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762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762
写信日期:1992-07-20
写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
受害日期:1939-03-22
受害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
写信人:陈其昌
受害人:陈其昌
类别:其它(OT)
细节:1939年日军军略中国占领了我的家乡,我家在这期间被日军全部烧毁,我们一大家无家可归,无房可住。附上日军损毁的登记表。

 

北京 中国老龄问题研究中心
童增讲师同志
  您好,工作很忙!
  近来看到江西省出版的1992年7月6日—8日国内外发行的《信息日报》三天连载文章,标题是:“民间索赔潮——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文章报导了您的身份、工作职位以及您在《法制日报》上发表过署名文章,论国际法上战争赔偿与受害赔偿的区别,这一文章随后被《人民日报》、《工人日报》等国内十家报纸转载,引起了舆论界的一片惊呼,而且引起海内外各方的高度重视。香港《晚报》、台湾《中国时报》等港台报纸,分别就此事发表了连续报道。日本共同社《神户新闻》等也对此给予密切关注。同样,也引起了中日两国政府的注意。
  我受到启发,才写信给您。
  您为我和中国难以计数的被日军疯狂杀戮,惨遭蹂躏,死伤致残的无辜百姓沉积半个世纪的创伤损失而向全国七届人大四次会议与会代表送发16也“中国要求日本‘受害赔偿’的意见书和日本来华访问首相海部俊树上交一份要求日本支付1800亿美元受害赔偿的请愿书,真是难能可贵!您这种为民请愿,为民族办实事的精神和行动,当然很快得到数以万计的中国受害者的钦佩、崇拜,积极响应签名支持。
  我也不例外,首先让我感谢您,钦佩崇敬您有见解,有勇气,有胆略把前人多少年想做的事没有做,您带头做起来了,万众寄望日本国正式谢罪和进行赔偿为止。受害的我,实事求是向您陈述我全家受害情况:
  1939年3月22日,日本侵略军侵占了江西省安义县县城,同年4月4日,一班日军进入距本县城郊15公里的安义县新民乡鸟溪村奸淫掳掠,放火烧毁鸟溪村民房四幢,我家被烧毁两幢,堂叔家一幢,邻居家一幢。我家被焚化掉的有:
  1、砖木结构,上楼板、下底板民房两幢共十四间,建筑面积约560平方米左右,以每平方米最低价100元计算,现可值人民币56000余元;
  2、木制家具、生产加工设备等29套多,约值人民币24000余元;
  3、当时库存、陈列商品物资以及存储毛猪、耕牛十余头,约值40000余元。
  以上三项总计约可值人民币一十二万余元(详见附表)
  当时,我家有父母,叔婶,二个哥哥嫂嫂,一个姐姐,二个妹妹,一个弟弟、二个侄儿,同连我男女老少共十五人,同吃同住在这二幢房子里,同操经营糕点、蜡烛、磨麦、柿饼、糯米等工业生产和零售商业行业为业,商号称:“陈三吉”,在业主陈朋瑞父亲的操持下,生活过得较富裕。
  祸从地降,我家遭受日军放火烧光所有动产、不动产后,全家人无房可住,无家可居,无业可就,流离所失,父母见状积忧成疾而死,叔婶、哥嫂改业归田,积劳成疾,相继去世!何等悲惨啊!当时我14岁在校读书,父母遗教、叔婶兄嫂的传授,至今我记忆犹新。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我家没有得到战败国应该承担的受害者的赔偿。现在,我有权要求日本赔偿。
  尊敬的讲师,敬爱的童增同志,我积极响应您的发起,我要签名,我要求赔偿。我是一个早年退休的一般干部,文化理论水平低,又是法盲,信写得不好,请原谅。我知道,您很忙,需要我帮助做些什么?请不要客气提出,我当不遗余力去付诸行动。
  我的要求,请您不要忘记,从今后,天天盼您的回音,盼此您在百忙中能给我一封回信。最后,敬祝
您工作顺利,最后胜利。祝愿
您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受害之家后人 陈其昌敬上
1992年7月22日
江西省安义县新民乡鸟溪村人
现住址:江西省安义县二轻工业局宿舍
赐告处:江西省安义县幸福路九十号
邮编330500

江西省安义县新民乡鸟溪村受害人陈其昌家
遭日军火烧受害情况登记

0762

总计可值人民币壹拾贰万余元。
1992年7月22日填表 陈其昌

s0762-e s0762-p1 s0762-p2 s0762-p3 s0762-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