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0820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820
写信日期:1992-08-25
写信地址:四川省雅安市荣经县
受害日期:1938-01-27(农历)
受害地址:陕西省临汾市洪洞县
写信人:张生和
受害人:张学信(张生和的父亲)
类别:劳工、其它(SL、OT)
细节:日寇侵入我村,抢掠财务、残害妇女。由于我父亲没有及时逃走被日寇抓了去做苦力,父亲被打的满身是上最后逃出虎口,我家的房屋被烧毁,财产和牲口也都不抢走了,这些日本政府要给我赔偿。

 

童老:
  您好!全家好!诸事遂意,一切顺利!
  我叫张生和,山西省洪洞县淹底乡后泉村人,在四川省荣经县政府工作,已离休。
  1992年7月28号,四川省晚霞报转载了您老去年春天,您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递交了要求民间对日索赔的意见书。完全符合民意,是民族的正义要求,您说出全国一亿人民压在心中五十余年深受日本侵略的害而要说的话!我读了这一正义要求,非常激动和高兴。坚决响应尊敬的童老准备发起的全国一亿人民签名活动。
  特向您老申请签上我的名字:

张生和
1992年8月25号

  同时简要地向尊敬的童增同志介绍一下我家和洪洞县人民所受的日寇灾害的几件事:
  卢沟桥事变后,日寇侵入山西省晋南,那时刚满十岁的我读不成书是一回事,造成家庭破产,万分残痛。因此,提起日寇我就满腔愤火。那是三八年农历正月二十七号,日军精锐部队板垣师团的一部,从山西东大路入侵洪洞县曲亭镇侵入临沂时,二月初二号入侵曲亭镇,到处搜查,奸淫妇女,任意掠夺,残酷屠杀村民。乔四村七名村民遭杀害,日军进镇后从东门到西门的广西100余户,约三四百间房子全部烧光,当夜火焰冲天。我家后泉村离镇五华里,能清楚地看到火光上下奔腾,同时沿公路的韩略村,鼓罗村,吉松村,火焰都是冲天燃烧着。村民慌忙逃难,我和家人村民逃去村南山沟内。第二天二月初三天亮,日军从吉村侵入我村,抢夺财物,残害妇女,百余户村内鸡、犬杀光,抢拉骡马牲口十余头。由于我父张学信没有及时逃出,被日寇捕抓,遭到日军枪头毒打,遍体是伤。抢走我家骡子一匹,逼着家父做苦夫,家父忍痛拉着骡子被日寇带走,吃不上饭,还强迫给背东西到走了七天了,又饿,又毒打,又冻,实在走不动了,才逃离虎口。日寇走后,我回村才知被强迫拉夫,骡子抢走,各家各户粮食被日寇抢走喂的牲口、鸡、犬杀光,衣物烧的、丢的丢,抢却一空。日子真够苦的了,叫地地不从,叫天天不灵,人民有苦难言,没处申呀!这样抢却八年中遭到过很多次的。
  日军侵占洪洞县后不久,便组织了维持会,日伪县政府,各村伪政权也成立了,日寇设据点,修碉堡,挖战沟,强迫民众修公路。大肆强化治安和经济侵略,到处烧杀抢掠,残害人民,驻扎在曲亭镇和各村的日军,强迫人民修碉堡,挖战沟,在师村一线修封锁沟。盐略改修公路时日寇当着几百苦工活生生杀死一青年民工,扬言抵制修公路就要(斯拉斯拉的)即杀。而后泉村数百余人劳动力,每天必须到这几个据点当苦夫30-40个。我和家父每隔一天必须去一天当苦夫。每年少150个以上,八年中少说在千个苦工以上。
  总之,日寇残酷屠杀中国人民,肆意抢掠,暴行累累罄竹难书,制造了一起起骇人听闻的惨杀事件。日寇对洪洞县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上述几件事实,只是我个人家庭和本村一些不幸遭遇,要把本村特别是全县50万人民遭受的灾难搞清,真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童老,如若把个信息告诉洪洞县人民及全国受日寇侵略害的一亿人民,一定会喷火山一样爆发的潮流。坚决要求日本向中国人赔偿损失。
  尊敬的童老:接信后望您老惠赐良策,以便我将信息在老家洪洞县人民中传递,或签名活动。盼童老百忙中及时回信,我铭感万分!
  祝夏安!
  致

张生和
1992年8月25号

附邮票在此
来信地址:四川省荣经县近设粮行处转我
邮编:625200

s0820-e s0820-p1 s0820-p2 s0820-p3 s0820-p4

其它(OT),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