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818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818
写信日期:1993-02-27
写信地址:广西省南宁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广西省南宁市
写信人:班彦清
受害人:班彦清的伯父
类别:其它(OT)
细节:在我童年的时候受日本侵略者两次侵略家毁了2次,我的伯父被抓入伍后在军队死去。伯父的遗子由家里亲戚抚养。想发起大签名活动,请求指导,支持索赔。

 

童增同志:
  你好!
  读92.2.3四川日报主办的文摘周报才写信给你的
  首先让我自简单向你作自我介绍,我叫班彦清,女,今年62岁退休工人,我童年时南宁受日本侵略者两次侵略家毁两次亲人死亡伯父被抓入伍当兵后在军队中疫病死去,遗一子由祖父母扶养。由于贫病交迫伯父遗子我堂弟染上脑膜炎病无钱医治留下痴呆后遗症,祖父母分别在59年75年去世,堂弟即由各亲戚负责,增加亲戚不应有的负担。
  我童年家庭被毁二次,家人生活流离,失去读书的黄金时光解放后,参加工作生活有了保障,但收入甚微,既要负担子女,母亲又要负担堂弟,实在不堪重负。有时想起对堂弟的负担真是有苦难诉。
  在看到92.12.18号羊城晚报第二版索赔潮,起于民间……“署名西新的章中”一人呐喊,万众呼应,童增等发起了一次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目前,已征集到来自北京、山东、浙江、黑龙江等地数万人的签名的报导后我觉得这是一项充满正义的事业是一扫我辈受日寇侵略侵祸害之辱讨回正义及损失受害经济赔偿,便积极地参与这一向日本国索赔的活动,但苦于无法与你反映我的情况和要求,曾经向原在地即南宁市兴宁区仁爱居委会主任代何人代会反映不料未获注意,区人代会莫主任在我请求意见上签上叫我向羊城晚报投寄的意见,我想在所在地使我的请求得到关注却不被理解,我想向日本索赔看来我是生前是难以如愿以偿的了,为什么这样悲观呢?童增同志不瞒你,我于1989年秋季不幸患了脑出血病,现仍偏瘫,行动未曾恢复正常,祖国及世界医疗事业不断发展,看来对我偏瘫的治疗康复是大有希望的,但是我没有经济能力,单位的医疗费,很多限制91年治疗尚400元不予报销,况还须负责母亲堂弟生活费,退休人员有限的收入怎能支[付]得了呢。我热盼望向日索赔早日实施,使我们受害者早日得到合理赔偿,以减轻自身及亲人的负担,我们的周围有着很多受害者,是可以发动他们签名的,怎样才能符合签名的要求呢,望能给以指导
  致以
革命敬礼(通讯处 广西南宁市仁爱路四栋三单元301号房)

班彦清及堂弟班五二1993.2.27.

班彦清女,1931年11月出生,退休前南宁汽车总站工作,文化程度初中,政治面貌中共正式党员,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南宁市仁爱路四栋三单元301号
班五二男:五二我堂弟现年59岁,1934年3月生,文化初小一年,脑膜炎后患症痴呆。
又及
四川日报主办文摘周报第四版:向日本国讨公道(据1月16日《蜀报》杨力文)获悉你在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工作故冒昧给你写信祈允参与签名

s0818-e s0818-p1 s0818-p2 s0818-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