲和伯父逃跑被捉回至今下落不明其它几位亲戚也都是由于在当劳工期间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害而去世的。日寇给我的家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因此我要替死难劳工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所有家破人亡的损失。

 

童增同志:
  你好!
  看到沈阳日报转载《蜀报》《向日本国讨公道》一文,我非常受感动。我是劳工的遗孤。民族的灾难,给我家及我个人造成极大痛苦和不幸。为了讨公道,我在中学时代就曾向《中国青年报社》写过文章;在十年前,向北京外交部写过一封信,并亲自找领事馆的工作人员面谈一次,又交一份材料。他们的回答是:战争时期,他们国家也受了损失,至今无下文。
  现在,你能替我们死难劳工家属及亲属说公道话,使我们非常感动。
  我是一名中学教员,很快进入不惑之年,但精力尚存,愿意在有生之年,为民族的仇恨,家庭的灾难,童年的不幸讨回公道。否则将死不瞑目。
  这项工作不知进入到什么程度,提点儿不成熟的建议,仅供参考:
  一、要给日本政府以压力。在日本国法律容诉的范围搞点运动,争取日本国民众的同情。
  二、争取日本华侨的支持
  三、争取中国及东南亚民众的同情和支持,必要时到北京日本大使馆前请愿或示威。(在不影响两国友好关系的前提下)
  四、在东北地区成立个联络站,把东北地区劳工情况调查清楚。

沈阳市99中学教师 郝曼华
1993.3.13

日本国驻中国大使馆大使先生:
  我的家乡是辽宁省铁岭县熊官屯徐家沟郝家干。
  “八一五”光复前期,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在黑龙江省修通往苏联的备战桥,从辽宁省铁岭县开原县征收九十名劳工,去黑龙江省东宁县修二道河的备战桥。
  我家被征去四名,父亲郝文斌,大伯郝文财,二大伯郝文勇,四叔郝文达,还有一名亲属开原县平士门的马士贵。
  他们一行九十人先到吉林省长春市南关福利大车店,住了一段时间。照相、登记、造册,完了就把他们卖到黑龙江省东宁县二道沟子日本劳工头子户天佐处干苦活。
  当时三月天气,劳工们在齐腰深的冰水里干活,一会腿脚就全麻木失去了知觉。上岸想暖和暖和,却遭到皮鞭的毒打和皮靴的踢。吃的是橡子面的窝窝头、咸菜。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他们实在忍受不了这非人的虐待,便纷纷逃跑,有的半道被捉回来,有的当场被打死。我父亲和伯父从东宁县逃跑被捉回,送到关东军兵营里,关禁闭,不让吃饭,又做苦工。又逃跑,到灵羊县,又被日本人捉回,至今下落不明。
  大伯郝文财和四叔郝文达,由于积劳成疾,病倒在东宁县,九死一生逃回家乡。
  亲属马士贵,由于挨饿,吃棉衣里的破棉絮,得了胃病,死里逃生回到家乡,后来就死了。
  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捉劳工,给我的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年迈的祖父母思念儿子,忧郁成疾,不久便卧床不起。
  伯母领着堂姐,母亲领着我,和祖父母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饥饿、寒冷、辛酸、痛苦、仇恨,血泪伴随着我成长,一直熬到解放后。
  后来,为了生存,伯母领着堂姐改嫁杨家。就这样,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一个人丁兴旺的家,被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今天终于到了替死难劳工说话的时候了,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我家破人亡的损失,讨回血债替劳工们讨回公道。

沈阳市和平区九十九中学郝曼华
1993年3月13日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我的家乡是辽宁省铁岭县熊官屯徐家沟郝家干。
  “八一五”光复前,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在黑龙江省修通往苏联的备战桥,从辽宁省铁岭县开原县征收九十名劳工,去黑龙江省东宁县修二道河备战桥。
  我家被征去四名,父亲郝文斌,大伯郝文财,二大伯郝文永,四叔郝文达,还有一名亲属,开原县平士门的马士贵。
  他们一行九十人先到吉林省长春市南关福利大车店,住了一段时间。照相、登记、造册,完了就把他们卖到黑龙江省东宁县二道沟子日本劳工头子户天佐处干苦活。
  当时三月天气,劳工们在齐腰深的冰水里干活,一会腿脚就全麻木失去了知觉。上岸想暖和暖和,却遭到皮鞭的毒打和皮靴的踢。吃的是橡子面的窝窝头、咸菜。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他们实在忍受不了这非人的虐待,便纷纷逃跑,有的半道被捉回来,有的当场被打死。我父亲和伯父从东宁县逃跑被捉回,送到关东军兵营里,关禁闭,不让吃饭,做苦工,遭毒打。又逃跑到灵羊县,又被日本人捉回,至今下落不明。
  大伯郝文财和四叔郝文达,由于积劳成疾,病倒在东宁县,九死一生逃回家乡。
  亲属马士贵,由于挨饿,吃棉衣里的破棉絮,得了胃病,死里逃生回到家乡,不久就死了。
  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捉劳工,给我的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年迈的祖父母思念儿子,忧郁成疾,不久便卧床不起。
  伯母领着堂姐,母亲领着我,和祖父母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饥饿、寒冷、辛酸、痛苦、仇恨,血泪伴随着我成长,一直熬到解放后。
  后来,为了生存,伯母领着堂姐改嫁杨家。就这样,一个人丁兴旺的家,被破坏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今天终于到了替死难劳工说话的时候了,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我家破人亡的损失,讨回血债。

沈阳市和平区九十九中学教师 郝曼华
1993.3.13

s0712-e s0712-p1 s0712-p2 s0712-p3 s0712-p4 s0712-p5 s0712-p6 s0712-p7 s0712-p8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