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743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743
写信日期:1994-05-13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1940
受害地址:黑龙江省黑河市
写信人:岳殿清
受害人:岳殿清
类别:劳工(SL)
细节:去黑河干活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回来,没想到一去就是半年,到了之后日本人领着我们上了火车,生怕我们跑了。在当劳工的期间日本人不把我们当人看,洛下了许多病。因此写下一份详细经过请童先生帮助我向日本政府要回赔偿。

 

童增同志:
  我首先向您问好!
  我在1993年2月27日在沈阳日报上见到的。
  我今天来信不为别事,我在伪满时期我一生最大的苦难,下边我就谈一下。
  我原籍于洪区东民屯村,我叫岳殿清,家庭成份贫农,个人成份工人,我出生在1921年7月1日,1930年在本屯小学念了四年书,以后给地主家放了二年猪,1937年求人在奉天现沈阳市私人铁工厂学徒三年,正在伪满时期。1939年第一期国兵检查没有检查上,1940年指各要的劳工改名叫勤劳奉公队,我屯要了四名[其]中有我一名,那时候屯归村管叫沙嶺堡村一共要了二十四名开会告述上黑河北,那地方[冷],自己[带]棉衣、棉被、棉鞋等。三个月期干完活就回来,不成想一去就是半年。五月初到南站有个叫福顺客栈楼顶上住了两天又给开的会说,[被]分到北镇公司管,开完会日本人韩国人[由]日本兵领着到南站上的闷罐火车,一车六十二人,上车后,车门从外边锁上了怕逃跑,坐了七天七夜。火车到黑河北新修的火车站叫山神府车站下车,一看[整]六十车劳工,每10车当中一车日本兵看着,有日本人领着住在一个大席栅子里,一千人一个栅子,50人一个伙房,一天三顿饭,早晚小米稀饭,中午文化米就是高粱米,那时候叫文化米,高粱米一半高粱一半小米里一份谷子,一份小米吃了都不消化,因为都有皮在里[面],下来的大便一个粒是一个粒,就这样三顿饭都吃不饱,高粱米倒出来冒绿烟是好米,倒出来成一个是不好米,煮出来的饭都有味,不能吃就用山水泡着吃,什么菜也没有,就是盐粒都不给,一直吃到回来,一层炕席的栅子下雨就漏,一下就是两三天,就在水地上住也没有床铺,衣服湿透也是穿着没有换的,到这第二天就开始干活,在这地方干了七天,修的火车地基完了,又[往]北走15天,一人得背一张炕席,到那[搭]栅子,用那年六月二十日下的苦霜,八月二十五日下的大雪到这地方都上冻了,给两天工[搭]栅子。第三天又开始干活,在这地方修的是[汽]车公路,先拔树后劈山,完全用人的体力来干,用的工具是大铙千子、洋镐、铁锹、土篮子等,他不敢用炸药开山,他怕苏联听见,因为离苏联该有三、四百里的路程,人手都冻[裂],也镇[裂]啦,只流血,不干就用洋镐把打,有的一镐把就打死了,一镐把打躺下了就打死为止。一天干活都提心吊胆,早晨顶着星星去,晚上再顶着星星回来,吃完小米稀饭就睡在凉地上,有病也不给药吃,也得去干活,中午送去的饭都上了冷霜,就用毛巾转成团用火烧着吃,别说开水就是凉水都没有,就吃点雪团。有一次大车没有送来粮,饿了三天,吃的[橡]子,吃多了头该迷[糊],就这样也得干活,该有拾啦天就完了,突然起了山火,日本兵用[枪]逼着去救火,结果烧死里七个人,晚上回来一看栅子也烧没了,大家心都凉了,[恐]怕行[李]也都烧了,这可[怎]么活呀。伙夫看我们都着急,伙夫说你们都不要怕,行[李]一个没有烧,我们几个人都给搬到山上去啦,你们自己去搬吧,这才都放了心,去找日本人要炕席栅子,他说没有,你们自己想办法,我们[哪]来的席子,四五百人就住在冻天雪地里,真是天是被地是炕。夜间冷弄点火,日本人不叫弄,怕[再]起山火,就这样住了20多天,可算给这段工程干完了。第二天日本人叫我们一部分人去[捡]树枝,一部分人去[往]回抬死的人,一共抬回来320人,都是打死的、饿死的和冻死的,叫我们用火化死人,化完了又给320[块]白布叫给死人骨灰包一个小包交给本村人[带]回来,在这地方住一千人就死了320人,叫我们活着的人多可怕,真是死里逃生。第三天大车送来一车白面,大家看见送来一车白面都说,真他妈奇怪,不干活给白面吃,有人说那是给日本人吃的,车夫说你们要回去啦。第四天伙夫去领粮,真领回来白面,没等人问伙夫说,每人一天一斤面给五天吃的,有人问给五天吃望那去。伙夫说该回山神府车站,明天就走。伙夫连夜做白饼,第二天吃完早饭叫站排点,各[剩]下六百八拾人就走了,五天回来走的新修的公路中,走了拾天到山神府车站又住了三天。