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月 21, 2018

s0826

image_pdfDownload as PDFimage_printPrint This Page

信扫描序列号:s0826
写信日期:1992-12-17
写信地址: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
受害日期:1943-03-17
受害地址:信中未提
写信人:单士兰、叶同全
受害人:单凤池(单士兰的父亲)
类别:谋杀、其它(MU、OT)
细节:我父亲未能及时撤退被日寇杀害后被残忍杀害,尸体抬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母亲也病倒了,家里也被日寇洗劫一空,这笔惨痛的血债一定要让日本赔偿。

 

尊敬的童先生:
  您好!
  您的来信都及时收到了。见到您的来信,我们全家都深入感动;真想不到您对我们这样的关心负责。在此我真诚地向您感谢,也使我的脑又浮现出父亲被害时的惨景……
  我的父亲单凤池是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七日中午被日寇杀害的。
  九三年三月十七日,日寇下乡扫荡,当时我父亲任八路大队长。因执行任务未能及时撤退。日寇发现父亲便用枪扫射。父亲中弹身受重伤,倒在沟底(干沟)。但距鬼子尚有一段距离,当时被撤退不远的庄人王景标发现,他便冒死前往救援。鬼子发现王景标又开枪扫射,王景标上臂被扫伤。
  鬼子越来越近,父亲发现王景标后,大声对王景标说:“景标你快走,我不行了。”王景标刚走鬼子已赶到父亲处。鬼子见父亲身穿灰色军装,又在他的身上翻到开会的会条和枪,知道父亲是八路大队长。尔后灭绝人性的日寇,用刺刀朝父亲身上连刺六刀,父亲就这样被活活地刺死。
  日寇走后,父亲的遗体被抬回家时,浑身是血,令人惨不忍睹。全家人见状都痛哭流涕。特别是母亲哭得死去活来,一连几日滴水未下。料理完父亲的丧礼,我的母亲已病倒在床上。
  父亲被害,家中又被日寇洗劫一空,一家整日愁苦不堪。父亲去世的第二年母亲也含恨离开人世。
  真是祸不行,母亲去世不久,大哥、二哥也在动乱中失散。
  这样家中的情景更加惨淡,家中只剩下我们姐弟三个。姐弟三个由我最大,当时也只有11岁,妹妹8岁,弟弟才5岁。我们姐弟三个哭作一团,茫然不知所措。没办法我只得带妹弟逃荒要饭。何处是我们的归宿呢?我们不知流过多少泪,受尽了人间的酸苦。夏天遭受烈日的暴晒,蚊虫的叮咬,饥饿威胁;冬天一到饥寒交迫一齐射来,真是苦深似海,度日如年。只到后来全国解放才和哥哥得到联系。
  所有这些惨痛的事实都是日寇所造成的,它使我们家庭遭受无法弥补的损失,使我们从小就失去父母恩爱,温暖的家庭,使我们的身心造成无法估价创伤。
  这些损失都是日本侵略造成的,也理应由日本政府赔偿。所以我严正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当年被他们抢劫一个杂货店,价值约五万元,被破坏的房屋、家产、家什等约十万元(不包括杂货店5万元)和我姐弟几个的抚恤费三万元。共计人民币拾捌万元。这点钱只能算给我们一点物质上的安慰。但是心灵上的创伤和父亲的血债是无法用金钱所能弥补的。我希望日本政府,如果明知的话应快赔偿全部经济损失,以慰天下人之望。这是我们最起码的要求。
  童先生我这笔惨痛的血债和正义的要求一定会得您的拥护和全国人民支持的。谢谢您的帮助。
  致
敬礼

单士兰、叶同全
江苏省沭阳县悦来乡肖湖村 叶同全
邮编223665

s0826-e1 s0826-e2 s0826-p1 s0826-p2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