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759

enEnglish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759
写信日期:1993-03-01
写信地址:湖北省黄石市
受害日期:1938-04
受害地址:江苏省南京市
写信人:郑维强
受害人:郑维强的父亲
类别:南京大屠杀、其它(NM、OT)
细节:1938年日寇侵入南京制造了“南京大屠杀”几天时间里杀害30万我中国同胞。我父亲被日寇绑架到宪兵司令部受尽折磨后逃出,落下终身残疾。现在想通过童增的帮助向日寇讨回公道。

 

童增同志:您好!
  当我们在“东西南北”文摘月刊第10期上看到(江西、陆兴奎摘自《信息日报》1992年7月)一篇文章,题目是:民间索赔潮——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一文后,引起了强烈的反想(“想”编辑为“响”)。
  从1931年到1945年间日本侵略者发动大举侵华战争,使中国人民蒙受了千年未有的劫难,数百万中华儿女慷慨捐躯,两千多万骨肉同胞伤痕累累,遭劫求生的人也是终生残疾。
  今天,北京化工管理干部学院的法律学讲师童增同志能在日侵华半个世纪后为受难的中华同胞出一口冤气,使我们这些受害者的后代也心满意足。我的父亲就是千千万万个受害中的一个,老人今年84岁,终生残瘸,我们同样要求日本国对受害的中国人民进行赔偿。
  我父亲今年84岁,1931年在当时的南京“警士教练所学警士”直到1935年在南京“警察局二分所”当警士。1935年5月调南京市朝天宫戒烟医院当驻卫警士。1938年4月日寇侵入南京,制造了南京“大屠杀”。几天时间,杀害了三十万我中国同胞,我父亲被日寇帮(“帮”编辑为“绑”)架到日本“宪兵司令部”,当天被日本军全身戳了十八刀,后来父亲利用夜间无人看守的情况下,用旧棉被、旧床单撕成布条自己抱(“抱”编辑为“包”) 扎了刀伤,爬出了“日本宪兵司令部”直到南京的难民区。后来进了当时国民党的“首都医院”(现在南京市鼓楼医院)受到当时在“首都医院”美国医生的治疗,经过一年多的治疗,到1939年11月后才重新回到当时南京西区“警察局水西门外分所”当警士到1949年全国解放。后留在公安四分局户籍组组长、1952年被整编下来(有柯庆施市长的证明书)后在旧货商店工作,现已退休。尽管父亲没有停止工作过,但终生都在残疾中度过。腿脚行走不便。每当老人谈到日本人侵略南京,气的发指,在老人有生之年能向当年侵华的日本国讨回血债,也就死有瞑目。
  其次,我父亲谈到解放后(1950年)中国人民掀起了揭露声讨日本侵华罪行,我父亲在当时的南京“新华日报”和江苏省人民广播电台发表了文章和讲话。
  今天我给你寄这封信,简单介绍了我父亲的受害经过、因我们工作单位在湖北黄石市工作,父亲家住南京市、我们看了“东西南北”文摘月刊转载《信息日报》一文后,并未和父亲取得联系,而是父亲被日军侵华受害的诉说留在我脑海里的阴影。详情还待向老人了解、我迫切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此致
敬礼

湖北省黄石市中色十五冶金建设公司
机械厂 郑维强
1993年3月1日

父亲的住址是:
  南京市建业区南湖艺苑村9幢35号-103
     郑宗礼
   邮政编码 210017

s0759-e s0759-p1 s0759-p2 s0759-p3

其它(OT), 南京大屠杀(NM)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