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723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723
写信日期:1993-02-04
写信地址:安徽省黄山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信中未提
写信人:吴文武(又名吴敬孝)
受害人:吴明(又名吴光宗)吴文武的父亲
类别:其它(OT)
细节:父亲是个裁缝高手,1940年5月被征兵,丢下家中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如果日本人不侵略中国,我父亲也不会去当兵,我们一家人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因为父亲不在家,家里全靠母亲做工才能勉强过活,由于饥饿妹妹无钱医治而死,这笔账我一定要让日本人赔偿。

 

迫切要求日本国赔偿侵华战争民间损失

  “读者文摘1992年10月刊”李佩钰的“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赔偿纪实”一文,我这个五十又挂六的老人通宵不能入睡。多少年没拿笔杆的手出于受害损失太深激了情。童增同志为中华民族每个受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着想的爱国主义的民族大义感,为我们撬开了法律的铁锁,给了我们极大的开导启示,并代表我们受害者共同关注的问题,向日本国政府提出来,我们热烈响应支持。
  我认为1932年—1945年日本的15年侵华战争给当时中国四万万五千万同胞及家庭的民间损失要超过1,800亿美元($1,800亿)这个自然数,童增同志等人代表中华民族每个受害者响亮地向日本国提出是合情合理、大得人心的,有利于亚洲的稳定和制约亚太地区的潜在战争因素。
  我家是日本侵华战争的直接受害者,——父亲吴明(又名吴光宗)是个裁缝手艺高超的孤子。1940年5月被征兵,丢下家中妻子(我母)及三个孩子(姐只有5岁,我当时才18个月,妹妹刚刚出生),家中“日无养鸡米,夜无来日粮”,全靠母亲白天卖短工,晚上做针线度日如年,我家四人就在饥寒交迫线上煎熬着。妹妹长到一岁多,由于饥饿成疾无钱医治而死。1949年一声春雷,大救星中国共产党领导得解放,我家才有今天幸福的日子。
  日本侵华战争破坏了我美满的家庭,制造了我家那历史难忘的辛酸泪悲剧。父亲为国捐躯,献出了青春宝贵的生命,幼小的妹妹饥饿成疾而亡。日本侵华战争欠下我家这笔历史血泪债要求日本赔偿。我们中国有个人道的道德传统——前辈人欠下的债,后辈人偿还。我家深受其害而幸存者完全有权、有理由要求日本国的人道赔偿受害损失约近壹千万美元($1,000万),如果日方长拖久而不决,我的子孙同样还有权有理由要求索赔。日本政府还应当向我国人民赔礼道歉,我的正当要求将会得到国内外、海内外广泛的人士同情和支持。

直接受害者:丁秋香(82岁)(吴明的妻子健在)
吴顺趣(60岁)(吴明的女儿健在)
吴文武(56岁)〔又名吴敬孝,吴明的儿子〕
吴敬孝亲笔写于(人名章)
一九九三年二月四日

地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陈霞乡上回口村

s0723-e s0723-p1 s0723-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