第二天日本人[带]着翻译说,我是奉天省劳务系的,来接你们奉天省的勤劳奉公队来这地方,二拾四万六千人现在该有拾捌万四千人,那些人[统统]跑啦,心大大的[坏]了。他不说死了就都跑啦,他又说上车点名到奉天省队的给一直到八一五光复。他完蛋也没见到一分队。第三天火车来了,早八点钟点完名上车,一车上拾二人,上车一看,车里上一手指头厚白霜,一天比一天厚,车到哈尔滨就开始化冻,[像]下雨一样,棉衣都湿透了。车到长春就穿秋衣秋裤,车到沈阳身上就穿两件上衣,都不知道凉。我们是10月二十日晚八点钟下的火车,有亲的投亲了,无亲的连夜[往]家走。我是10月二十一日早10点钟到家,家乡里老人看见我回来啦,都高[兴]不得了,可是我母亲倒哭了,这次哭,不[像]我走那天,这次哭,面带笑容哭,因为我是独生子,可给我盼回来了哭,我在家休息了一个月又回到铁工厂,因为没有满徒,过完春节正月初七请假回家给老人拜年,到家第三天全身发高烧,不得了,都说我感冒喝点汤出点汗就好啦。汗也出啦,病没有好,全身都痛,该起不了炕也不吃东西啦,这才请大夫看病,大夫[瞧]完脉,说他由凉上所得的病,下半身子是风湿性痛,所以他不敢动[弹]。这上半身,火太大,烧的心血不够用,这两种病在他身上所以他就不[敢]动[弹],大夫问我你[感]觉[哪]不好。我就说相信怕心,老哆嗦的。大夫说你是心跳不是怕,母亲问大夫,孩子以后能下地不,大夫说先吃点汤药,以后能下地不用怕。一连吃了九付汤药才能动[弹],也能下地,又吃了三合园药,正病了半年病全好,后又回到铁工厂。1948年全东北解放,祖父听说分地,叫我父亲来叫我回家,为了分地。因为我祖祖辈辈没有一条坑才叫我回去的。1953年全市各工厂都招工人,我是工人出身,又是钳工,回到私人汞度铁工厂,1956年全市公私合营合到沈阳有色金属压延厂。1975年我的病又[犯]了,住了三个月医院,病的结果该是心肌缺血供血不足,两条腿是神精性风湿腿痛,本厂有卫生所,以前是一般病都是在卫生所看也不用自己拿钱。如果病重可以到外边医院去,化多少回来就给报销,现在不行啦,病轻病重都得在卫生所看病自己拿钱,一年给报一次销,我的病卫生所该没有这种药。1992年12月16日又[犯]了,我到卫生所去看病,李大夫给做的心电图,他说是冠心病,给的速效救心丸和乳酸心可定,吃了两周也不见好,我又到卫生所和李大夫研究我到外边医院,他一听到外边医院就火啦,手拍[桌]子说,你是冠心病给你的都是好药,我说吃了也不见好,我是心肌缺血供血不足,他说我该没听说这个病名,他又说吃大米、白面、高粱米、苞米面都是填饱肚子,我一听李大夫对患者说出来这种话,也不是给患者治病,我有气出来到医院自己拿钱看的病,医院又给做的心电图,结果该是心肌缺血,大夫给开的药名叫地恩心血康,二盒拾伍元[零]陆分,一盒20粒一日三次一次2粒,我连吃三周,病是真见好。自己手里没有钱无法再去看药说明出上告述连吃三个月以后减半数,方可有效,我一个月全算上才开170元,哪有钱再去看病也不给报销,我一年四季经常[感]冒一[感]冒两条腿[像]针扎的痛,到卫生所给开的扑热息痛土霉素病毒灵,一年就用了300多元,以上的病都是日本帝国主义给我造成的,我的苦难,对谁说,只有对你说说我一生的苦难,我四个孩子都是自己结的婚,他母亲劳保一个月90元,2年没有开支,他本身也有病,两条腿膝盖全是骨质生不能动[弹],他该有糖尿病,他这两种病已有二十余年啦,这二年两只眼睛也见失明,看家都不行啦,四个孩子每年给他母亲治病,每天该得我伺候他。信上写的都是事实,我一点办法没有,所以我才给你来的这封长信,我拜求你,如何给我想个办法才好,叫我度过不[幸]的晚年,我相信只有中国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就能叫我们这些老年人都能度过这个社会主义幸福的晚年。
  此信写的很不好,有的不成句,有错字有白字,有代替字请你原谅。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拜求人:岳殿清
1994年五月十三日

通信处
  沈阳市沈河区文艺路春河里委员会转交岳殿清

日本帝国主义他为什么对我们国家1921年生人这么大的仇恨,他成立满洲国七、八年也没有检查还国兵。1938年开始第一期国兵检查,单从1921年开始检查1938年要劳工改名叫勤劳奉公队也是第一期,还是从1921年生人要期[限],说是3个月,一去就是六个月,你看日本帝国主义这都是为什么……

s0743-e s0743-p1 s0743-p2 s0743-p3 s0743-p4 s0743-p5 s0743-p6 s0743-p7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